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振“夫纲”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来了。”

    “呃……你今天下班这么早?”不知怎的,宋轻笑心里一咯噔,突然有些心虚。

    “哦?很早吗?”傅槿宴抬起手腕看了看,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我往常不都是这个时间回来的吗?”

    “嘿嘿,那就是我记错了。”宋轻笑觉得后背有点湿意,连笑容都有些不自然了。

    意识到这点后,她刻意挺了挺脊背。

    麻蛋,劳资又没干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为毛要心虚呀!

    怂啥怂,宋轻笑!

    挺起胸膛做人!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一张微红的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酒味,挑了挑眉。

    “你们出去聚会了吗?”

    宋轻笑咧开嘴笑了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嗯,和米朵出去聚了一下。”

    她伸手拈起盘子里的葡萄,“嗷呜”一口含在嘴里,啧啧有声的感慨道:“这葡萄真甜。”

    傅槿宴:“……”

    他堂堂一米九的帅气的高个子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这丫的都不问他吃饭没有,渴不渴,累不累?

    连葡萄都不给他喂一颗正常吗?他怀疑他娶了个假媳妇!

    看着傅槿宴深邃的双眼,宋轻笑咽了口口水,想了想,又拈起一颗葡萄,迟疑着放到他嘴边,“你是不是很想吃这个?”

    她觉得,傅槿宴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的葡萄吃了一样!

    傅槿宴一口咬住葡萄,深邃的眼中泛起一抹笑意,他家媳妇真是一个小傻子,竟然这么懂他。

    不过,他又立马板起一张脸,准备秋后算账,“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你为什么背着我偷偷出去喝酒?”

    宋轻笑立马不干了,嘟起嘴反驳,“什么叫背着你偷偷出去喝酒!难道我去哪里都要向你报备一声吗?我还有没有自由了!”

    她分明是正大光明的……偷溜出去喝的!

    公司那些人都看见了的!

    哼,凭什么冤枉她!

    “难道不该吗?我们不是夫妻吗?万一你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了呢!”傅槿宴不悦的黑了脸,这个女人,简直气死他了。

    听到他这样说,宋轻笑又想起了在酒吧内那惊险的一幕,顿时有些心虚。

    怎么这么神,还真让他猜中了。

    “我有点饿,槿宴。”宋轻笑摸着肚子,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转移了话题。

    她确实是饿了,今天下午都没吃什么东西,又折腾了一晚上,还受到了惊吓,不饿才怪了。

    傅槿宴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很欢快的跳了跳,差点没被气笑。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你想吃什么?”

    宋轻笑眼睛一亮,顿时开始在脑中幻想各种美味的虾蟹肉骨头等,像个饥饿已久的狼,眼睛都绿了。

    傅槿宴定定的看着她,突然淡淡的说道:“口水流出来了,擦擦。”

    “啊?”

    宋轻笑大惊失色,赶紧抬起手,在唇边抹了一把,在看到自己手上什么都没有时,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你你你……”

    简直太坏了!

    “赶紧的,想吃什么!”傅槿宴催促道,他其实也很饿了,下班后他就一直在等宋轻笑回家,什么都没吃,结果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连电话都没一个。

    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宋轻笑立马举起手,大喊一声,“肉,好多好多的肉!各种各样的肉!”

    “好,你等着!”傅槿宴站起身向厨房走去,他已经叫冯妈休息去了,现在只能自己动手做了,不过想想他也有好久没有下厨了,正好今天锻炼下厨艺。

    二十分钟后,宋轻笑的面前出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

    靠!

    她没眼花吧?

    还是傅槿宴是在逗她?

    宋轻笑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他,“槿宴,这是什么?”

    傅槿宴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着她,从鼻子里嗤了一声,“这是什么你不知道吗?这就是传说中的阳春面呀!”

    “肉呢?好多好多的肉呢?”宋轻笑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大,登时狂乱了,“没有肉,来点油也行呀!这么白花花的,没有葱,没有青菜,现在连个蛋也没有。嗷……臣妾吃不下呀!”

    “你看看时间,都这个点了,家里现在只有面,你可以选择不吃,那今晚就只能饿着了。”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嘴唇一动,还想说什么,他又补充道,“你别想叫我开车出去吃,你今晚回来得这么晚,我为了等你回家吃饭,已经饿得没力气了,现在能做出这碗面,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他的话很平静,但处处充满了讨伐之声,宋轻笑终于耷拉下脑袋,愧疚了,绝望了。

    她了无生趣的扒拉着面条,不情不愿的吃了一口。

    然后她双眼放光,像发现了什么绝世宝藏一样,赞美的话都来不及说,呼噜呼噜三下两除二就把这碗经常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阳春面吃完了。

    丧心病狂得连汤都没放过。

    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碗,宋轻笑将垂涎的眼神转到傅槿宴碗里。

    他正优雅矜持的挑着面条,仿佛在吃人间美味一样——在宋轻笑看来,这碗面确实是人间美味。

    “槿宴,这么大一碗,你吃得完吗?”宋轻笑咬着嘴唇,期期艾艾的看着他,“要不要……我给你帮个忙?”

    为了吃一碗面,她也是豁出去了,不要面子了。

    面子是个啥东西,能当饭吃吗!

    傅槿宴抬起头,露出一个灿若春花般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老夫人操心,为夫现在饿得能吃下一头狼。”

    一、一头狼?

    槽,这是什么形容?为毛听起来这么惊悚,这么恐怖呢?

    还是,他的语文老师其实只是个打酱油的?

    “唔……槿宴,我发现,我好像只吃了个半饱?肿么办?”宋轻笑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鼻尖嗅着面条的香味,想到刚刚吃到的美味,嘴里不断分泌着不明液体。

    傅槿宴轻笑一声,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她,无奈的说道:“厨房里还有一碗,我想着你可能不够吃……”就多煮了点。

    最后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因为宋轻笑那货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就已经打了鸡血似的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跑到厨房去了。

    很好,区区一个面条就把他挤得没位置了,傅槿宴边吃边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抽空振一下“夫纲”了?

    最近老是被她忽视,感觉特别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