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能不能矜持一点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突然,她伸出手,出其不意的抱住了傅槿宴,双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胸膛之上,肩膀微微颤抖,久久没有松开。

    傅槿宴被她搂着,双手举在两边,脸上的表情很轻、很淡,若是仔细看,也能发现其中隐藏着的无奈与辛酸。

    终究也是有着感情的,只是无关爱情,不过是相识多年,或多或少也生出了友情,现在朋友要远行,是否还能再见都未可知,心中的酸楚,大家都明了。

    宋轻笑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男人被一个女人搂得那么紧,而且那个女人还一直都在理所当然的漠视自己,还真是挺有胆量的啊!

    她瞪着眼睛,咬着牙,只觉得胸口有一股怨气正在翻腾,汹涌澎湃的想要冲出来。

    丫的简直是欺人太甚,把我当成空气了吗?

    那是老娘的男人,能随便抱吗?

    你丫的不是已经选择放手了吗?还能不能矜持一点儿,你看看你男人,他……

    宋轻笑转过眼眸看着华少翔,却发现他正一副微笑着的模样望着相拥的两人,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温柔情意,不见丝毫的不悦。

    看见他的神情,宋轻笑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默默地在心中对着他鞠了一躬。

    大哥!果然心胸宽阔,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有这样的领悟和觉悟,真的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受我一拜!

    宋轻笑默默地吐了吐槽,眼睛瞥到邱嘉茗手腕上那刺眼的纱布,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算了,算了!这货都已经这样了,现在又要走了,就先不跟她计较了。

    毕竟我要是想抱,随时随地都可以抱,更有甚者,还可以亲亲摸摸,嘿嘿嘿!

    这些都是她做梦都求不来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却是家常便饭。

    如此一想,宋轻笑也就释然了。

    没办法,她就是这么的嚣张,你要是不服,有本事你咬我啊!

    宋轻笑双手抱着手臂,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静静的看着那两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引得傅槿宴微微偏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她,轻扯嘴角,露出一抹带着安慰意味的笑容。

    随后,他本来举着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邱嘉茗的肩膀,声音清朗的说道:“路上注意安全,记得照顾好自己。”

    邱嘉茗窝在他的怀中,轻轻地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虽然低垂着眼眸,但是泛着红的眼眶还是没有逃过在场的人眼睛。

    但是她却并没有在意,抬起手,随便的抹了抹眼角,笑中带泪的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登机了,不然到时候晚了就尴尬了。多谢你们来送我们,谢谢,后会有期,再见。”

    邱嘉茗对着他们摆了摆手,转过身去,走向华少翔,主动牵住他的手,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着他露出一个粲然的笑容。

    很坦然,很恬静。

    华少翔也回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伸出手指,轻轻地拂过她的眼底,将那些泪痕抹去,柔声说道:“我们走吧。”

    他说着,对傅槿宴他们挥了挥手,牵着邱嘉茗的手,一人推着一个行李箱,向着登机口走去。

    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的身影,宋轻笑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傅槿宴关心的问道:“怎么叹气了?”

    宋轻笑扭过头,呲着牙,对着他露出一个假笑,“我就是有些感慨,邱嘉茗在最后走的时候,终于看见到我的存在了,还知道跟我说声再见,我这心里有些激动,激情澎湃的。”

    傅槿宴:“……”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这里面的酸劲儿几乎都有一桶醋了吧。

    果然还是一个小醋缸,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心里都要别扭死了!

    傅槿宴低下头,轻轻地笑了一声,伸手将她的手牵起,握在手心,捏了捏,另一只手爱怜的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地刮了刮,语气宠溺的说道:“小受气包,人都走了,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啊,走吧,回家了。”

    “我可没有生气,”宋轻笑挥手将他在自己鼻尖上的手打到一边,没好气的说,“我就是不爽我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占了便宜,要不是看她刚刚受了伤才出院,身体虚弱,倚着我这个小暴脾气,早就忍不住上手了,看我打不死丫的!”

    傅槿宴看着她一脸傲娇的模样,哭笑不得,“还是算了,聚众闹事影响不好,我可不想一会儿还要去警察局去捞你,太丢脸了。”

    “你丫的是在嫌弃我吗?”宋轻笑单手插着腰,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忿。

    傅槿宴连忙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像我这么正经的人,怎么能嫌弃自己的媳妇儿呢,我嫌弃你,不就是变相的嫌弃了我的眼光嘛!”

    这个媳妇儿,可是他自己当初费尽心思挑选的,现在要是嫌弃了,那打脸岂不是“啪啪”的了。

    宋轻笑皱着眉头,总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别扭,但却是不知道是哪里别扭。

    没办法,她的脑子,一般情况下都不是很好用。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牵着手离开了机场。

    “唉,好无聊啊。”

    方米朵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到宋轻笑唉声叹气的声音,不由得诧异的挑了挑眉。

    “笑笑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想了想,她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顿时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不会是你的稿子又被退回来了吧?”

    “……”

    “或者说,你是不是又没有灵感了?”

    “……”

    宋轻笑瞪着眼睛,噘着嘴,一脸的不满,“方米朵同学,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没有出息的人吗?不是画不出稿子,就是稿子不过关,你就不能想我点儿好事吗?”

    这小丫头,忒不会聊天了!

    要不是我最近有禁忌,不杀生了,就这样的……一天打八次都是少的!

    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宋轻笑丢了一个白眼儿过去,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我就是觉得太无聊了,以前吧,还有个邱嘉茗时不时地在我的面前蹦哒蹦哒,让我的生活有一些乐趣,现在连她都走了,我这一天天的,除了面对着设计稿,就再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了,简直无聊得要长毛了。”

    她说完,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看起来很是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