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陪他办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突然读懂了他的眼神,捂着肚子,打了个抖,讪讪的说道:“你、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我也不想这样的,今天还没吃饭就被你扛走了,我这会饿得都不想说话了。”

    他很怀疑,宋轻笑这只只知道吃的货明白他的一片心意不?

    体内有一股洪荒之力,很想发泄出来,太特么憋得慌了麻蛋!

    “行,告诉我你的答案,我就去给你做饭。”傅槿宴无奈的说道。

    宋轻笑张了张嘴,还没吐出一个字,胃部又来刷存在感了,一直“咕咕咕咕”的叫个不停,唱得很是嗨皮。

    她苦笑一声,“你还是先和它商量好吧,免得它又来抢戏。”

    面对着这个新(he)鲜(dan)的提议,傅槿宴最终败下阵来,认命的去厨房给宋轻笑做吃的,喂饱她的胃!

    宋轻笑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在床上发神经一般的打着滚,小脸红红的,脑海里反复回荡的都是刚刚傅槿宴说的话。

    他终于捅破这层窗户纸了,肿么办?肿么办?

    一旦说出自己的答案,她再也没有退回的余地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不想说呢?宋轻笑苦恼的抓着头发,始终摸不透自己是个什么心思!

    麻蛋,女人的心思真特么难懂!

    自此之后,宋轻笑经常遭受傅槿宴的折磨。

    傅槿宴去哪里都把她带身边,竟然将还在休假的她丧心病狂的带到他的办公室。

    美其名曰:陪他办公。

    “陪你个大头鬼呀!”宋轻笑坐在总裁办公室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吃着陈盛端上来的水果,不时瞥一眼正在认真办公的傅槿宴,嘴里还在碎碎念的抱怨,“劳资好不容易休个假,丫的竟然一大早就把我从床上撬起来,太没人性了。而且,我的腰还痛着呢,禽兽!”

    “你在念叨些什么?宋老妈子!”傅槿宴头也不抬,眼睛仍旧盯在自己所做的事上面,忽然出声问道。

    瓦特?

    宋老妈子?这是什么神称呼?

    丫的是活腻了吧?

    她堂堂一介美少女外加小仙女,竟然沦落为人口中油腻腻的老妈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宋轻笑将手中的苹果一把塞到嘴里,撸起袖子,“蹬蹬蹬”几步站到傅槿宴面前,鼓着腮帮子说道:“有本事把你刚刚说的再说一遍!”

    傅槿宴终于抬起头,嫌弃的打量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把东西吃完再说话,苹果渣都溅到我桌子上了,这幅样子实在是有碍观瞻!”

    宋轻笑:“……”

    卧槽,嘴巴太毒了,快把她毒倒了!

    老天快劈个雷,把这妖孽收走吧。

    她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你说我是老妈子?那你是什么?老爸子?”

    傅槿宴放下鼠标站起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明晃晃的威胁,“再叽叽喳喳个不停,信不信我把你的嘴堵上?”

    “堵?”宋轻笑输人不输阵,仰着小脑袋,轻嗤一声,“用什么……呜呜呜呜呜……”

    这下好了,不用问用什么堵了,傅槿宴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了。

    “傅总,这里有一份……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陈盛拿着一份文件,刚推开门,就看到了某些画面,他吓得立刻捂住眼睛,连忙道歉。

    傅槿宴将满面桃花的宋轻笑护在怀里,不悦的瞪了陈盛一眼,“还站在这里干嘛?不出去,是想继续看接下来的剧情吗?”

    e幂?接下来还有剧情?

    陈盛此刻已经处于蒙圈状态了,他随着傅槿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想到了某些画面,并且在心里啧啧称赞。

    他们傅总真是有情趣,人设完全崩了嘛,嘿嘿嘿嘿嘿。

    傅槿宴看着比宋轻笑还傻的助理,有点无奈,自己周围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为嘛尽是些缺根筋的二货?

    他们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好吗!

    “出去或者去非洲,自己任选一个吧。”不得已,傅槿宴亮出了杀手锏。

    陈盛听到非洲二字,立马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转身开溜。

    此地不宜久留,狗年的自己坚决不要活得像只狗!

    办公室安静下来后,宋轻笑使劲从傅槿宴怀里挣脱出来,气呼呼的看着他,小拳头不客气的招呼上去。

    “都怪你,这下又被别人看见了,我一会还怎么出去呀!”

    傅槿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来自老婆大人的“按摩”,不在乎的说道:“你在我办公室待过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会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你以为他们就不知道了吗?咱们别自欺欺人了好吗?”

    闻言,宋轻笑的脸彻底红透了。

    她以后还怎么混!

    “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傅槿宴见惹恼了小猫咪,非常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宋轻笑疑惑的看着他,“什么宴会?”

    自从她嫁给傅槿宴之后,很少出席一些公众场合,傅槿宴也将她保护得很好,只有不得不参加时,才会拉上她,比如上次傅家的家宴。

    “是一个新工作组成立的宴会。”

    其实宴会并不算大,而且也是内部的,宋轻笑完全可以不去,但傅槿宴就是想拉上她。

    现在他去哪里都想带着她,把宋轻笑绑在自己身边,顺便向外界宣告自己的主权,免得某些不长眼睛的人凑上来找死。

    “唔,可是我都没有换衣服,这样穿着太随意了。”宋轻笑其实有些抗拒,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一大早就起床,中午又没睡午觉,一直在办公室待着,连午饭都是在这里解决的。

    她很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有傅槿宴在的地方的新鲜空气,感受一下自由的气息。

    傅槿宴细细的将她从头看到尾,最后下了结论,“虽然这样穿很难看,但没关系,一会下班后,我带你去私人造型室整理一下。”

    她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穿得太随意了。

    “嗷……”宋轻笑听罢,又一下子载倒在沙发上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