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辞职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少翔,你说得对,何不给自己另外一种选择呢,为什么要在一条通往悬崖的路上一去不回头呢?我想明白了,我想过另外的人生,我想好好被人爱、被人呵护,我想放下我所有的伪装与坚强,做最真实的自己,嬉笑怒骂无所顾忌,而不是无止境的追逐着那个不爱自己的人,终日带着面具生活。”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颠沛流离到现在,可以结束了。祝福我吧,少翔,我觉得我好像新生了。”

    邱嘉茗泪眼朦胧的笑着说道,声音里是久违的轻快与调皮。

    当你决定告别自己种种往事时,会不会在心底流下一滴眼泪?

    “祝福你,恭喜你,我的嘉茗,等你好了后,我们就离开这座城市好吗?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我们不要把自己固守在这个小小的市了好吗?”华少翔在她额头深情的吻着,觉得自己此时犹如置身幻梦中,美丽得不可思议。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那他再也不愿意醒来。

    “嗯,我都听你的,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邱嘉茗乖乖的点点头,那乖顺羸弱的样子,让人格外疼惜,想要捧在手心一辈子好好呵护,免她颠沛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让人想要给她世界上最好的物质,与最好的爱情。

    两人经历了这一场大起大落,此时心里都格外感慨。

    室内一时静谧得针落可闻,他们静静的拥抱着,不言不语,气氛也不尴尬。两人没有悲伤、没有绝望,有的只是释然、只是轻松,与对未来美好的设想。

    与往事告别,大步走,别回头。

    几天之后,邱嘉茗伤势转好,华少翔为她办了出院手续,将她送回了家。

    安顿好之后,华少翔便提出了离开,“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也去收拾一下,将咱们需要的东西都整理一番,到了走的时候也方便许多。”

    他说完,伸手爱怜的在她头顶轻轻地抚摸一下,然后转过身去。

    只是华少翔刚转过身去,就感到身后有一个人拥了上来。

    他低下头看去,只见一双纤细的手臂紧紧地环着他的腰,其中一只手腕上还贴着纱布,即使是一样的白色,也显得很是刺眼。

    “少翔,你别走好不好,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太害怕了……”

    虚弱又无力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伴随着星星点点的温热气息呼在他背后。

    华少翔握着她的手臂,缓缓转过身来,就看到一张泫然欲泣的脸,眼眶泛红,眼眸中有着点点泪光在闪烁,本来就是巴掌大的一张脸,因为这一次的事故,更是瘦了一大圈,弱弱小小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

    他望着邱嘉茗那可怜的模样,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一样,很疼很疼。

    华少翔知道,这里给她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毕竟,她曾经在这里,绝望的划破了自己的手腕,现在即使已经打扫干净了,却还能依稀能嗅到些许淡如云烟的铁锈味儿。

    那是存留在她心中的味道,挥之不去。

    华少翔抿了抿唇,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他双手扶住邱嘉茗的肩膀,深情的注视着她的双眼,语气温柔中带着淡淡的呵护,“嘉茗,要不这样,你……你这几天跟我去我的家里住好不好?然后看看哪些是你需要的东西,你告诉我,我帮你收拾起来,这里,我们暂时就不回来了。”

    闻言,邱嘉茗缓缓的点了点头,苍白的唇瓣轻轻开启,“好。”

    于是,她被安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华少翔按着她的要求,将她的一些必需品收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之后的豁然,邱嘉茗对很多东西都已经看得很轻,以往喜欢的珠宝首饰和华丽的衣服,现在都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她让华少翔收拾的,也不过是一些生活必需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好了,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华少翔提着一个小行李箱,走到了邱嘉茗的面前,微微弯下身子,轻抚着她瘦弱的脸颊,柔声的说:“回去之后,我给你做一些好吃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一定要把你掉下去的这些肉都补回来,争取把你变成圆滚滚的模样。”

    听到他的形容,饶是邱嘉茗身心俱疲,也被他逗得笑了起来。

    看到她终于展露笑意,华少翔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定。

    无论如何,能笑出来就是最好的。

    只要还能笑,就说明心中还抱有希望,对生活还抱有幻想。

    又过了几天,一封辞职信被送到了傅槿宴的手中。

    看着被陈盛送来的邱嘉茗的辞职信,傅槿宴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总裁,这是邱总监送来的,说是想要辞职,剩下的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陈盛说着,也是一阵无奈。

    他一大清早还啥都没干呢,就被丢过来一封辞职信,还是那一位的,简直是太诡异了有木有。

    傅槿宴看着手中的那封辞职信,陷入了沉默之中。

    陈盛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突然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将傅槿宴的神思拉了回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眼中闪过一抹沉思,按下了接听键。

    “华少翔,你找我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华少翔抿了抿唇,低声说道:“嘉茗送去的辞职信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你有什么事?”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冷漠,显得很不耐烦。

    华少翔自然是听出了他的意思,突然就生出了不满,声音也变得很生硬,“傅槿宴,你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嘉茗为什么要辞职,你知道她前几天自杀了吗?”

    自杀?!

    傅槿宴的心原本平静无波,结果他这两个字像是一记响雷一般,在他的耳边炸开,顿时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

    “你什么意思?什么自杀?邱嘉茗她怎么样了?”他握着手机的手一紧,急忙问道。

    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至,伴随着浓浓的关切与焦急,华少翔听在耳中,却并不感到嫉妒,反而有些开心。

    至少傅槿宴不是一个这么绝情的人,在听到多年的助手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还能适当的表现出自己的担忧——即使是出于友情,而非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