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能不能来送送我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华少翔长长的舒了口气,声音又变得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温和,“嘉茗已经脱离危险了,她自杀的那一天,我救了她,现在她休养得很好,而且,她也终于想明白了,终于愿意放手了,所以我们决定离开市,出去走一走,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那么绚丽,总会有更好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探寻。而这里,已经不再是我们的需要了。”

    傅槿宴听着他在电话那头的声声感慨,心中涌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像是一件已经纠结了许久的事情,在最后的时刻终于解开,有一种豁然开朗重获新生的感觉。

    邱嘉茗选择离开,不管从哪方面想,都是对双方最好的结果。

    “很抱歉,我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平心而论,你们的选择是最正确的。在这里,给嘉茗留下的印象不是很美好,不如出去走一走,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你们总会有新的发现。”傅槿宴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伤感。

    “这个是自然。”华少翔笑道,语气爽朗又轻快,“可能你还不知道,嘉茗已经同意和我在一起了。虽然我知道,这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她想要忘记过去,但是无论如何,对于我来说,这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要牢牢地把握住,绝对不能平白的流失。”

    闻言,傅槿宴也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那我也要恭喜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真挚的祝福,没有一丝一毫的嘲讽或者是奚落。

    为什么要嘲讽呢?每一个用真心对待感情的人都值得尊敬,在这样喧嚣的尘世中,还愿意守着自己的一份真心,去守护一份感情,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得到他的祝福,华少翔更是开心得不能自已,他舔了舔唇瓣,终于说出了自己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希望你不要拒绝。”

    “请我帮忙?什么事情?”傅槿宴疑惑的问道。

    “就是……”华少翔咬了咬牙,仿佛豁出去一般,终于开了口,“就是我们走的那一天,你能不能、能不能来送送我们,送送……嘉茗?”

    此话一出,傅槿宴一愣,脸上的神情莫名,让人看不清其中的含义。

    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尴尬的沉默在其中蔓延。

    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华少翔忍不住了,干笑了两声,“那个,我就是提一个建议,有这么个想法,但是绝对没有逼迫的意思,去不去取决于你,不用勉强。三天之后的机场,十点半的飞机。好了,你有事就继续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一连串的话说完,也没给傅槿宴反应的机会,便匆匆挂断了电话,省得直接被拒绝,那就更尴尬了——虽然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想傅槿宴去!

    但是为了邱嘉茗,为了她能够开心一些,那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傅槿宴握着已经没有了声音的手机,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面前,那封辞职信还明晃晃的摆在那里,很扎眼。

    下班之后回到家,宋轻笑已经抱着一盆水果,坐在电视前面笑得前仰后合,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

    看着她笑得开怀的模样,傅槿宴也不由自主的弯了嘴角。

    他脱下外套,挂在一边,缓步走到她面前,轻咳一声。

    听到声响,宋轻笑“唰”的一下扭过头来,嘴还保持着大笑的状态。

    从傅槿宴的角度俯视看去,她的嘴里似乎还有一个圣女果没有咀嚼完,“残肢断臂”的躺在她的嘴里,模样看起来十分呆萌可爱。

    然而,他却是嫌弃的皱了皱眉,指着她的嘴,毫不客气的说:“你能不能先把你嘴里的东西吃干净?磨磨唧唧的,简直不能更埋汰。”

    宋轻笑:“……”

    卧槽,什么鬼?刚回来火气就这么冲?

    而且什么叫做“埋汰”,老娘明明是一个这么爱干净的人!

    丫的简直是欺人太甚!

    愤然的宋轻笑将自己的不满都发泄到了嘴里的圣女果上,“咯吱咯吱”咬得特别带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咬钢筋!

    傅槿宴自然也感受到了她的“哀怨”,不由得轻笑出声,一屁股坐到她身旁,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揉,眼神与动作都充满了爱怜。

    宋轻笑噘着嘴,皱着眉,伸手就要将他的手打向一边,只是手刚抬到一半,就听到他清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邱嘉茗自杀了。”

    宋轻笑:“……”

    hf!我靠!什么鬼!

    “但是被华少翔救了回来,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傅槿宴继续说道。

    宋轻笑:“……”

    尼玛的大喘气,差点儿吓死我!

    “邱嘉茗今天送来了辞职信,而华少翔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要离开市了。”

    宋轻笑:“……”

    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华少翔希望我去送送她,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最终,傅槿宴笑着将自己的问题抛了出来。

    而宋轻笑则是一脸懵逼,双眼无神,迷茫的望着他。

    对着傅槿宴那双带笑的眼眸看了许久,她才终于将这几个消息消化整理完毕,瘪着嘴,一脸的气愤,“你丫的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说一句,停一下,差点儿把我吓死,你知不知道!”

    面对自家小媳妇儿的控诉,傅槿宴表示很委屈。

    “这么多消息,我当然要一条一条的向你汇报啊,不然的话,我怕你消化起来费劲。”

    他说得头头是道,每一处似乎都在为她着想。

    但是宋轻笑早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很嫌弃的丢过去一个白眼儿,没好气的说:“你可拉倒吧,不就是想要故意吓吓我,理由还找得那么冠冕堂皇,没意思!”

    撇了撇嘴,她又拉住傅槿宴的手问道:“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邱嘉茗真的自杀了?那她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我们要不要去看望一下她?”

    虽然邱嘉茗之前给她造成了许多困扰,可终究也不过是一个被情所困的可怜女人罢了,以前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没有必要耿耿于怀,必要的时候,还是要适当的表达一下自己的关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