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拍婚纱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被这句话雷得五雷轰顶,步子一个错乱,差点把自己绊倒,顿时很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这下真的是彻底没脸见人了,还是装死比较好!

    有个说话不经脑子的媳妇,人生处处充满了巨坑,一个不慎,就跌个狗吃屎!

    他站定,转身,非常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你的武器不是钉耙吗?怎么成金箍棒了?”

    “你你你……你竟然骂我是猪!”宋轻笑指着他,手都哆嗦了,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傅槿宴相当淡定的接话,“这不是骂,这对你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赞扬。”

    闻言,宋轻笑当即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她捂着直掉血的伤口,技能也放不出来了,只能在原地等待满血复活。

    这下好了,连猪都比不上了,p凭什么!

    特么的,人生简直太艰难了,处处都是箭,一不小心,就被射了个透心凉。

    所以说呀,嫁人需谨慎,结婚有风险。

    嫁给一个脑子转得比自己快,词汇量比自己丰富,脸皮比自己厚,身高体力优势都比自己强的人,只有每天被欺负被毒舌的份,呵呵。

    骂不过,打更打不过!

    最后,血条快空了的宋轻笑屈服于傅槿宴的淫威之下,委委屈屈的穿上了婚纱,并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夫人,您的皮肤真好,我给这么多人化了妆,没有一个皮肤有你好的,几乎不怎么需要上底妆。”化妆师一双巧手在宋轻笑脸上灵活的捣鼓着,嘴里真诚的赞扬道。

    “是吗?哈哈,谢谢你的赞扬。浑身上下,我就唯一对我的皮肤满意。”

    宋轻笑立马咧开一个傻笑,郁闷的心情瞬间就被治愈了。

    这个化妆师,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

    “夫人,您简直太谦虚了,您真的是我见过的美人中感觉最好的一个,皮肤好,身材好,气质也很好,让人一看见你就觉很欢乐、很开心,没有烦忧。”

    化妆师刚刚在屋子里也听到了宋轻笑的那句“吃俺老孙一棒”,差点没笑喷,她捂着肚子笑个没完,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傅总裁的夫人竟然是一个这么有趣、这么有童心的人。

    等见到真人时,化妆师觉得眼前一亮,眼前的女人小巧玲珑精致,皮肤白皙水嫩,五官漂亮得让人爱不释手,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性格还这么外向、有趣,一点也没有高高在上贵妇人的做派。

    怪不得外界称傅槿宴是宠妻狂魔,她一个女人见了宋轻笑都喜欢得不得了,更何况在外呼风唤雨位高权重的大男人。

    宋轻笑听到化妆师这么称赞她,简直开心得要飞起,她这个人就是不矜持,喜欢别人夸奖。

    哎,没办法,女人的通病。

    宋轻笑笑得眉眼弯弯的,调皮的说道:“你再夸我,我就要飞上天了,到时候你就只能一起飞上天,才能给我化妆了。”

    化妆师被宋轻笑这番话又逗乐了,这次化妆,是她平生以来最轻松难忘的一次。

    等到两人终于打扮好,开始拍婚纱照时,宋轻笑显得非常不自在,扭扭捏捏的。

    “槿宴,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木偶呀,手脚都牵着线,任由别人摆布的那种。”

    宋轻笑被摄影师要求和傅槿宴面对面贴近时,小声的抱怨。

    傅槿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再坚持一下就好了,笑笑,一生就只有这么一次,所以把最美好的一面留下来。”

    “哎,结婚就是太麻烦了,要我说,当初不如直接去领个证,然后出去旅游就好啦。”宋轻笑嘟着嘴抱怨道,“哪里用得着邀请这么多人,折腾过去折腾过来的。都结婚这么久了,姗姗的娃都一岁多了,咱们竟然还要来拍婚纱照。”

    “你还是个女人么!女人不都是爱向全世界宣告她的婚姻她的男人她的幸福的么!到你这里,就这么随意,简直太没有仪式感了。”

    傅槿宴一边摆着各种姿势配合宋轻笑,一边吐槽。

    “我是不是个女人,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宋轻笑趁着换姿势的间隙,赏他一记白眼。

    哼哼,敢说她不是女人,看她哪天女人给他看,保证亮瞎他的双眼。

    傅槿宴眯了眯眼,仿佛在回味什么似的,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关于这点,我想我们还需要深入的探讨一下,才能下结论,夫人你先别着急。”

    宋轻笑看着打蛇随棍上的不要脸的某人,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仿佛随时想冲上去咬他一口解气。

    她一字一顿的吐出三个字,“你、做、梦!”

    傅槿宴耿直一笑,“是不是做梦,我们pk谁赢了谁说了算。”

    “pk什么?”宋轻笑懵逼的眨眨眼,还能这样来?

    “王者荣耀!”

    傅槿宴vs宋轻笑,宋轻笑卒!

    两个小时候,婚纱照终于顺利拍完,宋轻笑一上车,就像一团烂泥似的倒在副驾驶上,扶都扶不起来。

    “拍婚纱照好累呀,我的脸都要笑僵硬了,真不知道那些模特是怎么做到的,天天在摄影棚摆pse,脸部变换各种表情。要是我干这一行,估计得穷死。”

    宋轻笑对于演员一事,已经彻底不感兴趣了,应该说是,所有在镜头面前的职业,她都不感兴趣了。

    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埋头画她的稿子吧。

    傅槿宴熟练的发动车子,一脚踩下油门,看着宋轻笑此时丧气满满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有些人天生就喜欢在镜头下表演,他们并不觉得累,并且镜头越多,人越多,他们表演得越好,越有劲。人和人当然不一样了,就像你,能一坐十个小时,就为了画张满意的作品,换做其他人,肯定也做不到。所以,职业并不代表什么,我们做我们自己就好了。”

    宋轻笑朝他伸出大拇指,表扬道:“这话说得很对,我就爱画画画,哪怕宅在家里半个月不出门也行。”

    “有我在,你这辈子再也没有半个月不出门的机会了。”傅槿宴邪魅一笑。

    宋轻笑:“……”

    话题转换得这么快,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傅槿宴,天就是这么聊死的,你造吗?

    看着她一脸的郁闷的小纠结的表情,傅槿宴又是邪魅一笑,凑到她的耳边,暧昧的轻声低语,“也或者,我可以让你半个月不仅出不了门,还能下不了床,这样的话,你觉得如何呢?”

    宋轻笑:“……”

    卧槽!这特么是什么意思?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开车!

    停车!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我要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