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对她还余情未了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边开车,边吩咐在a市的人在那边留意宋轻笑的行踪,虽然这个推测有百分之九十是正确的,但他要完完全全的确定,宋轻笑回到了宋家。

    傅槿宴走后,沈心愿前一刻还挂在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她脸色不善的看着霍子桦,十分不甘心的问道:“霍子桦,现在小舅舅走了,你给我说实话吧,你是不是还对宋轻笑余情未了,你说,和我结婚这么久了,心里却还是想着你的前女友,霍子烨,你自己说,你这么做,对的起我,对得起我们家在你身上付出的吗,你简直是太过分了,你真的当我傻,当我好欺负,当我们家好欺负我,我告诉你,想和她在一起,门都没有?”

    “没有,愿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霍子桦心里一咯噔,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很快掩饰过去,装作一副被冤枉的委屈样子说道。

    “呵呵,没有的话,那为什么你要让宋轻笑上你的车?大街上这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就是宋轻笑?”沈心愿咄咄逼人的盯着他,似乎他只要没说对一个字,她就会扑上去咬他一口。

    “如果你不是还对她余情未了,又怎么会做出这种无异于惹火烧身的事来?”

    霍子桦满脸失望的看着沈心愿,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被人怀疑的伤痛,“愿愿,我载她一程,纯粹是因为我们之间还认识,勉强算得上一个普通朋友罢了,并非你想的那样不堪。是啊,大街上那么多女孩,为什么我偏偏就载宋轻笑一程呢?也不过是因为她现在是我的小舅妈罢了。”

    “她现在是我的长辈,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让她一个人穿着礼服在大街上走。愿愿,你真的觉得,我和她还有可能吗?你看小舅舅这着急关心的样子,以及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你真的觉得宋轻笑会放弃那么爱她的优秀的人,而选择曾经背叛过她的我吗?”

    说道这里,霍子桦苦笑一声,眼中的悲哀不似作假,“愿愿,我和她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你还在担心什么?是因为我第一次的背叛,所以你担心我第二次还会背叛吗?”

    沈心愿若有所思的看着霍子桦,也被他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感染了,但头脑仍在顽强的刷存在感,各种念头纷纷上涌,让她不得不问个清楚明白。

    “是的,客观上,你和她是没可能了,但是你心里的意愿呢?主观上,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发生点什么吗?”

    霍子桦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翻腾的各种想法,上前按住沈心愿的双肩,深情的说道:“愿愿,你要相信我,我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有肖想过其他女人了,包括宋轻笑在内。不然,当初我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那样做,全都是因为我爱你呀!”

    “我不爱你的话,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做那些呢?”

    “你有看到我的一片真心吗?还是说,你其实一直都在怀疑我?怀疑我会背叛你?”

    霍子桦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那里很痛,他已经不堪忍受了似的。

    沈心愿眨眨眼,突然觉得有些抱歉,她确实是一直都在怀疑他,不相信他。

    因为她自己都是一个感情的背叛者,又怎么可能相信一片纯粹的真心存在呢?

    她和多少个男人暧昧过,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霍子桦也许对此有点耳闻,但他从来没有找她说过这件事。

    她也就当做他默认了,继续自己的放纵。

    她需要这种放纵来找到一种存在感、安全感,将自己身心全盘交付给一个男人的感觉并不好,让她觉得十分忐忑,没有安全感。

    此刻听到霍子桦的真情表白,沈心愿其实是半信半疑的,她分辨不出来话里的真实性,也许是真的,也许,是霍子桦的演技很高明,让她看不出丝毫破绽。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太恐怖了。

    “好吧,刚刚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怀疑你。抱歉,子桦。”

    沈心愿忍着心里那些不舒服的感觉,退了一步,破天荒的向他道歉。

    闻言,霍子桦眼睛蓦地一亮,整个人仿佛柔和下来,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笑。

    “愿愿,你可以骂我,甚至打我,但就是不能怀疑我的一片真心,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没感觉到,也应该已经看到了。”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好吗?”霍子桦转移了话题,他不喜欢这样子聊天,很累。

    他突然将沈心愿一把抱在怀里,低沉的说道:“愿愿,我出差这么久,你有想我吗?”

    沈心愿任由自己被他抱着,随即也温柔的笑道:“当然想啦。”

    这边,两人你侬我侬的打成一片,另一边,傅槿宴回到家后,望着空荡荡的家,怎么也坐不住,在终于确定宋轻笑已经回到a市的宋家后,他干脆让人预订了晚上的机票,连夜飞去a市。

    “逃跑”的宋轻笑现在已经站在了宋家的门口。

    看着熟悉的门扉,她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些许感慨。

    想当初爷爷刚刚过世的时候,苏梅来将她接到宋家,那是她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

    想到以后要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叫爸爸,她还很幼小的心灵里面充满了抗拒,连带着对这里都生出了浓郁的抗拒,她讨厌每一个向她靠近的人,无论他们对她的态度是友好,还是好奇,她都不喜欢。

    如此的过了许久,宋轻笑才渐渐能够接受现实,接受自己身边唯一的亲人只有苏梅一个人,除了她,再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依靠。

    而如今,自己落荒而逃的时候,想到的唯一去处,竟然还是这里,感觉还真是……有些讽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