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抢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只见邱嘉茗倒在浴室的地上,脸上一片苍白,手腕上,细长的伤口在温水的冲刷下还在汩汩的流着鲜血,地上一地血红,刺目之极。

    华少翔拔腿就冲了上去,他踩着鲜血,来到邱嘉茗身边,轻轻将她抱在怀里,神情惊恐的大喊道:“嘉茗,嘉茗你醒醒,我是少翔,嘉茗,你别吓我啊。”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了无声息,胸口不再起伏的样子,华少翔心里泛上一片浓重的黑暗,几欲将他吞噬殆尽,让他承受不住怀里的重量。

    他艰难的俯下身,将耳朵靠在邱嘉茗的胸口,没有听到心跳声时,脸色一片死灰,在心里大声咆哮着: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不,他不相信嘉茗就这样死了。

    他咬紧牙关,哆嗦着手,凑到邱嘉茗的鼻子下,感受着她的鼻息。

    良久,手下才感受到一点点微弱的气息,华少翔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片狂喜,眼里也爆发出一道亮光,他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20。

    谢天谢地,嘉茗还活着,她还活着……

    市医院的高级病房内,华少翔静静的坐在病床旁边,看着带着呼吸机的邱嘉茗。

    因为失血过多,她脸色仍旧一片苍白,身形消瘦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

    华少翔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还好早送来,要是再晚一会,只怕我们也回天无力了,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等过了今晚最危险的时候,就好了。

    要是再晚一会……他简直无法想象,自己要是没有那一阵冲动,从酒吧飙车到她家,她此时是不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想到这个场景,他就心痛得无法言说。

    “嘉茗,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男人自杀?他到底有哪点值得你这样做的?为什么啊……”

    华少翔双眼无神的盯着鲜红的血液,从袋子里沿着透明软管,一滴一滴的没入邱嘉茗的体内,又想起了刚刚满眼的血红,仿若人间地狱一般的浴室。

    那成了他此生最不愿回想的场景之一。

    呵,他喜欢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自杀。

    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仿佛昨天,邱嘉茗还是那个青春活泼、面带微笑、意志坚韧的女孩,时间一个快进,就到了如今的地步——她满身鲜血的躺在地上,血仿佛永远也流不完。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体内竟然有这么多血。

    “嘉茗,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华少翔定定的看着呼吸微弱的她,胸口一起一伏,虽然幅度不大,但也可以看出生命的迹象。

    “或许,你即使听到了也不愿意听吧,因为我总是在劝你放弃傅槿宴,也许你会认为这是我喜欢你的缘故,所以想你放弃他,和我在一起。然而,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告诉你,你真的爱错了人,他永远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永远也不会接受你的。我也是男人,男人很了解男人,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些外在的条件就爱上你,即使你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

    空气静谧,室内一时安静得只能听见华少翔低沉的声音。

    “所以即使你今天为了他去死,他也不会勉强自己和你在一起的。世界上唯一不能勉强的就是爱一个人,因为这个,连人们自己都控制不住。就像我爱你一样,呵呵,多么讽刺,又多么现实。即使我这么痛苦,即使只能远远的看着你,我也控制不住不去爱你啊。喏,你看,我们多么可悲。”

    知道邱嘉茗不会回应自己,华少翔索性将埋在心中已久的话说了出来。

    只是今天他的心情很低落、很消沉,整个脑子都被刚刚那惊魂的一幕占据了,不能思考太多,所以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多加思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这一晚上,华少翔静静的守着昏迷的邱嘉茗,一夜未曾闭眼。

    直到第二天一早,华少翔感觉握在手里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动,他立马睁开假寐的双眼,紧张的盯着床上的人。

    只见邱嘉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似乎对于自己所处的地方十分陌生,她眨了眨眼,艰难的转动脖子,向四周看了看。

    良久,记忆终于回到脑海里,她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自然也明白现在的情况代表着什么——她被华少翔救了,她自杀失败了!

    “嘉茗,你终于醒了。”华少翔惊喜的出声,似乎是怕吵到她一样,他又刻意压低了声音。

    “少翔,你救我干什么?”邱嘉茗动了动嘴唇,眼神复杂的望着眼前这个略有几分憔悴的男人,他眼睛下方有着明显的阴影,下巴上胡渣稀稀疏疏的冒出来,昭示着他一夜未眠的事实。

    华少翔并没有放开握着她的手,而是又紧了紧,抿了抿唇,他才艰难的出声说道:“嘉茗,你为了他自杀,有想过你亲人朋友的感受吗?你知不知道,昨晚看到你倒在血泊里,我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他自嘲一笑,“或许,那是我这辈子最狼狈最心慌的时刻了。怎能不救你,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眼前香消玉殒吗?抱歉,嘉茗,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对陌生人尚且做不到视人命如草芥,何况是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

    “或许你心里在怪我多管闲事,没关系,你尽管责怪吧,我会遵从自己心里的想法,将你救回来。而且,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

    望着他眼底坚决的光芒,邱嘉茗心里那些怨怼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另外一种叫做委屈的情绪弥漫上来,将她眼睛模糊得看不清眼前之人。

    “对不起,少翔,害你担心了。”她眨了眨眼,两行眼泪从眼角流出,很快就没入鬓边,消失不见。

    见她哭得如此安静,如此隐忍,华少翔心里一痛,连忙起身坐在她旁边,将她扶起来,轻轻的拥在怀里,一只手揽着她瘦弱的肩膀,另一只手温柔的为她拭着眼泪。

    “我知道你心里痛苦、难受,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放心,嘉茗,在我怀里,你是安全的、被爱的,毫无顾忌的哭吧,我永远都陪在你身边。”

    这句话就像一个神奇的咒语,一下子打开了某种未知的秘境。

    邱嘉茗眼里的泪水顿时再也无法控制,就如同她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一样,一瞬间决堤了,纷纷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