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吃里扒外找备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在家窝了一天了,浑身臭烘烘的,我去洗个澡。”宋轻笑脱下外套闻了闻,嫌弃的说道,然后拿上干净衣服就去了浴室。

    傅槿宴站在桌边,正想去办公,耳边突然听到一道简短的短信铃声,他淡淡一撇,正欲迈开的步子突然顿住了——上面是一个餐厅的地址。

    发件人是韩潮。

    韩潮?

    傅槿宴眯起了眼睛,明显就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宋轻笑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偷偷约会?

    他周身的气息蓦地一沉,眼中闪过一道沉沉的闪电,似有狂风暴雨聚集在其中。

    他没有动宋轻笑的手机,也没有去翻看任何消息,而是压抑着心里翻滚的情绪,自顾自走到一边办公去了。

    宋轻笑磨磨唧唧的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就开始吹头发,然后坐在镜子前收拾自己。

    其间,她看着傅槿宴,好几次欲言又止,想告诉他,又怕他误会,犹犹豫豫间,勇气就这么消磨光了。

    算了,按照他那个醋缸子的个性,还不得拿条绳子,将自己绑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呀。

    况且,他们还在契约期间,她应该有和朋友出去吃饭的人身自由吧。

    看见时间快到了,宋轻笑朝傅槿宴交代了一声,“槿宴,我出去和朋友吃个饭,晚上你自己解决哦。”

    好一会,她见傅槿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埋头工作,似乎很认真的样子,扁扁嘴,挎着包包就出去了。

    她简直太没有存在感了!

    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简直让人抓心挠肺的难受!

    宋轻笑不知道,在她走后,一道身影也带着强烈的威压站了起来,紧随她而去。

    她打车来到短信上指定的地方,下车后,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四个招牌大字,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td谁来告诉她,为毛韩潮请她吃饭的地方在一家情侣餐厅?

    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多,因为这家餐厅招牌上就写着明晃晃的四个大字——情侣餐厅。

    她是瞎了才看不到。

    这家店的老板也是绝了,懒到这种程度,她大写的服气。

    但是,韩潮他为什么要将地点约在一个这么暧昧的地方?难道不怕引起人误会吗?

    还是,她有哪里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引起了他的误会?

    或者说,他其实喜欢她?

    想到最后一个想法,宋轻笑急忙甩甩头,将这种自恋的想法甩开,她虽然有点小自恋,但不绝对会认为每一个遇到她的男人都对她有想法。

    这种情节,只有那种脑残作者才想得出。

    “算了,等会见到韩潮了就知道了。”她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走了进去,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发现了早已到那里的韩潮。

    韩潮在家里坐不住,早早的就来了。

    他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满脑子想的都是他表白成功后,和宋轻笑在一起时甜蜜的画面。

    他一个人在这里左等右等,此时终于等到宋轻笑的到来,激动的站了起来。

    “笑笑,这里。”

    宋轻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走过去坐在他对面,“你来得可真早。”

    “没,我也是刚刚到。”韩潮体贴又殷勤的为她倒了一杯水,掩饰着自己的激动与慌乱。

    “对了,韩潮。”宋轻笑想到刚刚看到的事,皱皱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我怎么看到这里是一家情侣餐厅?我还以为是你给我发错地址了呢。”

    韩潮在心里呼出一口气,他订这个情侣餐厅的目的就是要隐晦的告诉宋轻笑一些事情,好为接下来的安排做个铺垫,没想到宋轻笑果真注意到了这点,并且按照自己脑子里想的场景问了出来。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喜,朝她露出一个灿烂又温情的笑容,“笑笑,其实是这样的……我请你来这里吃饭,并不是我定错了位置,而是我……”

    话没说完,韩潮就看见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面带煞气的大步朝他们这桌走来。

    不能怪他在表白时走神,而是这个男人看着他的目光简直是太恐怖了,像是要把他大卸八块,凌迟处死一样,让他不自觉打了个抖。

    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了。

    他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下一刻,他表白的对象宋轻笑就被这个煞神扛了起来。

    “啊……”

    “你干什么?放下她!”

    宋轻笑惊恐的喊声与韩潮愤怒的声音同时响起。

    傅槿宴此时气得快要七窍生烟了,他的好老婆果然背着他与别的男人约会,来的还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地方。

    情侣餐厅,呵呵!

    宋轻笑,你真是好样的,竟然敢吃里扒外找备胎!

    怒极反笑,傅槿宴眉目阴沉的看着年轻俊朗的韩潮,露出一抹相当讽刺的笑容,“呵,你请我的老婆来情侣餐厅吃饭,你现在还有脸问我干什么?”

    “你是觉得我傅槿宴区区无名小卒一个,可以任由你挖墙脚?”

    韩潮听到他的话,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失神的望着这二人,不可置信的重复道:“傅、傅槿宴?就是那个傅氏集团的总裁傅槿宴?”

    “难道这市还有第二个叫傅槿宴的吗?你勾搭别人老婆前,都不打听一下她的背景的吗?”

    傅槿宴目光阴森的看着韩潮,似乎肩上要不是扛着一个宋轻笑,他都能直接冲上去将他胖揍一顿。

    韩潮终于没话说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宋轻笑原来早已经嫁人了,嫁人了……

    那他还在欢喜什么?期待什么?

    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竟然早已是别人的老婆了。

    而且就在他准备告白时,被抓了个正着,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吗?

    傅槿宴再度不屑的看了一眼韩潮,不理会其余人惊愕不解外加同情的眼神,扛着宋轻笑就出去了。

    而宋轻笑,在听到傅槿宴的声音那一刻,就彻底安静下来了,老老实实的被他以一个极度不雅的姿势扛着,即使不舒服,也不敢吱哇乱叫。

    因为她知道傅槿宴现在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么恐怖的一面,光是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能将人灼伤。

    她现在可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