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坑友你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吃力的在人群中扒拉着,第一次痛恨自己娇小的身材。

    p,长这么矮,别人一不留神就把自己踩死了肿么办!

    宋轻笑挤啊挤啊挤,找了半天,始终没有找到走散的方米朵,无奈之下,她只好掏出手机给方米朵打电话。

    然而电话响了半天,始终没有人接听。

    “难道是太吵了,那小丫头没听到?”宋轻笑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的说道。

    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宋轻笑在心里呻吟道:我去,要不要这么多人呀,这些人不回去吃零食刷剧打游戏撸猫撸狗,跑到酒吧喝什么酒,多伤身呀。

    算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坐坐吧,边喝边等方米朵,她就不信那小丫头会一直不看手机了。

    宋轻笑在吧台叫了一杯低度酒,就坐在那里边喝边打游戏,看上去很是自得其乐。

    韩潮带着口罩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坐在那里一个人对着手机傻笑个不停的宋轻笑,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住了。

    宋轻笑今天穿着一身偏正式的衣服和高跟鞋,画了些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又不失清纯,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让人看上去有一种奇异的魅力。

    再加上她皮肤白皙水嫩,五官精致小巧,更是吸引了众多眼冒绿光的男人。

    韩潮看见她笑起来的时候,两只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月牙一般,他觉得她的眼睛会唱歌,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去抚摸。

    还有她嫣红的嘴唇,小巧红润,时不时一咧,看起来笑得很开心,嘴巴还一开一合的,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这个女人真是鱼龙混杂的酒吧里的一股清流。

    宋轻笑玩王者农药正开心,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还是今晚方米朵拉她来听歌的歌手。

    她埋着头,正和人激烈的pk,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清越的声音。

    “这位姑娘……”

    宋轻笑没有抬头,兀自玩着自己的。

    她才不是什么姑娘咧,她是小仙女,这人一定是在叫别的女人,她要是抬头应了,岂不是显得很尴尬。

    嗯,还是打她的游戏吧,当做没听到。

    韩潮见宋轻笑不理自己,眼睛朝她的屏幕上瞥了一眼,顿时眉头一皱,颇受打击。

    他在女人中间一向是所向披靡的那种,老少美丑通吃,又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

    因为一个游戏,就无视他这个大帅哥的存在?

    还有没有天理了!

    况且,来酒吧玩王者农药,这样真的好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一朵奇葩。

    “hell!”他不死心的再度叫了一声,顺便在宋轻笑的肩膀上拍了拍。

    宋轻笑吓得手一抖,反应慢了半拍,顿时没有躲过对面放来的技能,没过一会,就被人杀得片甲不留,倒在地上挺尸了。

    麻蛋,倒是是谁呀!

    这么没眼力见的,没见她正pk到紧要关头吗?

    这下好了,死翘翘了。

    宋轻笑一下子转过头去,怒目而视,她以为会看见一个肥头大耳油腻腻的中年男人,然而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带着口罩的脸。

    这丫的是在玩蒙面大侠的游戏吗?

    在酒吧这种地方,还戴个口罩,怎么看怎么有些……装3!

    呵呵。

    “请问有何贵干?”英雄被杀死,宋轻笑的口气也不甚好,依着她那个小暴脾气,没上去揍他一顿都是轻的。

    然而,宋轻笑知道自己的斤两,上去揍人,她还不敢,怂!

    韩潮一愣,被噎得脸色都变了,虽然他戴着个口罩,有点影响他的帅气,但他身高腿长,穿着时尚,怎么看都是大帅哥一枚呀!

    这个女人为何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像是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一样?

    难道这个世道已经变了?大家都不爱他这种小鲜肉了?

    他觉得自己又受到了打击,沮丧脸!

    他清了清嗓子,一个翻身,姿态潇洒利落的坐到她旁边的高凳子上,摘下口罩,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有魅力的笑容,对宋轻笑说道:“没什么,刚刚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为了表示对姑娘的歉意,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说着,他不顾宋轻笑的反对,叫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推到宋轻笑面前,文绉绉的说道:“请笑纳!”

    宋轻笑:“……”

    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他们认识吗?

    这是打哪里来的路人甲?虽然长得有那么几分姿色,but,比她家那位帅到人神共愤的大总裁差远了好伐!

    她那颗平静的心都不起半点涟漪了,哎,她的境界又高深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其实我就是刚刚看你打游戏打得很不错,所以一时心痒痒,想跟你讨论一番。我平时没事的时候也喜欢玩农药。”韩潮斯文的笑了笑,露出一个小酒窝,看上去像邻家大男孩一般阳光开朗。

    听到他这么说,宋轻笑一下子就放松了戒备,对自己刚才那一番不着边际的yy感到很不好意思,自己的思想竟然这么阴暗,实在是太挫了。

    她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神情自然大方的说道:“原来是坑友呀!你好,你好。”

    韩潮:“……”

    坑友……

    这么奇葩的称呼,真是别样的体验。

    这个女人,果真很有意思,呵呵。

    “你叫我韩就行了。呵呵,一入农药深似海,从此手游是路人,说它是个坑也很对。”

    韩潮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沙哑,却又不显得低沉,反而带着一丝昂扬的清越,让人感觉很舒服。

    宋轻笑有点恍神,不由自主的夸赞道:“你的声音听起来真好听,不去做歌手就可惜了。不过,你的名字听上去怪怪的,韩?”

    “好吧,我叫笑。”

    礼尚往来,大家都说一个字,谁也没对不起谁是吧。

    宋轻笑这样自我安慰着。

    “笑,你来酒吧是喝酒的吗?我见你一直在低头玩游戏。”韩潮好奇的说着。

    “嗨,别提了。”宋轻笑无语的摆摆手,“我其实并不喜欢酒吧的氛围,太吵了,味道也不好闻,只是我朋友非要拉我来,说是一个叫什么潮的歌手唱歌特别好听,简直能让人的耳朵怀孕。”

    “没想到里面人这么多,我和她一不小心就走散了,现在还没联系上。”宋轻笑皱着眉头,相当的郁闷,“这么多人都是来听那个歌手唱歌的吗?我刚开始还有点兴趣,但现在被这一片黑压压的人搞得兴趣全无,还不如坐在这个角落,喝喝酒,打打游戏,等着我那朋友联系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