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上门质问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心愿望着“嘟嘟嘟”叫的手机,一脸懵逼。

    傅槿宴要来她家?现在?

    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严重的事了?

    不然他绝对不会大晚上的跑过来。

    傅槿宴一路风驰电掣的开车来到沈心愿的别墅,一进门,刚好看见霍子桦从房间里出来,他走上前,严肃着一张脸问道:“霍子桦,笑笑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这句话像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劈在沈心愿头上,她刷的一下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斯文的枕边人。

    “你把宋轻笑藏、藏起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没有把笑笑藏起来呀!”霍子桦一愣,下意识的反驳道。

    傅槿宴眉头狠狠一皱,浑身的气息蓦地变得冰冷,像三九的寒风,要把周围的一切冻成冰块。

    他朝着霍子桦的方向,重重的向前走了一步,携带着极大的威压,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再说一次?”

    霍子桦被他的气势震得浑身僵硬,一动不能动,好半晌才嗫嚅着说:“我真的没有藏她,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了。”

    他说的是实话,他真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主动联系宋轻笑了,最近忙着公司里的事,忙着家里的事,他只是在偶尔的空隙间,才会想念一下她。

    “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需要我将证据放出来是吗?”傅槿宴拿出一个u盘,在他眼前晃了晃,“今晚,街上,笑笑上了你的车。监控把这一切拍得清清楚楚,你想推脱、否认,怕是不可能的,霍子桦。”

    “最好把一切都坦白出来,不要逼我撕破最后的脸面,采取强制手段,闹得大家都不好看。”

    听见傅槿宴说得这么信誓旦旦,甚至连监控视频都拿了出来,想必这件事一定是真的了,沈心愿定定的看着霍子桦,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甚至都有点扭曲了。

    他说过,从此要对自己好的,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的。

    他还说过,他不喜欢宋轻笑,只喜欢自己一个人的。

    可是现在呢?

    霍子桦他又做了些什么?

    将前女朋友藏起来?

    呵呵!这种事,他还真做得出。

    “霍子桦,你忘了你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我现在要听你的解释。”沈心愿尖锐的嗓音在屋内响起。

    霍子桦脸色都白了,没想到,今晚仅仅是一次偶遇,就将自己弄到如此地步。

    他后退一步,看着咄咄逼人的两人,解释道:“我今晚刚出差回来,在街上时,看到笑笑,哦不,小舅妈穿着一身礼服和高跟鞋在街边走着,我就问她去哪里,可以顺便栽她一程。”

    说着,霍子桦叹了口气,“然后,她上了车,给我指了一个方向,我开到不知道哪里的时候,她就让我停下,自己下了车。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就被交警逮住违规停车,罚完款,又被交警教育了一番后,她早就不知所踪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我没有半点隐瞒。”

    他一脸坦诚的望着两人,却绝口不提今晚自己看见宋轻笑时心里那种激动与欣喜。

    绝口不提自己还喜欢着她的事实。

    傅槿宴有些狐疑,从监控上来看,他确实看到宋轻笑坐上霍子桦的车离开了市中心,没想到中途还有这一茬吗?

    她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还有,她又是什么时候回家收拾行李的呢?

    她上霍子桦的车时还是穿着礼服,那就代表她离开后,又独自一人回了一趟家,收拾了自己证件和衣物,再溜走的。

    想到这里,傅槿宴又给陈盛打了个电话,“将今晚我家附近所有的监控全都调出来,仔细查看宋轻笑的行踪,看她往哪里去了。”

    “好的,傅总,出结果的第一时间我就发给你。”

    陈盛刚忙完宴会的事,正在家里撸猫撸狗,准备放松放松呢,没想到大bss一个电话就将他的空闲时间剥夺了,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听傅总这语气,再联想到刚刚要他调查的事,敢情是老婆不见了,跑了。

    陈盛顿时瀑布汗,我滴个乖乖,这总裁夫人也太有魄力了吧,竟然背着总裁自己开溜了。

    这玩的又是什么把戏?你追我赶?

    作为一枚单身狗,他表示有些疑惑,这就是夫妻间的小情趣么?

    如果是的话,那也太特么折腾人了!

    “介意我在这里坐坐吗?”傅槿宴吩咐完陈盛,转头看向沈心愿与霍子桦两人,淡淡的说道,刚才那些怒火都已经平静下来了。

    现在发火也无济于事,只有查到宋轻笑的行踪才是最重要的事。

    “不介意,小舅舅你坐,我也很想知道小舅妈究竟去哪里了。”沈心愿摆摆手,状似关怀的说道,听了霍子桦的解释,她刚刚那些无名火与焦虑果然小下去了。

    而且,她也相信,有傅槿宴在,霍子桦还不敢当着他的面撒谎。

    “你说,这大半夜的,小舅妈要是遇到点什么危险,那可如何是好。”

    沈心愿在心里巴不得宋轻笑遇到点什么危险,免得总是让她如鲠在喉,有宋轻笑在,她做什么都不顺,心情十分之差。

    傅槿宴突然定定的看着沈心愿,不辨喜怒的说道:“听愿愿的意思,是巴不得笑笑出点什么事了?”

    “不不不,我哪有这样想,我是真的关心她,毕竟,大家都是女人嘛。”沈心愿吓得脸色一白,随即为自己解释。

    “你有这份好意,我代你小舅妈心领了。”傅槿宴点点头,颇有意味的看着她。

    这话里的意思究竟如何,三人心里都有个数,现在这样,不过是看着你演戏,我也来演上一演罢了。

    这次调查的难度比上一次要高一些,陈盛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弄来所有的视频资料。

    傅槿宴看完后,心中已经大致有了谱——宋轻笑果然回a市去了。

    也是,她除了a市,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是他关心则乱,一时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最终确定了不是霍子桦将宋轻笑藏起来,并且他说的确实是事实后,傅槿宴就驱车离开了沈心愿的别墅。

    宋轻笑的行踪已经确定了,他就没必要在留在这里,看着这两人给自己心里添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