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想去搞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霍子桦又静静的站了好一会,才终于叹了口气,上前将她用在怀里,轻声说道:“好了,不哭了。”

    沈心愿靠在他怀里,反而哭得更凶了,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落,“谁叫你刚刚那么凶,把我都吓到了。”

    霍子桦:“……”

    刚刚是谁更凶!

    分明是她把他吓到了好不好。

    他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呢,她倒好,恶人先告状,还哭了起来。

    他心里的委屈找谁哭去?

    哎,算了,谁叫自己是男人呢,男人就应该承受得多一点。

    他摸着沈心愿的头,声音又放软了几个度,“对不起,愿愿,刚刚是我不对,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出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他绝口不提沈心愿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只要一想到她那种鄙视的,看蝼蚁般的眼光,他的心就痛得不能呼吸。

    是,他是出身不好,在心底也一直对宋轻笑念念不忘,但他自从跟沈心愿结婚后,就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了,一直把她当宝一样在手心里捧着、哄着,生怕这个小祖宗哪里不开心。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女人的造作能力。

    她们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生物,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指着一头鹿,说这是马!

    并且还要别人也认为这是马。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自己是在和秘书联系?”沈心愿抽搭着,还不忘将这口黑锅绑到霍子桦背上,让他来背。

    霍子桦知道,这句话又是一个坑,他要是说了——那你为什么刚刚不问这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骂人,他也很懵逼的好吗!

    那必然又是好一通吵架,永远都扯不清。

    谁是谁非,实在没什么意义了,反正这一年多以来,他默默背的锅,吞下的苦水还少吗?

    至少每次吵完架,不管他对还是错,都是以他道歉来收场的。

    所以我们的背锅专业户霍子桦童鞋,又噎下哽在喉头的老血,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抱歉,刚刚是我没有体谅到你的心情,没有主动跟你解释清楚,汇报我们的电话内容。”

    天知道,他是有多大的毅力才说出这句话的。

    他现在已经在这段婚姻生活中,将自己锻炼成了“忍者神龟”了。

    沈心愿在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后,终于不再哭了,但也没从他怀里撤出来,反而还趴在上面叨叨叨的说着。

    “以后你不许对我这么凶了知道吗?你要再这么凶,我就、我就哭给你看。”

    霍子桦:“……”

    麻蛋,他到底是娶了个什么女人!

    还能不能讲点道理了。

    “好,我保证,以后不会对你这么凶了。”霍子桦伸出三根指头,做出发誓状,“下次我再对你这么凶,你就直接哭给我看好吗。”

    沈心愿没发现他话里的陷阱,欢喜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丫的还挺傻的。

    有些女人,就是不爱带脑子,爱把它藏起来,但更大的可能是没有这玩意儿。

    于是,这次,跟平时吵架唯一的不同是,霍子桦以倒了一夜的歉收场,而非平时哄哄就能成的。

    当看着熟睡的满脸笑意的沈心愿,霍子桦生无可恋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森森的觉得——人生真特么是太累了!

    这边,欢欢喜喜感受过世间美好之的处宋轻笑觉得百无聊赖,心里某个地方越来越空洞,一天简直坐不住,脑残言情剧不看了,微博不刷了,连农药都不玩了,唯一还可喜可贺的地方是——饭量依旧很大,甚至有增无减。

    连苏梅都忍不住有些担心,这个孩子本来脑子就不太灵光,最近吃这么多,胀成个傻子了可怎么办?

    “笑笑,你这是在借饭消愁吗?”苏梅看着狼吞虎噎的宋轻笑,

    纳尼?

    宋轻笑一脸蒙圈的抬起头,望着自家母上大人,“妈,您确定您不是在说借酒消愁?还是我的耳朵出现什么问题了?”

    “你的耳朵好着呢,还好好的安在你的头上。”苏梅无奈的摇摇头,解释道,“听说有些人一不开心了就想吃东西,吃了东西心情就会好起来,所以我问你是不是借饭消愁。你别想歪了,妈的语文还是学得不错的。”

    宋轻笑听罢,顿时哭笑不得,“妈,您的文学造诣确实不错,我已经从这四个字中看出来了,我没有在消愁,我只是想吃罢了。”

    听自家女儿这么说,苏梅更担心了,她看着又埋头在碗里吭哧吭哧的宋轻笑,轻声说道:“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注意米饭的量啊,小心消化不良。”

    当母亲不容易啊,孩子不吃饭担心,吃多了也担心。

    宋轻笑百忙之余,还不忘点点头,以示自己听到了。

    苏梅不愧是一个预言家,宋轻笑终于不负众望的……消化不良了!

    当她一脸难受的躺在沙发上时,她只觉得为毛生活充满了森森的恶意!

    她不过就是吃个饭而已,竟然特么的就消化不良了。

    想当年,她以饭量横扫江湖的时候,那个威风八面霸气独绝呀,消化不良是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词语,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现在果然是老了么,连吃都不能太犀利了,否则,老天就会时常来给你挖上那么一坑。

    “难受,好难受……”宋轻笑像个垂死挣扎的人,双眼无神的无摸着自己的肚皮,有气无力的喊着。

    现在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了,当然也就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惨状”了。

    此时此刻,宋轻笑分外想念傅槿宴,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给自己喂药,然后用那双修长干净的大手轻柔的摸着自己的肚皮。

    如今身边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宋轻笑倍感凄凉。

    当难受到最巅峰时,宋轻笑终于将手机掏出来,咬了咬牙,翻出傅槿宴的手机号。

    输就输吧,丢面子就丢面子吧。

    她就是想他,她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特么的她再也扛不住了啊。

    给自己做了好一番心里建设,宋轻笑鼓起勇气拨了下去,没过一会,对面便传来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