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嘴角自嘲的笑容还没有勾起来,就看到眼前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女人的身影映入眼帘,伴随着有些迟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笑笑……笑笑,是你吗?”

    明明是和霍子桦见到她时相似的问题,可是听到宋轻笑的耳朵中,却是不一样的感觉——眼睛突然就有些发涩,热热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

    宋轻笑抽了抽鼻子,仰起头,对着站在大门处的那个女人扬眉一笑,朗声说道:“妈,是我,我回来了。”

    她一抬起头,苏梅就看清楚她的样子了,没想到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一时之间还很是惊讶,连忙小跑着跑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连声询问,“怎么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回来了?只有你自己吗?槿宴呢?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我想您和宋叔叔了,刚好最近正在休假,所以就跑回来了,至于槿宴,槿宴他,他还有工作要忙,所以就没有一起回来。”宋轻笑说着憋脚的谎言,表情十分别扭。

    当妈的都比较了解自己的孩子,苏梅也不例外,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绝对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但她依旧聪明的没有多问。

    孩子大了,不是所有的事情父母都可以插手的,很多时候,还需要他们自己去解决才可以。

    苏梅点点头,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说:“既然回来了,那就在家里住几天,你这好久都没有回来了,我可想你了。”

    “我也想您。”宋轻笑的眼眸越发的红,说话时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抽泣,“对不起妈妈,这么久才回来看您。”

    见她有了要哭的趋势,苏梅也受到了她的情绪感染,红了眼眶,但是强忍着没有让它掉下来,还故作坚强的嗔道:“你这个臭丫头,回来看我,又不是奔丧,哭什么哭!你倒是拿出你以前蹦跶的那个能耐啊!”

    本来宋轻笑酝酿得挺伤感的情绪,被她的母上大人这么清纯不做作的一句话,顿时打击得四分五裂,宋轻笑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遇见了一个假妈!

    “妈,胡说什么呢!什么奔丧啊,多不吉利啊!”

    “怕什么,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这么的封建迷信吗?”苏梅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难道你不知道,广电总局都下来规定了吗?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这说明什么?那些妖魔鬼怪的东西都没有了,你还担心个啥呀。”

    宋轻笑:“……”

    目、瞪、口、呆!

    一、脸、懵、逼!

    平生头一次,她将这两个词的含义感受得如此彻底。

    自家老佛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潮了?为什么她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

    被自己的亲妈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嘲讽,简直就是人生中最悲催的事情了。

    宋轻笑将这种悲催的事情体验得淋漓尽致!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闭嘴比较好,本来是想要回家来寻求安慰的,可不是作死的来找刺激的!

    母女两个手挽着手进到屋子里面,正巧宋华年今天没有去公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睛一瞥,看到她的身影,顿时就是一愣,随后便是一脸的欣喜,“笑笑,你怎么回来了呀?”

    他说着,连忙站起来,越过她,看了看她的身后,好奇的问道:“槿宴呢?他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闻言,宋轻笑突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憋屈感。

    为什么?

    明明我才是这家的人,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要问傅槿宴那货!

    难道有我还不够吗?

    宋轻笑撇了撇嘴,将心中那小小的嫉妒压在心底,语气委屈的说道:“我饿了。”

    “饿了?”苏梅有些惊讶的瞪着眼睛,看了看时间,“都这个时候了,你都没吃饭吗?”

    “吃了,但只是两块很小很小的蛋糕,”宋轻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拇指和食指,拉开了一个微小的距离,表示自己吃的蛋糕的分量,“根本就连牙缝儿都塞不满。”

    苏梅见状,顿时心疼得不得了,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道:“哎呀,怎么就吃了这么点儿东西。没事,等一会儿啊,妈妈这就去给你准备些吃的去。”

    她说完,便转身急匆匆好的去了厨房。

    宋轻笑望着她的背影,眼眸中写满了渴望——对美食的渴望。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那两块分量并不小的蛋糕正躺在她的肚子里面委屈的哭泣。

    ——这个贪吃的女人,太无耻了!

    不多时,苏梅便准备好了一些香气喷喷的饭菜,端到了她面前,热情的招呼她,“饭做好了,快来吃吧。”

    嗅到那熟悉又诱人的香气,宋轻笑顿时像是见到了肉骨头的小狗一般,“噌”的一下子窜了过去,举着筷子,吃得风生水起。

    吃饱喝足之后,她拍着圆滚滚的肚子,陪着宋氏夫妇聊了会儿天,便回到了出嫁之前自己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面布景依旧没有改变,收拾得一尘不染,仿佛房间的主人并没有离开一般,可见其珍稀程度。

    “早点儿睡觉吧,今天坐飞机都累了,有什么想做的事情,等到明天养足精神再继续。晚安。”苏梅柔声的叮咛着她。

    宋轻笑乖巧的点了点头,“晚安,妈。”

    当她洗漱完毕,躺在熟悉的小床上的时候,嗅着萦绕在鼻尖淡淡的轻香,却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遗失了。

    宋轻笑抱着枕头,翻来覆去许久都没有睡着,最终她无可奈何,拿过手机翻看着相册,找到一张照片,眼睛顿时一亮,盯着屏幕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那上面是傅槿宴。

    而且看照片的角度,明显是偷拍的,像素有些渣,画质也很是模糊,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削减照片上那个人精致俊朗的五官。

    宋轻笑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终于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将手机放在一边,裹着被子,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所以,她会失眠,只是因为没有傅槿宴陪在身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