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你是不是疯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熟悉的声音,霍子桦猛地扭过头去,看到沈心愿站在不远处,瞪着一双大眼睛,怒火中烧的看着相拥的他们,胸膛气愤的起起伏伏,明显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噔噔噔”几声,她用力地踏着地,快步走了过来,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们,尖声惊叫着问道:“霍子桦,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和公司的人出来喝酒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也是你们公司的人呢?”

    “愿愿,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霍子桦焦急的想要解释,奈何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沈心愿根本就不给他辩解的机会。

    “误会?我都亲眼看见你们两个搂搂抱抱的,你还跟我说是误会,你真以为我是傻子还是瞎子吗?霍子桦,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就是典型的狗改不了吃屎!以前能劈腿,现在也是一样。只是你要找,也要找一个好一些的啊,找一个已经嫁了人的,还是被你甩了的人,怎么,回头草就这么好吃啊,能够让你为了她,连脸都不要了!”

    沈心愿说的每个字都像是针一样,扎在他的头上,让他的头像是要炸开一样,疼得厉害。

    感到十分不适的霍子桦皱了皱眉,压下心中升腾起来的不满,耐着性子和她解释,“愿愿,你先冷静一点儿,听我说,我和笑笑真的没有什么,不过是我刚才碰巧看到她喝多了,有些放心不下,毕竟她一个女孩子,所以才想要送她回家,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明明是诚诚恳恳的、不掺一点儿假的解释,可是听在沈心愿的耳中,却全部化为了两个字——谎言!

    全都是谎言,一个字都不能信!

    “你说你是碰巧遇到她的?”沈心愿冷笑一声,抱着手臂,歪着嘴角,用一副“我信你才有鬼”的表情看着他们,“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碰巧的事情。上次你‘碰巧’在路边遇到她,‘碰巧’载她回家,‘碰巧’她失踪不见了,我就奇怪了,怎么只要是与她有关的事情,你都这么的‘碰巧’呢,真的是好神奇啊!”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霍子桦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因为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宋轻笑。

    如果知道会有这么多的“碰巧”,他……他依旧还会过来的。

    霍子桦紧紧地抿了抿唇,看着沈心愿,眼眸中是浓郁得化不开的深情,“愿愿,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话音未落,趴在他怀里的宋轻笑就发出了一声嘤咛,搂着他的腰,泛着红晕的脸颊在他胸膛上蹭了蹭,一脸的满足。

    见状,本就已经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沈心愿再也忍受不住,瞪着眼神,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拽!

    “宋轻笑你这个贱人!要不要脸!都已经嫁人了,居然还来纠缠我老公!”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能这么的厚颜无耻,你的脸呢,见到男人就不要了吗?”

    “宋轻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不会让你好过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吼出来,沈心愿伸手一扬,宋轻笑重心不稳,直接摔在吧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呼声,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原本混沌的神智有了些许的清明。

    看着她摔倒,霍子桦的脸色当即一变,连忙扑过去查看情况。

    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他看到宋轻笑的手臂上赫然有两条划痕,正在向外渗出鲜红的血,衬在她雪白的皮肤上,十分的扎眼刺目。

    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以及因为疼痛而皱眉的宋轻笑,霍子桦原本压抑着的怒火再也忍不住,像是火山喷发一样,一下子汹涌而出。

    “沈心愿,你是不是疯了!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和笑笑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就要一直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呢?你是不是心理变态,总想着我对你不忠?”

    看着霍子桦对着自己大吼大叫,臭着一张脸,沈心愿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之后,心中一下子被愤怒充满了。

    “霍子桦,你居然敢吼我?长本事了是不是?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大声的跟我说话!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一定在哪个角落里摇尾乞怜!我给了你这么多,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胳膊肘往外拐,你真的以为我是好脾气的不成!”

    “一个吃软饭的,居然还敢这么大声和我说话,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别以为现在混得人模狗样的,就能翻出天去,我能给你这一切,自然也能毁了这一切,把我逼急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吃里扒外的东西,还不如一条狗!”

    沈心愿的话毫不留情,每一句都戳在了他的痛处。

    霍子桦心性十分坚强,一般的冷言冷语,嘲讽奚落都对他造不成影响。

    但是沈心愿却专挑他的弱点说,他的家世,他的无能,他要依靠一个女人才能有所成就……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印有“耻辱”两个字的烙铁,狠狠地在他的脸上、心上烙下了清晰的痕迹!

    早已忍受不了的霍子桦猛地扭过头,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她,里面血丝弥漫,“你说够了没有!是,我是靠着你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是我也有努力,你仅凭着这一点儿,就抹杀了我全部的努力,你觉得合适吗?沈心愿,确实,你帮助我许多,我能够在公司里面快速站稳脚跟,都是你的功劳,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意的凌辱我,就算你是我的妻子,你也没有这个资格!”

    “我没有资格?那谁有,她吗?”

    沈心愿伸手一指,指向好不容易有些清醒的宋轻笑,脸上布满了愤恨的表情,“贱人,都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阴魂不散,一次一次的纠缠着不放手,你就这么的不要脸吗?”

    说着说着,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地冲过去,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霍子桦见势不妙,猛地向前一仆,挡在了宋轻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