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他有别的女人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您好。”

    宋轻笑一愣,咦,这不是傅槿宴的声音吗?

    听起来倒像是一个小姑娘的,难道是他的秘书或者助理啥的?

    她开口道:“你好,我找傅槿宴。”

    接电话的是傅氏新来的秘书小姑娘,听到宋轻笑这么直接称呼傅槿宴的名字,有点诧异,在心里嘀咕道:这人是谁呀,口气好大,竟然敢直接称呼傅总的名字,难道跟他很亲近?

    想到陈助理前一刻才跟自己交代过的“重要任务”,小姑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眼睛咕噜噜一转,自作聪明的回道:“您好,傅总现在不在,您是跟傅总有约的安琪雅安小姐吗?要不这样吧,等傅总一会回来了,我给他说一声好吗?”

    听到对面没说话,她又加了一句,“祝您和傅总约会愉快!”

    宋轻笑什么也没说,径自把电话挂掉,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好啊,真是好得很。

    怪不得她回来这么久了,傅槿宴都没来找过她,更别说打个电话发个消息了,敢情跟别的女人有约会呀!

    好一个潇洒自在的男人,明明他们还没离婚,他凭什么在外面拈花惹草!

    听过这个电话,宋轻笑一直以来的直觉得到了证实,傅槿宴果然有喜欢的女人,说不定就是那个什么安琪雅,他还骗自己,说他只喜欢她一个。

    宋轻笑此时的心痛得无以复加,这种痛甚至掩盖过了胃里的难受,因为她已经上当了,相信了他!

    “狗屁,什么爱情,都是狗屁!”她暴躁的抓住头发,大吼一声。

    幸好现在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没人看到她此刻狂暴的形象,不然指不定会以为来到了精神病院。

    吼是吼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那么疼痛,没有得到一丁点缓解,甚至越来越痛了。

    她甚至都已经想象到,傅槿宴对别的女人百般呵护的样子,他对别人温柔的微笑,为别人下厨,洗手作羹汤,甚至在床上,他一脸深情的拥着别的女人,百般疼爱的样子。

    只要一想起这些,宋轻笑的心就痛得不能自抑。

    怎么办?怎么办?

    她完全停不下来,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

    突然,她的视线扫到一旁宋华年的酒柜,心里一动。

    或许,喝点酒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上午苏梅不是还说了吗,借酒消愁。

    现在她也只能仰仗着酒精的麻痹,来让自己放松下来了,一醉方休不是吗。

    说干就干,宋轻笑忍着不适,拿上自己的手机和包包,出门就打车去了一家环境比较好的酒吧。

    她一个人豪气要了很多酒,坐在那里一瓶一瓶的喝,不吃东西,也不喝水,就光喝酒,仿佛这样真的能消除愁绪。

    其中,一个挺着大肚子头发都成地中海的中年大叔走过来,心怀不轨的问道:“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要不要我陪陪你。”

    宋轻笑抬起头,眼前有点模糊,有点晕眩,她定了定神,这才看清自己面前这个油腻男,顿时胃里忍不住有些作呕,大怒,“你需要你陪,三秒之内你还不离开的话,我马上叫警察来。”

    长这么难看,还在她眼前晃,不知道她都快要吐了吗!

    中年男人毕竟不如少年那样血气方刚,一听到宋轻笑说报警,就讪讪的走开了。

    他临走之前,还遗憾的看了宋轻笑一眼,这个小妞这么漂亮,没想到这么辣,今天真是晦气。

    发生了这一茬,宋轻笑越发想念傅槿宴了,想念他的好,以及他俊美的容颜。

    “槿宴,你为什么要喜欢别的女人?难道我不够好吗?”

    她一边喝酒,一边流着泪喃喃自语,“你真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也好退出……嗝……你竟然还跟我表白,是想把我套牢吗?呜呜呜……难受……”

    “你这下是真的把我套牢了,怎么办?你拿什么来陪我?我的心,我的身体,你拿什么来赔?傅槿宴你个大混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宋轻笑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红着眼睛鼻子,囔囔的说道:“尼玛劳资真是情路坎坷,老天有你这么耍人的吗?先是被劈腿,然后又成了别人的替身,你怎么不再狗血一点呢。”

    她边说着,还竖起右手中指,比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动作。

    比完了,又抱住那些酒瓶,像抱着绝世珍宝一样,用脸在冰冷的瓶身上蹭了蹭,像对着情人般说着,“还是你们好,在我难过的时候有你们陪着我,并且喝了酒,心里果真没有那么难受了……嗝……谢谢你们啊么么哒。”

    宋轻笑其实已经醉了,她抱着这些酒瓶耍着酒疯,心里麻木得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

    这几天,沈心愿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虽然霍子桦已经与她解释了很多遍,但是在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疙瘩,无法释怀。

    她总是觉得,霍子桦和宋轻笑有联系,而且很密切,毕竟曾经是男女朋友关系,又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断绝一切呢。

    想来想去,沈心愿还是觉得,有必要好好地调查一下他,口说无凭,只有亲眼所见,确定他们真的没有关系,她才能放下心来。

    愁眉不展之际,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沈心愿拿起手机看了看,皱着眉,接通了电话,“有什么事?”

    “愿愿。”电话那头传来霍子桦温柔的声音,“今天晚上我有一个聚会,是和公司的合伙人,所以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一会儿你就先吃吧,不用等我了,我会争取早一些回去的。”

    霍子桦将自己去哪里,要做什么,同行的都有谁,说的很详细,生怕她有哪里不满意,到时候又是一顿吵。

    实在是心烦。

    闻言,沈心愿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叮嘱了他几句“少喝酒”、“不许和别的女人有什么接触”之类的,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没多久,她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脸上神情很是凝重。

    “不行,我怎么总是觉得这么不对劲儿呢?怎么总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呢?”

    沈心愿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一副眉头紧锁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实际性的难题,比如地球马上就要毁灭了,但是她还没有买到诺亚方舟的船票这一类关乎生命的严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