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有情况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见她这样子,韩潮沉思片刻,提议道:“既然如此,不如我请你吃个饭吧,就当做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的赔偿,怎么样?”

    “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嘛,我们是朋友,朋友哪里还需要计较这么多。”

    宋轻笑摆了摆手,突然又凑过去,一本正经的说:“不过去吃饭倒也是可以的,毕竟我确实是饿了,你有这份心,我就不推辞了,谢谢哈。”

    韩潮:“……”

    真棒!

    她简直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善变的女人”!

    思维跳跃得太厉害了,他都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完了,他辱没了身为一个歌手的尊严——节奏跟不上,简直是奇耻大辱!

    韩潮无奈的摇了摇头,哭笑不得,心中却也有些隐隐的欣喜,说不清道不明。

    两个人先是将方块糖送回了家,顺便把给它购置的小床、饮水器、狗粮等一系列物品一起送回家后,才找了一家店吃料理。

    刚好是宋轻笑比较中意的日本料理,她对其的喜爱程度,仅次于大闸蟹!

    “请我吃这么好吃的东西,真的是让你破费了啊。”

    韩潮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不是说了不用客气的吗,你还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来吧,赶紧吃吧,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闻言,宋轻笑也不客气了,拿着筷子开始扫荡。

    面对美食,什么矜持,什么优雅,那都是没有用的,只有吃饱了肚子,满足了味蕾,这才是首要的!

    看着她坐在自己对面,吃起东西来毫不扭捏做作的样子,韩潮无声的弯了嘴角。

    两个人边吃边聊天,天南海北的聊得十分广泛,但很奇怪的是,却都没有聊到彼此的情况,两个人都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这一点。

    吃过饭后,韩潮贴心的将宋轻笑送到了小区,看着她走进去之后,才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

    一连好几天晚上,韩潮都没有看到宋轻笑来酒吧,演出的时候心神不安,眼神老是控制不住的想往台下瞟去。

    几首歌曲结束后,韩潮来到后台,顿时就被几个同事团团围住。

    “阿潮,赶快从实招来,你这几天工作时为什么心神不宁?眼神总往台下看,你以前都不这样的。”

    其中一个年龄稍大气质沉稳的男人淡笑着说道:“我那天看见阿潮陪一个女孩子坐在角落喝饮料了,莫不是有情况?”

    “对对,老大你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天阿潮还破天荒的去帮两个女孩子解围了,天知道,他以前从来不干这种英雄救美的事的,那两个女孩子看上去都水灵灵的,十分美好可爱,我想,阿潮绝对对其中有一个有想法。”一个穿着嘻哈的小年轻接话。

    “你们别胡说,我和笑笑只是普通朋友,只是比较谈得来罢了。”被众同事叽叽喳喳的围攻,韩潮有些不好意思了,言不由衷的辩驳道。

    “哟哟,阿潮你害羞了吗?”嘻哈小年轻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我们共事这么久,我是第一次看见你这种貌似不好意思的神情,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哦,这个世界玄幻了,谁来救救我,连阿潮都害羞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脸皮很厚咯?”韩潮伸出手,作势要打他,被他灵活的躲开了。

    “哈哈,你勾搭过的妹纸数都数不过来,有这么丰富的实战经验,脸皮薄了对得起那些年勾搭过的妹纸吗,对得起你的良心吗!”小年轻挤眉弄眼的说道,他站得远,相当不怕死的在老虎头上拔毛。

    “你过来,哥哥我保证不打死你,真的。”韩潮朝他勾了勾指头。

    年长那个男人好笑的看着这两个活宝登台献艺,连忙出来解围,“好了,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五十岁的年纪了,还这么幼稚!也不怕谁突然冲进来,看见你们这打打闹闹的样子,那经营了这么久的形象就毁了。不过,说真的,阿潮,我们可都有目击证人的,你是真的喜欢人家女孩子?”

    韩潮不再打闹,而是认真了想了一会,对他说道:“老大,说实话,也不怕你笑话,我原本是想勾搭她来着,后来接触过后,我立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慢慢的,经过这几次相处,我发现她是一个特别单纯美好的人,让我忍不住想要靠近,心里总是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说这是动心吗?”

    “妥妥的动心没商量!”小年轻又不怕死的接话。

    被称为老大的男人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阿潮啊,以我过来人的经验,我觉得你是沦陷了。真的喜欢她的话,就放心大胆的去追吧,不然可能会后悔的哦。我绝对支持你找女朋友,你要知道,一直以来,我可是为你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

    韩潮:“……”

    为毛他感觉他老大的语气像极了他爸妈?

    明明他比自己年长不了几岁,偏偏一副历经沧桑的样子!

    装,太能装了!

    不过,他说得也有道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抱得美人归。

    万一还真就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这天,刚吃过午饭,宋轻笑正在家里加班赶稿子,她带着大大的黑框眼镜,小脸严肃认真。

    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叮咚”的一声,打断了宋轻笑的思绪,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拿过手机点开。

    是韩潮发来的消息,上面写着——笑笑,晚上有时间吗?请你吃个饭。

    宋轻笑想了想接下来的安排,似乎没什么冲突,便回了一个好字。

    她又将手机放到一旁,继续工作去了。

    两个小时候,宋轻笑看着自己的初稿,心满意足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嘴里自顾自说道

    “哎,搞设计就是苦逼,设计不出来时跟生孩子一样痛苦,而且天天都要生。”

    “生什么孩子?”

    突然,一声低沉的话在她耳边响起,宋轻笑吓得手脚发软直冒冷汗,在看清来人后,顿时炸毛了。

    “拜托你下次出现在我身后时吱一声好吗?我现在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吓死了你负责吗!”

    她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这个猫科属性的男人吓得精神衰弱。

    “吱!”傅槿宴薄唇轻启,很突兀的吐出一个字。

    宋轻笑像是又受到了惊吓,睁着自己的大眼睛,看着傅槿宴,宛若看一个智障。

    “呵呵,你这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很惊悚的好不好!

    p,一看就是平时没少看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