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放弃猎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听着宋轻笑的话,先是微微笑着,后来慢慢的紧锁眉头,“你们走散了吗?你那朋友这么喜欢听韩潮唱歌的话,等一会演出开始的时候,她应该就会来到台下了,到时候你再留意一下。”

    他举起手中的酒杯,朝宋轻笑举了举,“祝你早点找到你的朋友。”

    “谢谢你。”宋轻笑想也没想,端起酒杯,毫无防备的和他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小口,像是被辣到了,像只小狗一样吐了吐舌头,样子可爱至极。

    韩潮在喝酒时,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单纯可爱,哎。

    把她当做今晚猎艳对象的话,他总觉得良心有些过意不去。

    一开始,见她的穿着,还以为她至少也是常来酒吧这种地方的人,毕竟她的神情中没有一丝忸怩与不安,也不好奇的左右张望,整个人就自在的坐在那里,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但简短的接触过后,他发现她并非他想象的那样。

    他好像有那么点心动了。

    韩潮嘴角挑起一抹阳光的笑,大眼睛中满是关怀,“怎么啦?是不是这个酒不好喝?要不要我给你换一种口感温和点,适合女孩子喝的?”

    宋轻笑知道自己的囧样被人看到了,急忙摆摆手,小脸浮上一抹尴尬,“不用了,我是不怎么喝酒,所以有些不适应。我也不爱喝酒,我觉得吧,酒这个东西,就是一种自我放纵的工具。”

    韩潮听到她的话,挑挑眉毛,颇感兴趣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宋轻笑眯着眼想了一会,才组织好语言,“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喜欢酒吗?因为心里压抑着许多东西,但是面具戴久了,在有意识的时候,很难取下来。所以为了发泄情绪,大家借助酒这个东西,将意识麻痹了,然后让那些无意识的模式来控制自己,说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做些平时不敢做的事,这样,他们才会得到一些短暂的快乐,酒醒后,其实是更深的痛苦。”

    “自我放纵就是一种没有节制、没有边际界限的自私罢了。”

    宋轻笑感慨道。

    韩潮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心里觉得很新鲜,同时又有几分不可思议与颤动。

    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看上去小小的模样,像一个漂亮的洋娃娃似的,说出来的话却这么有深度,让他都不得不佩服。

    “可是人们过得这么压抑,不借助酒来暂时放松一下,那又该怎么做呢?”韩潮见过的人特别多,社会经验相当丰富,是一位聊天高手,很能引导对方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说下去。

    宋轻笑没形象的趴在吧台上,手上无意识的画着圈圈,“可以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呀,每个人都不一样,比如我就喜欢画,在画的时候,很集中精神,什么压力呀、焦虑呀,通通退散。”

    “唔……我其实也很喜欢看电视,在看电视的时候,也是一种情绪的发泄,不过这种是被电视内容牵着鼻子走的那种,不用自己思考,所以也是无意识的一种发泄。”

    韩潮想了好一会,然后赞叹道:“你简直是太厉害了,这些话我从前都没听过,你活得这么明白,佩服,佩服。”

    “不用佩服我,我活得相当糊涂的哈哈,只是一个知道先生罢了!”宋轻笑一反常态,相当谦逊。

    她说的是实话,即使知道这些,她还是喜欢打游戏,咔吧着着垃圾食品撸剧,没办法,她就是爱这些对身心无益的东西。

    韩潮正想说点什么,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拿出来看了看,眉头一皱,然后抱歉的对宋轻笑说道:“笑,我有点急事,不得不走了,跟你聊天很开心,下次有缘的话我们接着聊好吗?唔,还有,可以跟我说下你的名字吗?待会想送你一个礼物。”

    宋轻笑一听礼物二字,急忙摇头,“不行,我不收人礼物的。虽然我们聊得很开心,但是礼物就算了。”

    她的母上大人从小就教育她,不可轻易收人家的东西,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作为一个吃货,第一条她做不到,老是被傅槿宴引诱,那第二条她说什么也要坚守。

    不然她怕苏梅哪怕隔着天涯海角也要提刀追杀上来,想想那个场面就觉得很可怕。

    韩潮粲然一笑,在有些昏暗的角落,面庞莹莹生辉,看上去很是俊美,让人不由得晃了神。

    “别担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礼物,而是一些歌曲。”

    歌曲?这是要给她推荐好听的歌曲吗?

    “哦,好吧。”宋轻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叫宋轻笑,你的名字呢?”

    “宋轻笑、宋轻笑……嗯,真是一个好名字,跟你特别配,呵呵。”韩潮满脸笑意的看着她,随即神秘的说道,“我的名字暂时先保密,你稍后就知道了。就这样,我先过去了,回头见。”

    他端起酒杯,朝她举了下,然后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深深的看了宋轻笑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今晚的猎艳,他放弃了,这么一个灵秀剔透的女孩,他有点舍不得伤害。

    美好的人儿是拿来呵护的,不是拿来伤害的。

    宋轻笑看着这个带着几分神秘色彩的男人,以及听着他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有点无语。

    这就是传说中的——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算了,世界上奇人太多,她还是见识太少,别人喜欢怎样就怎样吧,有事情来了,她接招就是。

    她刚喝下一口酒,就听到方米朵的声音了,“笑笑姐,你在这里呀,我找了你好久。”

    她转过头,看着气喘吁吁的方米朵,招了招手,“你终于找到我了,我在这里坐着不动已经二十分钟了,就怕乱跑了你找不到我。快过来坐,米朵。”

    “哎呀,我差不多快把这个酒吧找遍了,你倒是聪明,稳坐钓鱼台呀笑笑姐。”方米朵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将高高提起的心塞回了胸膛,抱怨的话却没有抱怨的语气,反而显得很开心。

    她上前拉住宋轻笑的手,就带她往舞台的方向走,“还坐什么坐呀,今晚的演唱马上就要开始了,这里视线不好,我们也快过去占一个好位置吧,免得去晚了,依着我们这小身板,只能看别人的后脑勺了。我跟你说哈,那个韩潮可是大帅哥一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