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韩潮解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方米朵本来已经是昏昏欲睡的状态了,被她这么一摇晃,反而有些精神了,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就要站起来。

    就在此时,一只手冷不丁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将她原本要站起来的身子一下子就又按回到了座位上。

    宋轻笑眼睛微眯,看着两人身旁围过来的几个男人,看着他们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心中一下子“咯噔”了一声。

    完了,怎么有种要被围的感觉了呢?

    这几个人明显的来者不善,自己和米朵又有些喝多了,战斗力几乎为零,这种情况下,有些危在旦夕的感觉!

    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被人盯上了呢!

    她在心中悄悄的懊恼的哀嚎了一声,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分毫,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我们不认识吧,请让一让,我要带我妹妹回家了。”

    她说着,搀起方米朵的胳膊就要走,一只手却伸到了她面前,若不是她躲得及时,只怕自己就要被占便宜了。

    “美女,别走啊,既然是来玩的,现在就走,多没意思,我们哥几个看你们好久了,两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不如我们陪着你们,人多才热闹啊!”

    “不用,我们不认识,没有必要,还是各自玩各自的就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家了。”

    她说完又要走,奈何那几个男人依旧挡在她们面前,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为首的一个男人摸着下巴,露出一种十分下流的笑容,看着她们,就像是一只恶狗看着两根笑喷喷的骨头一般,垂涎欲滴。

    “美女,这你就见外了不是,现在不认识,一会儿不就认识了嘛,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当个朋友也是缘分嘛。”

    他说着,伸出手就要去摸她的脸。

    宋轻笑厌恶非凡,挥手将他伸到自己面前的手一把挥开,冷声呵斥,“把你的脏手拿开!我对你们没有一丁点想要认识的想法,所以麻烦你们让开,别挡了我们的路!”

    “呦呵,小娘们儿脾气挺硬啊!我就喜欢脾气这么冲的,带劲儿!”为首的男人冷笑一声,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

    猝不及防之下,宋轻笑眼看着就要跌进他的怀里,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惊恐和厌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有力的手揽住她的腰肢,将她向着反方向带去。

    宋轻笑鼻间嗅到一股很是干净的味道,惶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韩潮出现在眼前,搂着自己,脸上笑意温柔,语气柔和,“笑笑,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轻声地说了句:“我没事,谢谢你了。”

    见状,韩潮默默地松了口气,扭头看向那群男人,脸上瞬间布满冰霜,“这两个是我的朋友,不知道你们找她们有什么事吗?”

    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常客,一般都认识韩潮,他虽然是这里的歌手,但因为在这里多年,和这里的老板又是好朋友,所以一般人也不敢招惹他。

    此时,见到他出来解围,那几个男人知道这次的“猎艳”应该是没戏了,讪讪的笑了笑,打了句哈哈就散了。

    见他们都走了,宋轻笑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谢谢你啊,韩潮,要不是你,恐怕我们两个今天就真的是跑不掉了。”

    她说着,对他露出一个十分感激的微笑。

    韩潮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笑道:“客气什么,咱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啊,为朋友解围是理所当然的,你不用这么见外。不过你们两个女孩子,来这里还是要注意安全,毕竟这里什么人都有,你们长得又漂亮,特别容易被定成目标。”

    闻言,宋轻笑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连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再也不会这么粗心大意了。”

    “对了,你们是要回去了吗?”韩潮看了看一边醉醺醺的方米朵,关心的问道。

    宋轻笑搀扶着方米朵,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这丫头很少喝酒,今晚尝到酒甜,就多喝了些,这不,就喝醉了。我正想送她回去呢。”

    韩潮看着两人,沉吟了一会,说道:“太晚了两个女孩子坐车也不方便,何况你们还喝了酒。要不这样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不不不,不用了。哪能麻烦你呢,我们两个可以的。”宋轻笑连忙摆手,第一天认识别人就去麻烦他,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何况,他刚刚还救了她们,这已经很不错了。

    看见宋轻笑拒绝他的样子,韩潮不知怎的,心里有些难受。

    他不喜欢宋轻笑拒绝他。

    韩潮走上前去,不由分说的搀扶着方米朵就往前走,嘴里说道:“好了,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刚刚不是说过么,我们是朋友,这两个字可不是开玩笑的,既然是朋友,送一送又能怎样。还是你们的人身安全比较重要。要是再出现刚刚那种事情,我只怕要后悔自己的不坚持。”

    听到他说起刚才的事情,宋轻笑卡在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的确,刚刚那一幕确实很惊险,要不是韩潮及时出面救她们二人,只怕今晚讨不了好。

    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个人尚且困难,何况是好几个喝醉了的大汉。

    宋轻笑想明白,也就没有推辞了,点点头,和韩潮一起将方米朵扶到他的车后座上。

    车上,除了方米朵喝醉了咕咕哝哝的声音,气氛一时有点静默。

    宋轻笑默默的坐在她旁边,照顾着她,她今晚也喝了不少,有些头晕,虽然不如方米朵这样的烂醉如泥,但感觉也不是很好。

    来到方米朵的家,宋轻笑将她扶到床上,打理了一番,见她睡熟了,这才放心的离开。

    韩潮又依着宋轻笑说的地址,将她送回别墅,这才开车回家。

    宋轻笑刚推开门,就看到傅槿宴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她,英俊的脸上是波澜不惊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