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偶遇霍子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当她穿着礼服从后门溜出来时,只觉得连空气都清新了几分,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哎哎哎,停!她怎么还唱起来了呢。

    果然预料得没错,她穿着一身礼服,在热闹的大街上十分扎眼,人们明目张胆的打量着她,拍照片都是矜持的,还有些人拿出手机拍小视频,传到微博上。

    宋轻笑美滋滋的在心里想着,看来,大众对于美女的喜爱,自古以来都没有变过。

    她就这么自我催眠的在街上走走停停,像一个被囚禁了很久的犯人一样,看见什么都觉得很新鲜。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果然呀,我就是个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不过这样走,能走多远?说不定傅槿宴分分钟就把她给抓回去,继续当花瓶秀恩爱去了!”

    提起这件事宋轻笑就来气,她这二十多年的人生中,还从来没有这么束手束脚的时候,违背她的心意,将她绑在他身边,她觉得浑身都不是滋味。

    让她特别想逃,逃得远远的。

    美男不能诱惑她,美食也不能诱惑她,哼!

    哪里有禁锢,哪里就有逃离。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她走了还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脚像是踩在了刀刃上,疼得她冷汗都冒出来了。

    “气死我了!为什么穿礼服就一定要穿高跟鞋?”宋轻笑气不过的跺了跺脚,结果感觉越来越痛了。

    她低下头,看着脚上那双漂亮的高跟鞋,心中一点儿欣喜的感觉都没有。

    “不是我说,谁要是现在给我一双帆布鞋,分分钟我就跟她换了!毫不犹豫的!”

    宋轻笑靠着路边花坛颤颤巍巍的坐下来,抬起脚看着脚上的鞋,生命不息,吐槽不止。

    “真是莫名其妙,明明当初高跟鞋是为男人设计的,为什么最后却成了女人的专宠。而且我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她们穿着高跟鞋就走得那么潇洒自如?感觉随时都可以来一个大跳,一点儿压力都没有,而我却只走几步路,都像是得了小儿麻痹一样?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为什么这么大的差距,自己心里没点3数吗?

    是不是因为懒?

    是不是因为邋遢?

    经过深刻的自我检讨,宋轻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后……还是看着脚上的高跟鞋唉声叹气。

    认识到了又能怎么样,还是走不远啊!

    再在这里待着,用不了多久,傅槿宴估计就要杀过来了,到时候一定会像拎小鸡仔一样把她给提溜回去,那可真的是面子里子都丢没了!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宋轻笑“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精致的小脸上神情坚定,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坐以待毙才不是我的性格!我得自己找出一条生路来!”

    拼命地想要“活命”的宋轻笑双手提着裙摆,继续她的艰难逃生之旅。

    只是她走了还没有两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迟疑的,但很熟悉的声音。

    “笑笑,是你吗?”

    听到呼唤,宋轻笑停住脚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扭过头去,心里还在默默地祈祷着:“我去,千万不要是来逮我的。劳资现在属于重度伤残,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啊!”

    她一边嘀咕,一边转身,当她看清站在身后那个人的时候,猛的愣住了。

    卧槽,居然会是——霍子桦!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宋轻笑抿了抿唇,不冷不热的打了声招呼,“哦,是你啊,叫我有什么事吗?”

    霍子桦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咧着嘴,笑得十分舒心,“刚才我开车经过,看到背影,觉得特别像你,但是我不确定,所以下车过来看一看,没想到真的是你。”

    他说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好奇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成这样在大街上走?”

    “没什么,就是……参加一个酒会,但是在里面待着太闷了,就想出来走一走,没想到一下子就走远了。”宋轻笑撒了一个小谎,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

    不为别的,就是单纯的不想告诉他。

    霍子桦闻言,也知道她说的不是实情,但却没有深问。

    “不过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出于礼貌,宋轻笑也礼节性的询问了一下,她其实没想要得到他的回答。

    霍子桦却不明白她的“苦心”,笑着解释道:“我前一段时间出差去了,今天刚回来。”

    “这样啊。”宋轻笑点了点头,显得十分漫不经心,“既然是刚回来,那你一定十分想家了,我就不耽误你了,拜拜,好走不送啊。”

    她说完,一转身,双手提起裙摆,又摆出一副要长途跋涉的模样。

    却冷不丁的又被霍子桦叫住。

    “笑笑,等一下。”

    闻声,宋轻笑“噌”的一下子扭过头来,瞪着他,没好气的说:“我记得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小舅妈的吧。”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霍子桦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脸上青青红红的,颜色变幻莫测,好不精彩。

    半晌之后,他才仿佛调整好心态,苦笑一声,说道:“是,小……舅妈。”

    听到这个称呼,宋轻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微扬着下巴,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我看你的脚似乎有些不舒服,正好我开着车,不如我送你回去吧。”霍子桦满怀关切的提出建议,“而且我有些话想要、想要和你聊一聊,好吗?”

    闻言,宋轻笑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回答就是拒绝,非常的坚决。

    “不需……”

    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她又瞬间改变了主意,不是因为她于心不忍,或者是念着旧情,纯粹是因为她……的脚真的是太特么疼了!

    她只是轻轻地动一下,就感觉脚上的每一根筋都在颤抖,全部扭着劲儿的疼,感觉随时都要断。

    一想到自己的脚,宋轻笑就觉得,自尊心什么的都可以暂时抛到一边,毕竟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哪有脚重要啊!

    那是骨头那是肉啊!

    况且——

    自己这么偷偷地跑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发现了,到时候真的被抓住了,一定又是“满清十大酷刑”的伺候了,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