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契约有什么问题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到这里,傅槿宴原本已经好转的心情又变得沉闷,一想到宋轻笑有一天会和自己提出离婚的事情,他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只觉得心口像是堵着一口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傅槿宴瞥了一眼,恰巧撞进宋轻笑单纯无辜的眼眸之中,心神不经意荡了一下,身体已经先于理智做出了本能反应——按着宋轻笑的肩膀,不由分说的将她压倒在床,整个人覆在了她的身上!

    宋轻笑原本还心情忐忑的等着他的反应,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如同山一般的压向自己,顿时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惊恐和不知所措。

    卧槽!这位兄台要干什么?

    该不会是恼羞成怒,准备给我来个泰山压顶,好让我长长记性吧?

    那可不行啊!我晚饭还没有吃,本来就身体发虚,若是再被他虐待,那我还活不活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连忙拼命地挣扎,一边挣扎,一边求饶,“槿宴,老公,是我错了,我以后去哪里做什么见什么人都会提前和你打招呼的,你千万不要把我压死啊!我还想好好地活着呢!!”

    傅槿宴:“……”

    这特么都哪跟哪啊?

    他什么时候说要把她压死了?

    拒绝背锅!

    轻嗤一声,傅槿宴微微垂下眼眸,看着身下那张娇艳的容颜上委委屈屈的小表情,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屏住呼吸,宋轻笑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槿宴啊,我们有话、有话好好说哈,千万不要激动,不要……呜呜呜!”

    也不知是因为傅槿宴终于忍不住了,还是觉得她实在是太聒噪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低下头,直接吻上了那张红唇。

    宋轻笑原本还有些慌乱,想着要挣扎,奈何男女之间力量的悬殊在此时此刻体现出来了,她的挣扎完全就像是蚂蚁撼大树,纹丝不动,啥用都没有。

    渐渐地,傅槿宴的吻仿佛是带着魔力一般,将她的思绪一点一点的抽离,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不知不觉,推拒的手变成了轻抚,柔柔的搭在他的肩上,软弱无力。

    傅槿宴自然是感受到了她的顺从,无声的弯了嘴角。

    夜还很漫长,有些事情,总要慢慢来……

    重获“自由”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宋轻笑趴在被子上,双眼微睁,有气无力,仿佛一条搁浅的美人鱼,严重缺水!

    在她的身旁,躺着一脸餍足的傅槿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后脑勺,嘴角笑得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没办法,自家媳妇儿鲜嫩可口,吃起来上瘾,根本停不下来——比吃了炫迈还够劲儿!

    宋轻笑静静地躺了一会儿,总算是恢复了些许体力,这才费劲巴力的转过头来,一双潋滟的美目恶狠狠的瞪着他。

    就在手刚要碰到宋轻笑的时候,就听到她略显冷淡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傅槿宴,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傅槿宴的手猛地一顿,望着她,眉眼间写满了不解,“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宋轻笑冷笑一声,努力抬起手,将他已经伸至自己身旁的手毫不留情的挥到一边,语气讥讽的说:“你还记不记得那份契约?”

    “契约?”这两个字猛然撞进他的脑海中,让他有一瞬间的迷茫,片刻之后,他才恍然想起,她说的是什么,不由得眸光一沉,淡淡的问道,“契约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宋轻笑几乎是用着吃奶的力气从床上爬起来,改为跪坐在床上。“傅槿宴,当初结婚的时候说得好好的,我们之间是有着契约的,所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妻,你没有资格约束我,我想要认识谁,和谁吃饭,交什么样的朋友,都和你没有关系,我为的不过是还清欠你的债务,为了双方父母能够安心,除此之外,我们两不相欠,你没有忘记吧?”

    宋轻笑说着,身子挺得笔直,梗着脖子,气势很足。

    她和傅槿宴明明只是合作关系,但是渐渐地,不知不自觉中却变了味道,最重要的合约内容早就已经被扔到了脑后,自己也下意识的跟随着他的步伐。

    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他们明明、明明……即使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傅槿宴,对他动了真感情,可是那份契约,依旧明晃晃的存在着,谁也不能否认。

    抿了抿唇,宋轻笑的声音有些喑哑,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情感一样,“傅槿宴,之前我们就说好了,结婚之后,也不要发生关系,可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却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但是幸好还不算晚,我们现在改邪归正,也还来得及!”

    改邪归正……

    本来因为她之前的话,傅槿宴心中升腾起了熊熊怒火,差点儿把他点着了,结果后面这四个字,就像是一盆水,将他的怒火全部浇灭,透心凉心飞扬啊!

    果然,和没心没肺的人在一起最大的好处是:就算是生气,也是来得快去得快,心情分分钟就能多云转晴的那一种。

    “你说契约的事情?”

    傅槿宴看着她,突然轻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什么也没说,突然站起身,穿上睡袍便走出了卧室。

    宋轻笑眼巴巴的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一脸的崩溃与莫名其妙。

    这是神马意思?恼羞成怒?落荒而逃?

    愤然的宋轻笑抓着被单就要下床,她要去找那个不要脸的人去理论,什么意思嘛!

    只是她的脚还没踩到地毯上,就听到“咔”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张熟悉的脸探了进来,是——傅槿宴。

    只见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天蓝色的文件夹,就是那种市面上很常见的文件夹,没有什么稀奇的模样,但是宋轻笑看到了,顿时呼吸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