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撕毁契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对于别人来说,这个平平无奇,但是对与她于来说,这个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啊!

    因为那里面夹着的,是她亲手签下的,那份丧权辱国的合约!那份让她直接回到解放前,负债累累的合约!

    看到他拿着这个走到自己面前,宋轻笑的心里直打鼓,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你你拿它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吗,有什么问题咱们就当面说出来,然后当面解决,你不要总是仗着自己是债主身份,就肆意去篡改契约上的内容,这对我太不公平了!”

    闻言,傅槿宴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将那份合约拿在手里,轻轻地拍了拍,然后在她充满惊恐的眼神中,捏着纸的中间,一手向前,一手向后,只听到“嘶啦”几声,原本整齐的纸张瞬间被撕成了零碎的几片,又被他毫不留情的丢到了垃圾桶里。

    全程,宋轻笑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她不明白,不是要拿着合约继续篡改上面的内容吗?怎么他突然就给撕了呢?

    明显的节奏不对啊?

    难不成是……因为添加的太多了,上面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所以他想要撕了重新写?

    思前想后,宋轻笑觉得,也只有这个答案最有可能,最符合他变态的心理!

    猛然间的抬起头,她粗声粗气的吼道:“傅槿宴,你……”

    刚说了几个字,冷不丁一只手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下颌,微微向上抬起,迫使她与其对视。

    傅槿宴看着她的模样,微微一笑,手指在她光滑的下颌处轻轻地摸索,声音喑哑又充满磁性,“笑笑,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你似乎十分介意这份合约,有它在,你永远都不愿意直视自己的内心,既然如此,那么倒不如我把它撕了、毁了,从此一了百了,倒也落个干净。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碍,你也终于可以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这样好吗?”

    面对着他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宋轻笑张了张嘴,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堵着一团棉花,涩涩的,发不出声音来。

    但是她的内心却是无比的震撼,她没有想到,傅槿宴撕毁合约,不是因为要求太多写不下了,而是因为他想要结束这次的合作,从此,两人之间再没有多余的东西横隔在其中,彼此之间的任何心意,都能够一目了然!

    多好!

    “笑笑,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其实这句话,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可是每一次你都当做我是在开玩笑,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我虽然难过,但始终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让你觉得压抑。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对待感情的反应实在是太迟钝了,我明明已经表现得那么的透彻了,你却始终看不出来,你这样,让我很心慌,很没有安全感。”

    “当初我感受到你对我的芥蒂,拼命地想要去消除,所以才会去看那种幼稚的书,不过是希望学着里面的方法,让你觉得开心,能够慢慢的接纳我,可是我发现我又错了,你的脑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样,所以不能用一般的方法,那根本就是无效的。”

    宋轻笑:“……”

    什么意思?

    这货刚刚不是还在深情表白的吗?怎么突然就改成了人身攻击了?

    要不要这么绝情,以后还想不想好好地在一起玩耍了?

    我跟你说,你这个样子,出门会挨揍的,因为实在是——太欠了!

    “笑笑,现在我把这份合约撕了,你我之间所有的亏欠全部都一笔勾销,以后你不用再惦记着你欠了我多少,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若是说还有什么,那就是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了。不瞒你说,当初签下这份合约,是我觉得有史以来,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直到现在,我都还在庆幸,我这么机智,用这样的方式将你留在了我身边。而现在,合约没有了,我只想问你,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吗?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一样,只谈感情,不谈其他,你愿意吗?”

    面对着傅槿宴深情款款的眼神,宋轻笑的脑海中一片迷茫。

    她没想到,傅槿宴对自己竟然是动了真感情,而自己其实也早已经……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两人早已情投意合,偏偏被那份该死的合约在中间横插了一脚。

    哦,不对,不能这么说,若是没有那份合约,只怕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这份合约,也算是充当了红娘的身份,按理说,应该好好地供起来,早晚三炷香。

    供起来……

    想到这里,宋轻笑下意识的瞥向了垃圾桶,那里,静静地躺着一些“残肢断臂”,就是她刚刚说要供起来的东西,现在看来……就这样也挺好的,尘归尘,土归土,落得个浑身轻松干净!

    “笑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唤,将她遨游天际的神思唤了回来。

    宋轻笑“啊”了一声,眼睛直直的对上傅槿宴的双眼,再次被其中的深情闪得眼睛都要瞎了。

    暴击,简直是暴击啊!

    她完全没有抵抗能力怎么办?

    感觉自己已经陷入他的眼眸之中,再也爬不出来了!

    宋轻笑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粉唇轻启,轻声说道:“我……”

    随着她声音的发出,傅槿宴也变得紧张起来,薄唇紧紧地抿着,心情忐忑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我饿了。”

    似是在响应这句话,宋轻笑的肚子很给力的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像在不满这两人这么磨叽,把它都搞饿了,它要唱歌唱歌唱歌,出来刷存在感!

    傅槿宴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他慢慢将视线移到宋轻笑的肚子上,像是要把它……掐死一般。

    掐死、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