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自有分寸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已经进入梦乡的宋轻笑并不知道,傅槿宴正赶往机场,坐着凌晨的飞机,去到了她所在的城市。

    一夜的美梦陪伴,直到第二天的上午,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了,宋轻笑才终于醒了过来。

    她举着胳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揉了揉还有些迷糊的眼睛,终于恋恋不舍的从被子里面爬了出来,像只蜗牛一样,慢慢的挪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当宋轻笑终于收拾得有了人样,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宋华年都已经去了公司,家里只有苏梅一个人还在。

    “你倒是真能睡,一觉到了现在。”苏梅看了看时间,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你怎么不直接睡到晚上呢?接着晚上继续睡,都不用起床了,多省事。”

    被嫌弃的宋轻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的去了餐桌,那里还有苏梅给她留的早饭,一摸还是温热的。

    果然还是亲妈啊!刀子嘴,豆腐心!

    她喜滋滋的吃完早饭,伸手随便的抹了抹嘴,又蹦跶到苏梅身边,搂着她的胳膊蹭了蹭,也不说话。

    苏梅低下头,看着她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整那些没用的。”

    宋轻笑突然发现,自家母上大人的说话风格真是越来越彪悍了,再也不见往日柔情似水的模样了。

    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活生生的把一个人改变了模样。

    感慨过后,宋轻笑搂着她的手臂摇了摇,软着声音撒娇,“妈,我好无聊啊,你是不是也没有事情做,不如我们去逛街吧?我想去买两件衣服,这次回来得匆忙,我连衣服都没有带多少。”

    苏梅想了想,觉得母女两个出去逛逛街也是很不错的一个主意,便没有拒绝。

    母女两个收拾了一下,手挽着手便出了门,准备去当一次“败家娘们儿”!

    出门之后便坐上车离开的宋轻笑没有发现,在她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着一个十分熟悉的人——傅槿宴。

    自打他凌晨到了a市之后,便派人调查宋轻笑的去处。

    好在她是下了飞机直接回了宋家,所以调查的很简单。

    知道她是回了家,傅槿宴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

    只是因为思念太过强烈,他不舍得离开,便在车里坐了一夜,一直静静地守在门外。

    早上的时候,他看到宋华年穿戴整齐的走出家门,后者不经意间的一抬眼,便看到了他的存在。

    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傅槿宴还是看清了他脸上诧异的表情,抿了抿唇,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时,宋华年也走到了他面前,看着他因为一夜没睡而长出了青色的胡茬,以及眼眸中布满了红血丝,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槿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和笑笑……”

    “宋叔叔,您别误会。”傅槿宴微笑着说道,“我和笑笑没有吵架,也没有闹别扭,只是……可能有些事情她没有想明白,所以就选择了逃避。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闻言,宋华年了然的点了点头,很是无奈的笑了笑,“你们这群年轻人啊,仗着自己年龄小,没事就喜欢瞎折腾,也不嫌累。我可事先提醒你啊,注意分寸,别闹的过了,到时候不好收场,那就不好了。”

    “宋叔叔您放心,我自有分寸。”

    有“分寸”的傅槿宴送走宋华年之后,又回到车里,静静地守候着,直到看见宋轻笑挽着苏梅的手,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坐车离开,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啪”的一声,一下子就断开了,整个人都变得很不好,很暴躁!

    “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偷偷的溜走,害得我担心了一夜,你倒好,居然还有心情跑出去玩儿,这样的没心没肺,我是不是应该夸夸你心宽体胖啊!你现在倒是长了能耐,却丝毫都不考虑别人的心情,我真的是……恨不得把你抓过来,好好地收拾你一顿,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愤怒。

    咬了咬牙,傅槿宴突然伸手拧动钥匙,方向盘一打,车子划出一道弧线,直接驶离了宋家。

    原本来a市,是想要寻找宋轻笑,顺便把她给带回去,可是现在……带个屁啊!臭丫头玩的开心着呢,恐怕都不待见他的出现。

    “何必自讨没趣,你既然喜欢在这里呆着,那你就继续呆在这里吧,我不陪你了!”

    心中升腾着愤怒的傅槿宴阴沉着脸又回到了市,回到了他们的家。

    独、守、空、房!

    宋轻笑并不知道,傅槿宴曾经来过a市寻找她,这几天,她将周边都逛了一遍,每天早出晚归的,玩得倒是逍遥自在。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一伸手,却摸不到那个熟悉的人的身躯,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温热的触感,但是睁开眼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罢了。

    人一旦养成了习惯,一时半会儿是戒不掉的。

    不过这一切,宋轻笑都没有表现出来,她依旧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像个快乐的小,脸上没有丝毫愤恼。

    神奇的是,宋氏夫妇对于她并不寻常的举动,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议,也没有问她为什么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家,仿佛她还是像没有结婚之前一样。

    但是也多亏了他们的不质问,不好奇,让宋轻笑的日子过得倒是舒心朗逸。

    只是……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宋轻笑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没有一个新打来的电话和短信息,这个手机安静得就像是欠费了一样——但是她早就已经查过了,里面的余额足够她打个越洋电话,聊得天南海北,五花八门的,那样都不会欠费!

    宋轻笑愤愤然的将电话丢到一边,抱着抱枕,下巴抵在上面,表情中写满了委屈,还有着淡淡的愁绪在其中萦绕。

    “傅槿宴你个大傻子!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什么我都走了这么多天了,你连找都不找我,也不打电话,也没有发个语音问候一下,你究竟把我当做什么了?难道真的就是我猜测的那样,你只是把我当作一个替身吗?所以才表现得这么不以为然?”

    想到这里,宋轻笑就委屈得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