第四百三十七章 进警察局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啪”的一声,沈心愿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听就知道力气用的不小。

    宋轻笑还没有反映过来,看着覆在自己面前,神情有些痛苦的霍子桦,眨了眨眼,小声的问道:“霍、霍子桦,你还好吗?”

    “没事,不用担心。”

    霍子桦咬着牙,摇了摇头,站起来,刚转过身去,一个人影就直冲冲的扑进了他的怀里,扯着他的衣服就是一顿撕拉猛打。

    “霍子桦,你真当我是死了不成!居然当着我的面,去维护别的女人!今天我和你拼了,谁都甭想好过!”

    沈心愿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力气不小,又因为她现在已经被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头脑,所以下手更是不留情,只是眨眼间,霍子桦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几条红痕。

    此时,若是有人抓住沈心愿的手指,看她的指甲,估计能从里面看见好几条肉丝!

    霍子桦忍不住“嘶”了一声,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疯婆子!”他狠狠的皱起眉头,伸出手,将沈心愿一下子拂开了。

    沈心愿不妨他还有这个举动,趔趄着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

    她看着四周那些看好戏的目光,以及自己现在的狼狈状况,再看了看被霍子桦护在怀里的宋轻笑,怒火烧得更旺了,让她一张脸都扭曲了。

    “你竟敢打我?”沈心愿咬着牙齿,狠狠的看着他,要是此时她手里有一把刀,她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戳上去的,戳死这对狗男女。

    “霍子桦你竟然敢打我,你是不是活腻了?”

    她疯狂的咆哮道,再度冲上去和霍子桦厮打起来。

    霍子桦作为一个男人,即便品行再渣,也不会打女人,他刚刚那一下,纯粹是属于防卫。

    此刻,他见沈心愿又发疯似的冲了过来,忍不住一阵头大。

    “你够了,沈心愿,有什么我们回家再说,这里是公众场合,你闹够了没有?你就这么喜欢让别人看笑话吗?”他一边怒喝道,一边躲避着沈心愿的动作。

    沈心愿不依不饶的朝他脸上抓去,甚至连宋轻笑也是她的目标,嘴上恶狠狠的说道:“你还有脸说这是公众场合吗?在公众场合维护一个不要脸的小三,打自己的妻子,你还是个男人吗?真正让人看笑话的是你才对!”

    围观群众们一下子就兴奋了,觉得这一出原配打小三的戏码看上去很过瘾,有些出声谴责宋轻笑和霍子桦二人。

    但也有出来帮他们说话的。

    “我刚刚就坐在这个喝醉了酒的女士旁边,她一直在喝酒,并没有纠缠那个男的,是那个男人主动说要送她回家的。而且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朋友。”

    “这么凶残的原配,要是我,我也不喜欢,啧啧。”

    “还是那个小姑娘看起来顺眼,温温柔柔的,气质比这个原配好多了。”

    “得了,还嫌原配凶残,这年头,能有个老婆就不错了,还挑剔什么!”

    “不过这个男的也真可怜,听到刚刚那女的说的那一番话,我都觉得心寒。好歹是同床共枕的夫妻,那女人简直就没把他当人看,种种贬低与不屑,所以呀,咱们男人还是得娶一个不能太有钱太强势的女人,否则压根就hld不住呀。”

    “你们这些人,瓜有什么好吃的,来来来,吃鸡吃鸡。”

    听到这些人毫不掩饰的品头论足,沈心愿简直要疯了,她的形象就这样一落千丈了,都怪这对狗男女,看她不让他们长长教训!

    已经失去理智的她,拿起一个空酒瓶,在桌子上狠狠一磕,面目狰狞的再度走上去,准备让他们好看。

    见失态有越演越烈的驱使,快要控制不住了,酒吧的保安人员终于出现了,拉住了处于疯癫状态的沈心愿。

    一位看上去看安保经理的人严肃的对沈心愿说道:“这位小姐,请你住手,这里是公众场合,不允许打架斗殴。”

    “你们放开我,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们凭什么拦着我?”沈心愿的两只胳膊被两个保安一人一个的狠狠抓着,她挣扎的大吼,“还有,凭什么你们就拦着我,不去拉那对狗男女?”

    安保经理似乎是这种场面见多了,内心虽然十分鄙视这个女人的智商,但脸上毫无波澜,“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好吗?”

    沈心愿朝他呸了一口,破口大骂,“混开,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给人家看门的一条狗!一条狗也有资格跟我说话吗?信不信我让你下一秒就失业。”

    呵,好大的口气!

    安保经理此刻也有些动怒了,被人指着鼻子骂是狗,任谁都忍不住会生气吧,他真想冲上去扇她一耳光。

    这个女人纯粹是来找茬的吧?

    这么不顾形象,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我是不是狗跟小姐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即便是,那跟一条狗计较的你,又是什么呢?”安保经理黑沉着一张脸,示意手下将沈心愿扭得再紧一些,“如果你还要继续闹事的话,那就别怪我报警了,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说完,他看也不看沈心愿,转身看着霍子桦和醉醺醺的宋轻笑,什么话都没说。

    半个小时后,宋轻笑、霍子桦和沈心愿三人出现在了警察局。

    “名字、身份证号,以及你们闹事的原因?”穿着制服的警察头也不抬,问话相当干脆利落,右手不停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霍子桦正想开口,就被沈心愿抢了先,“警察,是这样的,这个男人是我的丈夫,他说自己在出差,有应酬,没想到却是在酒吧里被一个狐狸精纠缠了。”

    她伸手一指歪歪倒倒坐在椅子上的宋轻笑,好不容易有些平静的面容又开始扭曲了,“狐狸精就是这个女人,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我的老公不撒手,还在他胸膛上蹭,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这种没有伦理道德的人,就该进局子里被教育一番。”

    警察听到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尖锐的嗓音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他抬起头看着沈心愿,只见这个女人穿着朴素,面容姣好,但掩饰不住那股狠厉和尖酸刻薄的气质,让他第一眼就印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