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今日不宜下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这么人见人爱的小姑娘,怎么就不适合这四个字了!”方米朵不服气了。

    一脸无语的宋轻笑:“……”

    方米朵小盆友,就凭你这句话,就不适合这几个字了!

    “突然有点饿了呢,米朵,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拿个东西,很快就来。”宋轻笑的肚子突然咕咕乱叫起来,她摸了摸,对方米朵说道。

    没一会,宋轻笑就拿着两个盒子过来了。

    “当当当当,你喜不喜欢蛋糕?”两人坐在凳子上,宋轻笑将一个盒子推到方米朵面前,笑嘻嘻的说。

    方米朵双眼放光的点点头,“哇,有好吃的,我又有口福了。喜欢喜欢,我最喜欢吃甜食了。”

    宋轻笑挖起一口,满足的放在自己嘴里,用舌头细细品尝着,充分享受着味蕾上的感觉,眯起了眼睛感慨着,“吃甜食果然能让人心情变好,我突然想起,傅槿宴也爱吃甜食,比我还喜欢。”

    一个不小心,她就泄露了傅槿宴的秘密。

    “哈哈……”方米朵没忍住,笑出了声,“男人不都是对这东西敬而远之的吗?他们不都比较讨厌这黏糊糊甜腻腻的口感的吗?没想到傅总倒是一朵奇葩,竟然这么爱吃甜食,真的是真人不露相哇。”

    “那笑笑姐,你会不会做甜食?”

    “我之前去上过一段时间的甜品课,学习了做蛋糕蛋挞烤小饼干什么的,不过蛋糕不常做,还是小饼干烤得最好。”宋轻笑再度吃了一勺奶油,笑了笑,“这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动手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希望没把老师教的都还给她,不然她估计会气得吐血。”

    “既然傅总这么爱吃甜食,那笑笑姐你为何不在家里亲自给他做呢?这样也好显得你贤惠体贴不是!”方米朵突然建议道,“你想想啊,看着傅总吃你亲手做的甜食,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满足?”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显得我贤惠体贴!我本来就很贤惠体贴好不好!用不着‘显得’啊亲。”

    方米朵:“……”

    你这么会抓重点,你老公知道吗?

    我们现在是在说做蛋糕、做蛋糕啊亲!

    咱的思维能不能别像一匹脱缰的……野狗?

    “不过你这么一说,倒好像有几分意思。”宋轻笑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她脑海中很应景的出现了傅槿宴那张吃得一脸满足的脸,吃完了,他还色情的舔了舔嘴角,说了一句——夫人,真是美味呢!

    她红着一张脸,娇嗔的反驳:不是夫人美味,是蛋糕美味!

    啊呸呸呸,怎么还演起戏来了呢,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方米朵看着宋轻笑一脸的春心荡漾,捂着嘴笑了起来,打趣道:“你在想什么呢?脸都快着火了。”

    宋轻笑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发觉温度很正常,这才发觉自己被她戏耍了,于是龇牙咧嘴的看着她,“好哇,你个小丫头,竟然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伸出右手在盒子里抹了一把,然后迅速点在方米朵的额头上。

    方米朵不妨她有此举动,被点了个正着,顿时吱哇乱叫,“哇,你作弊,你偷袭。”

    看着宋轻笑跃跃越试的还想来,她急忙举白旗投降,“别别,宋女侠饶命,我认输,我跪下唱征服。”

    论体力,她还是不如宋轻笑,真要疯起来,吃亏的多半是自己,所以她很识时务的讨饶。

    看见宋轻笑笑嘻嘻的一屁股坐了回去,方米朵安抚下那颗报复的心,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顿时戏精上身,开始切换演戏模式。

    “哦,天呐,我的绝世美貌被毁了嘤嘤嘤,你好狠的心呀,对着我这么一个清纯可爱无敌的小姑娘也下得去手,你简直是太残忍了呜呜呜……你个负心汉……”

    宋轻笑两边的太阳穴跳了跳,她有一种捂住她嘴的冲动。

    “米朵,你就是一被设计耽误了的天才演员呀!”

    你才是负心汉,你从头到脚都是负心汉!

    方米朵立马停止假哭,神情严肃的问道:“讲真,我演戏真的很好吗?”

    ……

    宋轻笑:“好,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

    这么切换自如的表情,这么深情的带入感,她只能仰望。

    方米朵就像找到了组织一般,激动的说道:“哇塞,我的演技终于得到认可了,不枉费我每天看的那些电视剧。”

    宋轻笑“……”

    米朵,你醒醒,快醒醒!

    你不知道我说的是反话吗?

    哎,这孩子,已经神经错乱了。

    下班后,宋轻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道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东西。

    她始终记得方米朵的话——在家自己给傅槿宴做甜食。

    所以一下班,她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筹备了,她已经在脑海里幻想了无数种傅槿宴一会回来吃到蛋糕的表情,无一例外都是满足得不能再满足了。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宋轻笑千想万想,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可能性,就是——自己特么的都快忘光了!

    在第十次失败后,宋轻笑看着流理台上的奶油,陷入了森森的挫败感与自我怀疑中。

    难道之前做成功的那些蛋糕都是假象吗?难道只是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学的烹饪?

    不然为毛她今天一次也没成功过啊摔!

    难道是今天流年不利,万年历上写着——今日不宜下厨?

    “对!一定是这样!”宋轻笑自顾自的安慰道,催眠自己,除了这样,她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了。

    “这样是哪样?”

    冷不防,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吓得宋轻笑差点一蹦三尺高。

    槽!吓屎她了。

    “你属猫的吗?走路都没声音,你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她心有余悸的拍着上下起伏的胸口,很想冲上去狠狠掐着他的脖子说这句话。

    但看了看双方的身高差距,她只能认怂。

    “哦?你对着满厨房的奶油思考人生大事,反而怪我没叫你咯?”傅槿宴斜靠在门上,双手抱胸,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

    他在走进来时就喊了宋轻笑好几声,无奈她想得太入神,还在那里自言自语,他只好提高声音,试图将她神游天外的神智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