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你们在干什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走了不知道几圈之后,她猛的站住脚步,单手握拳,用力击在另一只手的掌心,抬起的脸上一派坚定不移的模样。

    “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趁机去看看,若是他真的老实,那我也就放心了,若是有别的事……哼,霍子桦,你最好是老实一些,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就要做到,沈心愿快步走回房间,换了一身颜色朴素,不是很起眼的衣服——要知道,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毕竟她的衣柜中大部分都是光彩照人、绚丽多彩的衣服,想要找出一件淡雅些的,还真是挺困难的。

    换好衣服之后,她又随手将头发挽起,带上一个黑色的口罩,将脸遮住了大半。

    看着镜子中已经不太容易看出原本样貌的自己,沈心愿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手机走出家门。

    因为之前霍子桦打电话的时候,把他们要去地方的地址已经说过一次,所以沈心愿也知道要去哪里跟踪他。

    而此时的霍子桦,正一脸苦笑的接过了递到面前的酒杯。

    “张董,我这真的是有些喝不下了。”

    被他叫做张董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微秃,眼睛不大,笑眯眯的模样看着倒是还算平易近人。

    此时听到霍子桦的拒绝,他的笑容微收,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子桦啊,这怎么可以呢,咱们才喝了多久,怎么就说喝不下去了呢,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再拒绝,只怕就真的要引起他的不满了,没办法的霍子桦举着酒杯,朗声说道:“好吧,张董,今天我霍子桦就舍命陪君子了。我先干为敬!”

    他说着,将酒杯递到唇边,一仰头,满满一杯酒就全部进了肚子,一滴不剩。

    张董见状,脸上的笑意重新蔓延,伸着手鼓了鼓掌,大喝一声,“好!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一个孬种,看这喝酒的爽利程度就知道,你办事也是一样的干脆。来,我们继续喝。”

    他举起酒杯。

    周围的人也纷纷举起酒杯,而霍子桦的身边,早有人将他的酒杯再次倒满。

    看着那满满一杯几乎都要溢出来的酒,他苦笑了一声,深吸了口气,认命的举了起来。

    既然是出来应酬,就应该做好喝得烂醉如泥的准备。

    酒过三巡之后,霍子桦手已经按住了胃,来了之后,明明点了一桌子的菜,但是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喝酒上,反而没有吃几口菜,现在被酒精浸泡的胃已经发出了不满的反应,火烧火燎的疼,让他的额头上几乎都要冒出汗水来。

    他咬着牙硬挺了一会儿,还是站了起来。

    张董正和坐在身边的人聊得开心,余光瞥到他站了起来,挑了挑眉,“子桦,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刚才喝的有点儿多,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不然一会儿肚子就要撑爆了。”

    张董闻言,又看了看他有些苍白的脸色,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你赶紧去吧,别一会儿等着急了,尿裤子了,那就不好看了。”

    说着,在场的人都是一阵哄堂大笑。

    在这其中,霍子桦也随着他们笑了两声,转身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笑意,全部被冷峻代替,明显心情不好的模样。

    离开包厢,他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顺着楼梯下了楼——车里有提前准备好的胃药,再不吃的话,只怕自己就要猝死了!

    霍子桦吃过药,坐在座椅上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胃部火辣辣的感觉消散许多,他才终于又走了回去。

    进去大门之后,向左转是回楼上的方向,向右是酒吧。

    这里的构造很奇特,一楼往上是饭店,再往上还有桑拿、洗浴,一应俱全,而在地下一层,则是酒吧,倒是方便了他们这样的人,一条龙的服务都全了。

    而且这里的酒吧很干净,没有那么多糟乱的人——毕竟价钱在这里摆着呢,一般人也消费不起。

    霍子桦想了想,转身向着右边走了过去。

    他实在是不想回那个房间去,还是冷静冷静再说吧。

    转过身的霍子桦没有注意到,他身后闪过一道熟悉的人影,悄无声息的跟在他身后,距离他有一段距离,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进到酒吧之后,他本来是想要找一个卡座,安静的待一会儿,结果在寻找合适位置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一脸诧异,慢慢走了过去。

    宋轻笑趴在吧台上,抱着酒瓶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仔细听的话,依稀还能听到几个“大笨蛋”、“大猪头”一类的卖萌般的咒骂,乌里乌涂,听得十分不真切。

    她倒是想说清楚,只是刚才喝下去的那些酒已经发挥了作用,至少已经捕获了她的舌头,让她控制不了了。

    醉醺醺的宋轻笑就那么趴着,直到肩膀上多了一只手,正在轻轻地拍着她,还伴随着轻声的询问:“笑笑,笑笑,你还好吗?”

    顺着声音,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睁着一双朦朦胧胧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依稀觉得他十分眼熟,但是已经混沌得像一锅粥的脑子完全想不起来他是谁。

    然而身体的本能告诉她,这是一个安全的人。

    确定了安全之后,宋轻笑便放松了警惕——虽然她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警惕心了,她对着霍子桦嘿嘿的傻笑了两声,表情单纯得像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一般。

    见状,霍子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放柔了声音,耐心问她,“笑笑,你喝多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宋轻笑反应不过来他说了什么,只能听懂“回家”两个字,胡乱点了点头,手撑着吧台站了起来,结果没有站稳,趔趄了两步,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让霍子桦也是一惊,反应过来之后,他连忙扶住她的肩膀,想要将她扶稳,只是手刚碰到她的肩膀,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

    “霍子桦,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