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身残志坚宋童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卧槽!这货不会是把我当成他喜欢那个人的替身了吧,要是这样,那可就真的是太过分了,太无耻了!”

    说着说着,宋轻笑似乎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猛地握拳,捶了一下桌子,然后……

    “卧槽!这桌子怎么这么硬!疼死我了!”

    宋轻笑捂着隐隐作痛的手,默默地流泪,心中憋屈得跟个什么似的。

    “不行,不行,我这暴脾气,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简直就是红果果的羞辱嘛!我要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保持我高傲的自尊心!”

    她一边说着,一边高高的仰起头,那副模样越看越像是精神不正常的人。

    她痛定思痛,说干就干!

    宋轻笑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路小跑着回到卧室,找到自己的证件,又拿了一些现金,换了一身适合外出的衣服,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家。

    临走之时,她还没有忘记把桌子上的包装盒丢到垃圾桶里——她太爱干净了!自然反应,根本控制不住!

    此次离家出走,目标直指……宋家!

    得知宋轻笑跑了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

    傅槿宴端着酒杯,听着身旁人的汇报,微微点了点头。

    怪不得她说出去透透气,一直都没有回来,原来是早就溜走了!

    看来回去的时候,应该和她好好地探讨一下,身为傅氏集团的当家夫人,应该了解的一些常识——比如,什么场合可以溜,什么场合不能溜!

    不然的话,以后遇到十分重要的场合,她也一言不发的就跑了,那可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混到酒会结束,傅槿宴又讲了一番鼓励的话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归心似箭!

    他打开家门,里面却寂静得没有任何声音,像是没有人在一样。

    傅槿宴低下头,看着摆在角落里整整齐齐的高跟鞋,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记得,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那双高跟鞋还穿在宋轻笑的脚上,配着她白皙的皮肤,别提多好看了。

    抿了抿唇,他抬脚向房间里面走去,除了他脚步声,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直到他推开卧室门,看见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件熟悉的礼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上。

    看着那件礼服,傅槿宴想了想,轻笑一声。

    “看来她是换下衣服跑出去玩了,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有这么大的玩心。”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说的是嫌弃话,但他脸上那宠溺的表情却是不加掩饰的,透着浓浓的深情。

    本来以为宋轻笑回家来了,所以他才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现在人也不在家,他闲着无事,想了想,转身去了书房。

    还是去处理文件吧。

    唉,天生劳碌命,一刻清闲也偷不到!

    傅槿宴待在书房里,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他举起胳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听着骨骼之间发出了轻响,眉目间满是疲惫。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他看了看时间,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然而……始终没有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手机也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傅槿宴皱了皱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他咬着牙,快步走回到卧室,站在门口,静静地扫视着卧室里面的一切。

    突然,他的眼中有一道光闪过,抬起脚,快步走到柜子前面,“哗啦”一声拉开柜子,顿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原本里面放着两个人的证件,一人放在一面。

    但是此时,属于另一个人的证件已经都被拿走了,只剩下他的证件孤零零的躺在抽屉中,看起来十分凄惨。

    “这是什么意思?离家出走?还是闹了小脾气?”

    傅槿宴黑着一张脸,立马拿出手机,按下宋轻笑的电话,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提示对方已关机。

    百思不得其解的他按耐不住,又给陈盛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给我调查一下笑笑离开时候的监控录像。”

    “好的,傅总,你稍等一下。”陈盛还在宴会现场忙碌着,听到宋轻笑离开了,有些诧异。

    不得不说,他还真有点佩服这位总裁夫人,在没人没车的情况下,也能离开。

    果真有几把刷子。

    半个小时后,陈盛将监控的视频发给了傅槿宴。

    傅槿宴坐在电脑前,越看周身的气压越低,脸色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比。

    这个女人,竟然靠自己的双脚走都要离开那里,他有那么恐怖吗?很像洪水猛兽吗?让她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

    甚至脚都有些跛了。

    呵呵,还真是身残志坚!

    最后,在看到宋轻笑上了霍子桦的车之后,傅槿宴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怒气,“啪”的一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杯子里的水荡起了层层涟漪,昭示着傅槿宴不爽的心情。

    竟然敢上霍子桦的车,还嫌自己被抛弃不够惨吗?

    这个女人!

    电脑上的录像还在继续播放,傅槿宴忍着心里滔天的怒火,继续耐着性子看,像是一个捕捉猎物的猎人,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他查了一路的摄像头记录,最后终于得知宋轻笑已经离开了市。

    好你个宋轻笑。

    竟然瞒着他,一声不吭的就收拾了东西离开这里,是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还无法无天了。

    傅槿宴想了想,拿起手机给沈心愿拨了一个电话。

    沈心愿正盘腿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细细的修剪着自己的指甲,接到傅槿宴的电话时相当差异。

    他这个小舅舅是从来不给她打电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然,她可不会自恋到以为这是想他了,他的铁石心肠,她是早就见识过的。

    沈心愿被不停响起的铃声唤回了思绪,连忙拿过手机接起,恭敬的喊了一声,“小舅舅。”

    “霍子桦在家吗?”

    傅槿宴冷冷的声音传来,让沈心愿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然而让她诧异的却是他问话的内容。

    他问子桦在不在家干嘛?

    难不成平时他们两人私底下还有交流?

    不,不太可能!按照傅槿宴的性子,怎么可能愿意与子桦有半点交集呢。

    沈心愿朝房间里看了一眼,这才回道:“子桦他在家,小舅舅。”

    “好,我一会就到。”傅槿宴简短的说完,迅速挂掉电话,他没那么多功夫去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