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为什么要停在这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到这里,宋轻笑顿时精神一凛,站直身体,梗着脖子,微扬着下巴,矜贵的轻轻地“嗯”了一声。

    “既然子桦你这么盛情邀请,我也不好拒绝,以免拂了你的面子。那就先说声谢谢了。”

    这口气,妥妥的长辈范无疑!

    听到她的话,霍子桦微微一笑,摇着头说道:“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

    他说着,一摆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这边请。”

    宋轻笑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得倒是稳扎稳打,只是看不见她的脸,所以不知道她都要哭出来了。

    真是太特么疼了!

    宋轻笑走过一段漫长的道路,坐进车里的时候,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种不用靠双脚支撑着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爽得她忍不住想要放声高歌了。

    只是——

    她的眼睛装作不经意间的瞥向身旁驾驶位上的某个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了。

    矜持!高冷!态度要摆得清晰明了!

    “笑……小舅妈,你要去哪?”

    宋轻笑微皱着眉头,想了想,伸手一指前方,“你就顺着这条路往前开,什么时候我说停你就停就好了。”

    闻言,霍子桦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但是难得聪明的没有选择多问,他沉默着拧动钥匙,发动车子,缓缓的驶离这个地方。

    一路上,两个人彼此之间沉默着,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中透着些许的尴尬。

    当车开到很远的地方之后,宋轻笑终于开口说话了。

    “停车。”

    霍子桦下意识的踩了刹车,直到车子停下来,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吗?为什么要停在这里?你是……”

    话没说完,宋轻笑已经打开了车门,回身对着他道谢,“今天多谢你送我这一段路,剩下的就不麻烦你了,我先走了,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最后一个字响起时,车门也被随之甩上。

    全程霍子桦都是一脸懵逼,完全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他才终于又反应过来,连忙打开车门就要下车,结果,耳边冷不丁的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位同志,这里禁止停车,你已经违反了交通规则,请到这边交一下罚款,谢谢合作。”

    霍子桦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穿着警服不苟言笑的交警,又看了看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大致估算了一下她的速度,咬了咬牙,按照交警的指示,将车开到了路的一侧。

    交了罚款,又接受了交警的一番批评教育之后,他终于脱身,连忙追过去寻找。

    但奇怪的是,他转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那个身影,明明按照她走路的速度来看,根本不会走得太远的。

    除非,她是故意躲着自己。

    想到这一种可能,霍子桦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无奈。

    自己原本是有些话想要和她聊一聊,结果一个字都没有说,人就已经跑没影了,还真是郁闷得无法言说啊!

    只是他并不知道,“逃跑”的宋轻笑此时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一家蛋糕店里,正弯着腰,在柜台处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蛋糕。

    刚才在酒会上,她根本什么都没来得及吃,这会觉得肚子打鼓的声音都要震破天际了。

    细心地挑选了许久,她终于选定了两块自己心仪的蛋糕,指挥着店员将其装起来。

    付完款,提着蛋糕,宋轻笑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许多。

    果然,美食可以抚慰一切受伤的心灵——尤其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那就是救命的良药!

    宋轻笑提着蛋糕,哼着歌,几乎是蹦蹦跳跳的回了家。没办法,在车里缓了那么一会儿,脚已经好受许多了,至少走路不成问题。

    看,她宋小强的恢复能力就是这么的强大!

    打开家门走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冯妈今天又请假了。

    对此,宋轻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她踢掉鞋子,甩到一边,光着脚便走了进去。

    将蛋糕放在桌子上,她双手提着裙摆,一个微蹲,一个助跑,像是一枚火箭般冲进了房间,有种火烧屁股的感觉。

    在卧室里面叮叮当当捣鼓了一番,再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整个人都像是重获新生一样,显得神清气爽的。

    若是被傅槿宴看到她这个样子,指不定被气成什么样!

    宋轻笑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刚才买的蛋糕,拿着勺子吃得津津有味。

    没过一会儿,两块分量不小的蛋糕就全部进了她的肚子,连个渣都不剩。

    “嗝!”宋轻笑拍了拍肚子,一个不是很优雅的嗝脱口而出。

    她吧嗒吧嗒嘴,双手托腮,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和刚才判若两人。

    女人变脸的速度果然非同一般!

    此刻,宋轻笑的心中十分恐慌,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傅槿宴对她的深情表白,彻底打乱了她的心绪。

    “这货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做这些事呢?无缘无故的跟我表白,说这些有的没的。说完了他爽快了,可是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啊?我现在整个人真的是好方啊!”

    她一边哀嚎,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活脱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好在此刻家里没有别人,否则的话,恐怕没多久就可以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了。

    “嘶”一声抽冷气的声音响起,她看着手中刚刚被自己薅下来的一缕头发,终于冷静了下来,静静地坐在那里,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明明傅槿宴是有喜欢的人的啊,为什么还要和我说那些话呢?就不怕引起我的误会,或者是让我有了错误的理解吗?这位大哥到底是要闹哪样啊!该不会是……”

    她一直隐约觉得,傅槿宴并非真正的喜欢她,所以她经常拿契约来作为逃避的借口。

    毕竟,像她这样条件的,不是她自己嫌弃自己,她要是傅槿宴,估计都看不上这样的自己。

    宋轻笑皱着眉,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随即室内响起一声清脆的响声,还伴随着一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