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被禁锢在他身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整个下午,宋轻笑都是在一种闷闷的环境下度过的,倒不是说办公室的空气闷,而是她觉得自己心里闷。

    傅槿宴将她禁锢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对于一向野惯了的宋轻笑来说,无异于一种酷刑,比死还难受。

    时间好难熬啊好难熬。

    她水果不想吃,电视不想看,连游戏都不想玩了。

    当然,更不想搭理那个的独裁者。

    晚上,当傅槿宴挽着宋轻笑出现在宴会的舞台上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大家纷纷吹着口哨,面带笑意,更有甚至,拿着手机开始摄像。

    傅槿宴一改平时高冷疏远的形象,笑容满面的看着下面的人,突然侧过脸,猝不及防的在宋轻笑脸颊边落下一个吻。

    宋轻笑呆了,全场职工们也呆了。

    随即就是一阵更大的欢呼声,口哨声,还有些男同事在大喊着,“傅总,好样的。”

    被这么多人盯着,宋轻笑的脸慢慢变得通红,她娇嗔的瞪了傅槿宴一眼,实则挽着他胳膊的手,狠狠的在他手臂内侧掐了一把。

    叫你乱亲,劳资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hellkitty吗?

    傅槿宴疼得眉毛一抖,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凑到她耳边轻声威胁道:“你再掐一下,下次亲的可就不是脸颊了。”

    宋轻笑转过脸,咬牙切齿的小声的说道:“你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撒狗粮真的好吗?他们不会消化不良从而消极怠工吗?”

    傅槿宴呵呵一笑,神情又温柔了几分,“不劳夫人操心,我的员工心理素质一向很好,吃再多狗粮都能消化,并且还能越挫越勇。”

    两人在上面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台下已经快要炸开锅了,许多女职员纷纷捧着脸,一脸花痴状。

    “哦天呐,我快被这对p圈粉了怎么办?”

    “切,没出息,我早就被圈粉了,从此我的爱豆就是傅总和总裁夫人了嘿嘿。”

    “你说在家里谁说了算?我觉得看样子不太可能是傅总做主哎。”

    “我也觉得是这样,总裁夫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眼神中含着一股隐形的霸气,估计咱们领导被吃得死死的。而且依着总裁那极度宠老婆的性子来看,多半是个气管炎哈哈。”

    “你们是怎么知道傅总很宠老婆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唔,可能是因为……你眼瞎!”

    ……

    傅槿宴按照流程发表了一通鼓励的话后,没多久音乐就响了起来,要开始跳舞了。

    按照惯例,这第一支舞必须是傅槿宴和宋轻笑的。

    于是,宋轻笑很不情愿的被傅槿宴拉到了舞池中,开始展现出自己在傅清雅那里get到的新技能。

    期间,她故意踩了傅槿宴几脚,是一种对刚才发生之事的报复。

    她这种幼稚的小把戏,傅槿宴自然不放在眼里,仍旧心情颇好的搂着她的腰翩翩起舞。

    一曲舞罢,其余人也兴致勃勃的开始上场,宋轻笑被到哪里都拉着她的傅槿宴弄得快爆炸了。

    她这个小暴脾气哟,就是忍受不了被“禁锢”人身自由。

    好想去感受一下自由的气息,好想出去飞翔一把,放飞自我。

    于是,宋轻笑趁傅槿宴被一个下属拉住问东问西时,超级机敏的溜了出去。

    刚出大门,就看到了陈盛,宋轻笑双眼一亮,急忙招招手,“陈盛,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陈盛笑嘻嘻的走到她身边,俏皮又不失恭敬的问道:“夫人好,请问夫人需要我办什么事呢?刀山火海,我一定在所不辞。”

    宋轻笑第一体会到了做特权阶级的好处,顿时眉开眼笑的看着他,“不是什么难事,你能不能安排个人开车,我想出去转转,透透气。”

    见陈盛突然纠结着一张脸,欲言又止的神色,宋轻笑了然的点点头,放宽了要求,“我知道今天大家都很忙,要不这样吧,你给我找一辆车,我自己开行吧?就不麻烦你们了。”

    “夫人,不是我不给你找司机和车子,实在是……”陈盛十分不忍心告诉宋轻笑这个残忍的事实,“实在是傅总早就给我们打过招呼了,不能让任何人给你找车找人,否则,我们通通都要被发配到非洲去挖金矿。”

    “什么?”宋轻笑觉得自己听错了,下意识掏了掏耳朵。

    待看到陈盛诚恳的小表情时,她立马原地爆炸,“卧槽,傅槿宴这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禁锢我的人身自由,他凭什么!我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不是他养的阿猫阿狗!他随便一句话我就只能待在这个鬼地方了吗!”

    尼玛还能不能好好做夫妻了!

    说好了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呢?难道真正的夫妻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将另一半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她还真就呵呵了。

    “你不干我去找别人!”宋轻笑双眼不善的看着他,“反正我就是要出去。”

    陈盛连忙苦哈哈的回答,“夫人,您找别人也不行,真的,傅总的话向来一言九鼎,没人敢去捋虎须的。”

    反正宋轻笑就不信这个邪,她十分怀疑的看着陈盛,“你说傅槿宴的话一言九鼎,那为什么他明明答应过我,要让我出去走走的,现在为什么要反悔?”

    傅槿宴答应她出去走走那番话纯粹是她瞎扯淡,忽悠陈盛的。

    陈盛一愣,想起了傅槿宴在交代他们时脸上严肃郑重的表情,和冷冷的语气,忽然打了个寒颤。

    他作为傅槿宴的下属,还是只能听从他的吩咐。

    “夫人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其他人试试。”

    宋轻笑半信半疑的照着他的话去做,果然,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大家的说辞十分一致,像是经过某种特殊洗脑的群体一样,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又拿他们没办法。

    毕竟他们也是听令于人。

    麻蛋,她还不信了,她今天就出不了这个鬼地方!

    没有车就没有车,她还长得两条腿呢,虽然她穿着一身礼服,打扮得稍微有点隆重,但是没关系,被围观就被围观吧,反正她脸皮厚,才不在乎咧。

    宋轻笑又赶紧找了个服务员,问清楚了后门的位置,撒开腿就跑——免得被傅槿宴抓住了,计划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