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送别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华少翔的意思,应该是已经没有事情了,不过你要是想去看望她……那我刚才的问题,你就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了。”傅槿宴挑了挑眉。

    “刚才的问题?”

    宋轻笑挠了挠头发,努力回想着他刚才都说了什么。

    自杀……辞职……离开……

    想到这里,宋轻笑猛然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问:“你说他们两个要离开了吗?而且还是一起走。”

    这样是不是意味着……

    “没错。”傅槿宴看懂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他们两个确实是在一起了,三天后离开市,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送送他们?”

    不是问“要不要去送他们”,而是“要不要一起去”,可见傅槿宴已经决定了。

    闻言,宋轻笑想了想,皱着眉说道:“你带着我一起去,会不会有些不太好,毕竟上一次邱嘉茗请你去家里吃饭,你也是带着我去的,当时她的表情,我可还是记忆犹新,这一次还要……”

    想想可能会出现的画面,她就虎躯一震!

    画面太美好,实在是不忍直视啊——况且对方还是有伤在身,经不起更大的刺激了。

    傅槿宴自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轻笑了一声,“没有关系,我想这个要求,只是华少翔的意思,并没有告诉邱嘉茗,所以她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再说了,我们是夫妻,一起去不是很合情合理的吗?还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着这么理直气壮的回答,宋轻笑觉得自己无言以对,甘拜下风。

    “好吧,你说得很对,那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去吧,好歹也算是认识,他们要走了,我们去送一送也是应该的。”

    听她这么一说,傅槿宴也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行,既然你不反对,那就这么决定了。”

    他说着,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笑道:“没看出来呀,你还挺心慈手软、宽宏大度的。”

    “本仙女一直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不好,只不过你丫的眼神儿不好使,没有看出来罢了。”她说着,还哼了一声,傲娇的一甩头。

    傅槿宴见状,笑得更加开怀了。

    不笑还能怎么滴,纵使你智障多年,我对你仍旧不离不弃!

    转眼间,时间就到了邱嘉茗和华少翔离开的那一天。

    两个人站在机场中,手边只有两个简单的行李箱,完全不像是要离开,反而像只是出去溜达一下的模样。

    经过这几天的精心调养,邱嘉茗脸颊上缺失的肉已经补了回来,脸色红润有光泽,眼眸中也有着淡淡的光彩,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再也不是那天那个面如死灰的模样了。

    有人关怀,感觉就是不一样。

    两个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等待着登机的消息响起,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嘉茗。”

    听到声音,邱嘉茗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傅槿宴,眼眸中盛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槿宴,你怎么、怎么会来这里?”邱嘉茗一脸诧异的问道。

    傅槿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华少翔,淡声说道:“他给我打电话,说你们要离开了,我和笑笑商量了一下,来送一送你们,毕竟也算是相识多年,你走,我总不能置之不理。”

    闻言,邱嘉茗更是十分惊讶,她扭过头去看着华少翔,喃喃地说:“你怎么都没告诉我呢?”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啊,”华少翔对她笑得十分宠溺,“况且我也不确定他们会不会来,若是提前告诉了你,他们却没来,你岂不是要空欢喜一场?”

    “现在这样多好。”

    邱嘉茗看着他笑容中隐藏的淡淡苦涩,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站在她对面的傅槿宴看着她的手腕,那里依旧缠着纱布,可见伤口还没有彻底愈合。

    “伤势怎么样了,恢复的还好吗?”

    “还、还好。”经他这么一说,邱嘉茗下意识的将手背到了身后,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伤口已经在愈合了,只是为了避免我一不小心拉扯到伤口,所以才一直缠着纱布的。”

    华少翔看着她背在身后的手,抿了抿唇,伸手握住她的手。

    感受到从背后给予的温度,邱嘉茗下意识的偏过头去,不经意间撞进一双深邃却又饱含深情的眼眸,像是被一记重锤敲击在心上,荡起了层层涟漪。

    有人一直在身后护着,这种感觉,果然很美好。

    邱嘉茗微微勾唇,对着他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扭过头来看着傅槿宴,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稳淡然,“傅……傅槿宴。”

    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傅槿宴突然有些恍惚。

    这几年来,因为邱嘉茗对他的感情,她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直接的叫过他的名字了,每一次都是“槿宴,槿宴”的喊,显得两个人很是相熟。

    其实傅槿宴并不喜欢这样,他的性子比较冷,若是亲近之人,怎么叫他都无所谓,但是一般的人,还是正正经经的叫他的名字比较好些。

    没错,即使已经相识多年,可是在他的眼里,邱嘉茗依旧只是个一般人,并没有任何的特殊。

    “傅槿宴,辞职信我已经给你送过去了,这些年我在公司忙上忙下,也挺累的,也是该找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趁着我还年轻,不能将一辈子的时间都耗费在这上面,所以我想要出去走走,和少翔一起,将我之前都忽略了的那些美好的景色,都仔仔细细的看一看,不能虚度了我的光阴。很抱歉,走的匆忙,都没有提前和你说一下,还请见谅。”

    她的语气温婉淡然,神情平稳,再也不见之前那种癫狂的模样。

    仿佛真的像是已经放下了一切。

    或许真的是经历过生死之后,才能将往事看淡,获得新生吧。

    傅槿宴抿了抿唇,淡然一笑,朗声说道:“嘉茗,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就将自己拘泥于此,抬头看,前面路上风景会更加美好。你去吧,若是玩累了,想回来了,傅氏里面,依旧会留有你的一席之位,谁也不能取代。”

    “我知道,谢谢你。”

    邱嘉茗笑的舒心爽意,她轻轻地摆了摆手,将被华少翔握住的手挣脱开,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了傅槿宴的面前,眼眸一转不转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