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交代前因后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直到被愤恨不已的傅槿宴扛回家,一把仍在床中间,宋轻笑才委屈的揉揉自己的屁股,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槿宴,我错了。”

    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但是看他这么生气的样子,她还是先低头认怂吧,免得自己遭殃。

    “哦?你有什么错?”傅槿宴气极反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在看一只蚂蚁。

    嘎?

    剧情怎么不按套路走?

    他不是应该一看见自己这样子就心软气消的吗?为什么要追根究底?

    麻蛋,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啊!

    宋轻笑可怜兮兮的小表情顿时僵在脸上,不知所措的瞪着他,像一只迷途的小……猪!

    傅槿宴一看她这样子,更来气了。

    尼玛都认错了竟然还不在自己错在哪里,敢情这是逗他玩吧!

    他堂堂一个集团企业的掌舵人,差点被人戴了绿帽子,现在自己的老婆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他看上去真的这么好欺负?像一个智障?

    傅槿宴深呼吸几口,压抑住即将爆发的愤怒,在宋轻笑面前,双手捏得咯吱作响。

    “说吧。”

    “说什么?”宋轻笑这只迷途的小猪仍旧在迷途中,思维跟不上他的节奏。

    傅槿宴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她怯怯的将身子往后缩,才问道:“你为什么要和别的男人约会?”

    “啥?约会?槿宴你冤枉我了,真的,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说今天请我吃饭来着,我就去了。我也没想到,定的地点是在情侣餐厅。”宋轻笑很无辜的为自己辩解着,“要是知道是这个地方,打死我也不去,不管是不是朋友。”

    “真的,我保证,我没有爬墙的想法,你要相信我呀。”宋轻笑觉得有几分委屈,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好不好,而且她还被怒气冲天的他给扛了回来,连为自己讨一个说法的对象都找不到了。

    “哦,是吗?”傅槿宴挑了挑眉,听口气似乎并不相信这套说辞,“那你把你们认识的前因后果前部交代出来。不说的话,我只好亲自去查这个男人的底细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敢保证。”

    他是真的有种冲动,想将他直接处理掉,免得总是肖想自己的女人。

    宋轻笑见他脸色发黑,吓得额头都冒汗了,在这一刻,她是真的感觉到一股杀气,来自王者之怒的杀气。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些恐惧与委屈,把所有的事情,包括方米朵拉她去酒吧听歌,他们遇险后韩潮救了她们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连前几天给小狗洗澡打疫苗的事都一股脑的交代了。

    她现在不敢有丝毫隐瞒,因为她知道傅槿宴通天的手段,她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这些事情都能查出来的。

    宋轻笑委委屈屈的将事情坦白了,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傅槿宴的神情,室内一时陷入了极端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傅槿宴平静的声音响起,“就这些吗?你确定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宋轻笑刷的一下抬起头,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头,“我发誓,如果有半句话骗了你,那就让我这辈子吃不饱穿不暖没人爱没人疼,茕茕孑立,穷困潦倒终生。”

    这个誓言算是比较毒辣的了,傅槿宴听罢,神情终于缓和下来,愤怒也渐渐退了下去。

    等他平静下来一想,就很清楚其中的关节了。

    他的条件这么优秀,又这么宠她爱她,宋轻笑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不可能因为别的男人而放弃他。

    可是万一……宋轻笑真的是个傻子呢?

    毕竟,看她这单纯得不设防的样子,极有可能被别人一个暖心的微笑加一个棒棒糖哄走!

    麻蛋,他到底娶了个什么二货媳妇回来!

    总是叫他遇到些奇葩事!这货能不能让他省点心!

    傅槿宴表示很心累。

    其实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今天那样的场景,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心里不舒坦。

    自己的老婆背着自己去跟别的男人约会,还去的是情侣餐厅,都不带加掩饰的。

    ——好吧,就算是因为自己小心眼儿爱吃醋,所以她才没有说出具体是和谁去吃饭,而且她事先也不知道去的是什么情侣餐厅,但是……

    傅槿宴就是觉得,自己身为丈夫的权威受到了威胁,明晃晃的威胁!什么理由都无法抚慰他心里的挫伤!

    当他站在一旁,看着那个男人看向宋轻笑的时候,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再清楚不过了。那么浓郁的感情,都要倾流成河了,跟他在看向宋轻笑的时候一模一样。

    也就只有宋轻笑这个神经粗壮脑回路清奇的人类,才会像个睁眼瞎一样,看不懂那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槿,槿宴。”

    见傅槿宴一直盯着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宋轻笑的心里直打鼓,紧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是让他误会了,可是……她和韩潮之间确实是没有什么事情呀,而且,韩潮明明是、明明是……

    “你不要想太多,韩潮他,他是米朵喜欢的人,我又怎么可能去和她抢呢……”

    说着,她下意识的抬了抬眼皮,不经意间撞进了一双深邃黝黑的眼眸之中,心突然像是荡秋千一般,陡然被晃了起来,她又连忙摆着手说道:“而且就算是没有米朵,我也不会喜欢韩潮的,我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怎么能做出那种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情呢,我这个人可是根正苗红,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让人在背后嚼舌根的事情来的。”

    说完了,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还伸出右手三根手指竖在耳边,做出一本正经发誓的模样。

    见状,傅槿宴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他其实也是相信宋轻笑的,她虽然有的时候傻里傻气,但是在原则问题上,她是不会出问题的,就算是被人用甜言蜜语骗走了,她恐怕也会抓紧时间先回来和他把婚离了,然后……

    卧槽!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