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醉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看着她一脸憋屈的样子,捂着嘴偷笑不已,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好声好气的说:“好啦好啦,我就是逗逗你,你说我们是出来玩儿的,你老是嘟着嘴,多影响气氛啊,是不是?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嘛。”

    “还不是因为你老是欺负我。”方米朵噘着嘴,嘟嘟囔囔的说道:“明明就是看我好欺负。”

    “那是因为……打是亲骂是爱嘛。”宋轻笑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是喜欢你,所以才欺负你的嘛。”

    话音未落,方米朵已经双手环在胸前,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梗着脖子,坚贞不屈,“那不行!我不是拉拉,我喜欢的是男人,笑笑姐,你还是放弃吧,我们之间没有可能的,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宋轻笑:“……”

    神特么的浪费时间!

    劳资也不喜欢你!劳资已经嫁人了!有老公了!

    你丫典型的给个竿就敢往上爬!

    两个人吵吵闹闹,本来是来听歌的,结果真正听进耳朵的,连一半都没有,剩余的时间,都在说笑。

    韩潮站在台上,看着那个女人笑颜如花,眉眼如画的模样,蓦然失了神。

    虽然他是酒吧的驻唱歌手,但并不是说整场的时间都给他,他的嗓子承受不住,其余的歌手也不会愿意。

    随着灯光的转变,韩潮退场,换了一个嘻哈风格的歌手唱hip-hp,两人不喜欢这样风格的歌曲,欣赏不来,便又顺着拥挤的人潮再次挤了回去。

    经过长途跋涉,两个人终于又“游”回了吧台前面,瘫在了椅子上。

    “这些人真的是太恐怖了,全部挤在那里,就不会觉得胸闷气短吗?”

    宋轻笑一边捂着胸口顺气,一边抱怨。

    坐在她身旁的方米朵也是连连点头赞同,“可不是嘛,这么来回两趟,挤得我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她正说着,眼看着方米朵随手拿起吧台上的一杯酒,便一饮而尽。

    动作快得宋轻笑连阻拦都没有来得及,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将那杯酒喝得一滴不剩。

    “啪”的一声,方米朵将空了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本来就红的脸愈发的红,张着嘴连连喘着粗气,漂亮的眼眸中满是泪水。

    一看就知道是被酒呛到了!

    看着她的样子,宋轻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连忙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又向酒保要了一杯冰水,喂她喝下去,她的脸色才算是有所舒缓。

    “你还真是长能耐了啊,一杯酒,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都喝了,你有多大的酒量,千杯不醉吗?”

    方米朵双手捂着滚烫的脸,醉眼朦胧的对着她嘿嘿傻笑,“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嘛,就是、就是下意识的,就拿着喝、喝了,没想到居然那么辣,我刚才差点儿,差点儿以为我喝的是一杯辣椒油……嘿嘿嘿!”

    面对着一脸傻笑的方米朵,宋轻笑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嫌弃的摆了摆手,说道:“就你这样脑子缺根筋的,我真怀疑前几次你自己来,居然都能够平安,真是奇迹啊!看来这里的人还是比较有素质的,至少……对未成年儿童不感兴趣。”

    方米朵的酒量本来就浅,刚才那一杯酒下肚,现在整个人都已经懵了,自然是听不出来她言语中的调侃,只知道对着她傻笑,不谙世事的脸上倒是清纯得惹人怜爱。

    见状,宋轻笑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酒保做了一个手势,不一会儿,两杯酒又送了过来。

    “来吧,今天我心情好,带着你尝尝这里的酒,正好看看你的底,以后就以这个作为标准,省得你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喝的太多,被人占了便宜,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太好了。”

    她说着,将一杯酒推到了她面前。

    方米朵睁着已经有些朦胧的眼睛,看着眼前泛着淡淡蓝色的液体,慢慢的裂开嘴笑了。

    “这个酒好好看啊,好像天空的颜色一样。”

    “这杯酒叫‘天空之城’,度数不高,味道有些甜,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喜欢,你可以尝尝看。”宋轻笑对这个小白解释道。

    闻言,方米朵连忙点了点头,拿起酒杯举到面前,盯着那淡蓝色的液体,放在了唇边,小口小口的酌饮。

    刚喝了一口,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惊讶的说道:“哎呀,这个真的是甜的呀,和刚才那个完全不一样,果然好好喝。”

    “喜欢喝就好。”宋轻笑笑着,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慢悠悠的喝着。

    眼见着方米朵喝完一杯,她便又要了另一种酒,推到了她面前。

    每次都是不同的颜色,口味也都是截然不同。

    方米朵一杯一杯的喝着,小脸越发的红润,娇若鲜花。

    一般这种一个人拼命地劝另一个人喝酒的情况,都是出现在心怀不轨的男人的身上,此时当事人变成了两个女人,画风显得很是清奇,不拘一格。

    如此诡异的画面,自然是吸引了心怀不轨的人的注意。

    距离她们不远的一个桌子旁,有几个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眼睛早就已经锁定在了她们身上。

    一个青春靓丽,一个美丽多情,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显得更加扎眼,与那些妖艳贱货一点儿也不一样。

    几个人彼此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笑,齐齐站起身来,脚步凌乱的向着她们走了过去。

    此时,宋轻笑正将最后一杯酒喝下,她的酒量也不是很大,只不过比方米朵强一些,就像此时,方米朵已经处于神志不清的边缘了,而她,至少还能看得清东西——只不过将一个东西看成两个还是三个就不一定了!

    宋轻笑捂着嘴,打了一个秀气的酒嗝,脚步有些趔趄的站起来,轻轻地晃了晃方米朵的肩膀,醉意朦胧的说:“米朵,米朵,我们回去吧,回去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