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也要重新拍婚纱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且你知不知道,tk很难请的,不是说你有钱就可以请到。看样子,傅槿宴估计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托了许多人,才能请到他们。你这傻丫头,真不知道上辈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简直让人嫉妒得质壁分离啊!”

    宋轻笑捂着被戳得有些发红的额头,听着她在耳边絮絮叨叨的感慨,心像是泡在了温热的蜜水中,又甜又暖。

    傅槿宴,他背着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吗?

    “不行,我也要!”

    欧珊珊噌的一下子站起来,吓得宋轻笑下意识的向旁边躲了躲,以免被这个发疯的女人伤害到。

    丫的明显的神智出现了问题!

    “你你你……你要什么?”

    “我也要去拍婚纱照!”欧珊珊梗着脖子吼道。

    宋轻笑听的一脸懵逼,“拍婚纱照?可是我记得你已经拍过了啊,为什么还要……”

    “之前的那个怎么能算数!跟你这个一比,我那个简直就是一坨屎嘛,我心里太不平衡了!”

    当时拍婚纱照的时候,她正巧怀着孕,正是吐得最厉害的时候,所以婚纱照拍的确实是……勉勉强强,要不是他们两个本身就长得十分耀眼,盖住了那些缺点,那套婚纱照就真的可以称之为“狗屎”了。

    欧珊珊纤手一挥,气势如虹的说道:“我也要去让tk给我拍一套,这个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看了就已经忍不住了,必须要拎着安德烈去重新拍一次!”

    “可是……”宋轻笑怯生生的举起手,“婚纱照拍两次,不是算二婚吗?”

    此话一出,欧珊珊的身体猛的一僵,仿佛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来,看着她,呲牙一笑,“二婚?你丫的才二婚!居然诅咒我,是不是欠抽!”

    被劈头盖脸的一阵吼,宋轻笑吓得想要抱头鼠窜,“我也是说的是实情嘛。”

    妈呀,姗姗发威好恐怖的说,这个女人,生了孩子之后脾气就变得暴躁了,说好的母性温柔的呢?

    都给她干儿子了是吧!

    “那也不算!”欧珊珊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当时是带着越洋拍的,算是……全家福,这一次是我们单独两个人拍,才是真正的婚纱照,意义不一样!”

    “还有这种全家福吗?我在你的婚纱照上都没看见我干儿子好吧!明明只有两个人,他当时只能算是……胎儿吧?”宋轻笑森森的震惊了,生平第一次听说这种全家福。

    简直是……画风清奇!

    欧珊珊撇撇嘴,“反正不管是不是,都不能阻止我去拍的决心,现在我的身材恢复了很多,前凸后翘更丰满了。拍起来一定美美哒。”

    她说着说着就开始自我陶醉了,毕竟,生完孩子的这一年,因为要母乳育儿,她不能减肥。

    为了让安越洋的饮食更有营养,她只能不停的吃好吃的,吃不下的时候,就逼自己吃,那种滋味,特么的简直终生难忘!

    现在慢慢加了辅食,她也不用那么痛苦了,人自然也瘦了不少。

    说到这里,宋轻笑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丫的主要还是嫌弃自己胖了,腰粗。

    “所以你一直寻思着重新拍一套是吧?”

    这下看见她的婚纱照了,理由自然妥妥的,没毛病。

    “嗯哼!”欧珊珊傲娇的哼了一声,“姐就是这么庸俗、俗气,就是想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留下来。我也要去请tk给我们拍摄,这件事就让安德烈去搞定吧!”

    说罢,欧珊珊又双眼放光的看着宋轻笑那些婚纱照,眼中垂涎的意味不言而喻,就像一只小狗看见了一根……肉骨头!

    “哇哇哇哇……”突然,一阵啼哭声响起,惊醒了正在做美梦的欧珊珊。

    她赶紧向旁边看去,只见安越洋在一堆玩具中委屈的哭了起来,连忙将他抱起。

    宋轻笑也紧张的凑过去,“姗姗,我干儿子怎么了?是不是尿了?或者饿了?”

    欧珊珊看了一下,然后嗤笑起来,“这小子呀,哪里是尿了饿了,分明就是不爽自己被忽视了,他在求关注,这德行,跟他爸爸一模一样。”

    “哈哈,我干儿子真可爱、真聪明。”宋轻笑在他白嫩光滑的脸上轻轻抚摸着,眼中笑盈盈的。

    “你说像他爸爸,难不成我们的小天王在家里也是这样傲娇的性格吗?千方百计求姗女王的关注、虎摸?”

    英俊帅气个子高大的明星安德烈,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欧珊珊怀中撒娇……

    我去,好辣眼睛!

    只要一想到那个场面,宋轻笑就觉得人生真是太特么玄幻了。

    妥妥的颠覆三观呀!

    “关于这事,槽点一大堆,我已经无力吐了。”欧珊珊做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眉毛一跳一跳的,“我总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坑里面。”

    宋轻笑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你呀,就好好享受这甜蜜的折磨吧。”

    “你个小没良心的。”欧珊珊白了她一眼。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姗姗。”宋轻笑瞪大了眼睛,为自己鸣不平,“你要我怎么有良心,难不成将你从安德烈那里夺过来吗!我怕安德烈提刀杀上门,更怕他的那些粉丝提刀杀过来,在我门口围追堵截。”

    她还没活够呢。

    两人叨叨叨的聊了好久,欧珊珊才带着安越洋心满意足的回去。

    果然,人是社会性动物,必须得经常跟别人交流交流,吐个槽什么的,气才会顺,心情才会好,不然绝壁会闷出毛病来。

    办公室,宋轻笑坐在旋转椅上,将画好的草稿点击保存,站起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端着自己的杯子就去茶水间了,刚好碰上前来接水的方米朵。

    “hell,米朵小美人。”宋轻笑吹了个口哨,流氓似的打着招呼。

    方米朵咧开嘴,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笑笑姐,你这样我很不适应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妇女。”

    “噗。”

    听到她这么彪悍的话,宋轻笑刚喝下去的水很不幸的喷了出来。

    “咳咳,米朵,下次开玩笑之前先提前打个招呼好吗?”宋轻笑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你这样调皮,你笑笑姐我早晚会壮烈的。”

    “呃……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方米朵无辜的耸耸肩。

    “你说我是恶霸倒没什么,我权当把它看成是对我的一种赞扬,但良家妇女这四个字,我总觉得有点不适合你来着。”宋轻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她可没忘记,方米朵这乖巧可爱的面容下,藏着一颗怎样跳脱飞扬的心。

    简直是让她又爱又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