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勤劳的小仙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看着满屋子的狼藉,顿时老脸一红,在心里暗叹一声:糟糕,竟然没来得及清理“犯罪”现场,这下被逮了个正着。

    她讪讪一笑,尴尬一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做出蛋糕来。相信我,我绝壁不是要将厨房弄得这么乱的。”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做蛋糕了?”傅槿宴没再毒舌她,反而问起这事。

    “唔……”宋轻笑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最后,她看到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猜到了几分,于是心一狠,不管不顾的说了出来,“我就是想着你喜欢吃甜食,我就试试在家里自己做蛋糕。没想到……”

    没想到失败得这么彻底,还被他看到了。

    都怪方米朵,出的什么“馊主意”,这下她是彻底没脸见人了!

    宋轻笑貌似忘了,是她自己对这事念念不忘的,连下午工作时,无意识画出来的画都是一个蛋糕的形状。

    傅槿宴听到她这么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慢慢挽起衬衣袖口,边挽边向宋轻笑走去。

    “别呀,槿宴,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哈,那样不文明,那样是家暴,不道德的。”宋轻笑见状,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小嘴里霹雳啪啦吐出一连串话,“况且,我只是浪费了点奶油,我赔双倍好不好,咱们是文明人,要用文明的手段来解决这事。太激烈的手段会伤了和气。”

    闻言,傅槿宴只觉得头顶飞过一排乌鸦,一会排成s形,一会排成b形,完了,还留下一地鸟屎。

    他黑着脸,几步走到宋轻笑身边,在她“惊恐欲绝”的眼神中,恶狠狠的赏了她一记爆栗,嘴里不客气的说道:“你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我真的很想撬开看看。”

    “大侠饶命,撬开脑袋我就死翘翘了,你就没有老婆了!”宋轻笑捂住头,痛得眼泪花花的,却还是不忘正事,好心的提醒他。

    “像这么单蠢的老婆,我真怕拉低我后代的智商。”傅槿宴嘴角挑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说道,那话里,却又分明含着浓浓的宠溺。

    “你以为我是来打你的吗?宋轻笑。”

    宋轻笑怯怯的抬起头,很是诚实的点点头,“对呀,毕竟我把厨房搞成了这个样子,我觉得打我都是轻的了,我真怕你扛着四十米大刀杀过来。”

    “你想得没错,我现在是很想扛着四十米大刀砍下去。”傅槿宴大方的承认,随即话锋一转,语带叹息的说道,“可是现在男女比例这么失调,我要是将我媳妇弄没了,又上哪里去找一个呢?虽然你蠢是蠢了点,但好歹也是一个女人呀是不是?”

    宋轻笑:“……”

    卧槽,你这么好心,那劳资是不是该感激你?

    气死她了,你丫的才蠢,你从从头顶到脚趾头,每一个毛孔都写着大写加粗的蠢!

    傅槿宴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心里涌起一股莫大的快感,逗自家媳妇就是这么好玩,太开心了。

    刚刚他听说宋轻笑想给他做蛋糕,软得心都化了,有个这么贴心的老婆,他又怎么舍得伤她一丝一毫呢,宠都来不及呢。

    他是傻了才会真欺负她!

    “闪一边去,别妨碍我。”

    傅槿宴将宋轻笑拎到一边,认命的收拾起来,谁叫他娶了个这么可爱的老婆,他不收拾烂摊子谁来收拾!

    宋轻笑见自己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顿时气也顺了,心也不跳了,浑身也不僵硬了,面部也柔和了,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也跟着傅槿宴一起收拾起来。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着傅槿宴的帮忙——好吧,他是主力,本来还是一片狼藉的厨房,没一会就被收拾得十分干净,又是焕然一新的感觉。

    宋轻笑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是满意的拍了拍手,点着头赞许地说道:“真干净,果然我还是一个勤劳的小仙女。”

    听着她这话,一旁的傅槿宴挑了挑眉,脱下手套,缓步走到她面前。

    宋轻笑正在那里沾沾自喜,突然面前笼罩了一个黑影,她抬起头来,冷不丁的撞进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之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

    “怎、怎么了,有事、有事吗?”

    “没什么太重要的事,”傅槿宴轻嗤一声,一伸手,向着她的后面一杵,壁咚!

    “我就是想看看,‘勤劳的小仙女’是长得什么样子的。”

    宋轻笑:“……”

    对上他饱含深意的眼神,她缩了缩脖子,顿时换上一个笑嘻嘻的十分谄媚的笑容,“长得就是普普通通,没啥特别的,再说了,你也不是没见过,不是还天天睡在一起的嘛。”

    睡在一起……

    有的时候,傅槿宴也有些承受不住自家媳妇儿的跳脱。

    特么的她明明就是一个生性羞涩的人,偏偏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就是这么的简、单、直、爽!

    他这脆弱的小心脏还真是有些承受不起啊!

    与她对视许久之后,傅槿宴终于无奈的举手投降了,“你说的还真是有道理,我简直无力反驳。”

    闻言,宋轻笑的表情瞬间变得神采飞扬起来,明媚如阳,仿佛还在闪闪发光。

    看着她神情生动的模样,傅槿宴心中升起了点点悸动,眼眸中的神色沉了又沉,终于不愿意再忍下去,单手轻抚着她光滑的脸颊,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上去。

    突然被亲,宋轻笑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

    不知是不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傅槿宴微微的皱了皱眉,稍稍侧后些许距离,喑哑着声音说道:“小傻子,把眼睛闭上。”

    宋轻笑下意识的将眼睛闭上了。

    闭上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丫的刚才叫谁小傻子呢!

    这一边的两人甜甜蜜蜜,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而另一边的邱嘉茗却是过得不太好。

    自从在办公室再一次被傅槿宴厉声拒绝之后,深感受伤的邱嘉茗又请了很久的假,躲在家里暗自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