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骗你还真的蛮好玩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有,我知道我的行为给你造成了一定的困扰,我对此感到很抱歉,有点时候我也控制不了自己。”欧宫越苦笑一声。

    “唔,你真的去找个女朋友就会控制得住了。”宋轻笑调皮的吐了下舌头,打趣道,“过年被家里的长辈催婚了吧。”

    说到这个,欧宫越就头大,他按了按太阳穴,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还真给你猜对了,长辈轮番炮轰,好像我不找女朋友不结婚就成了一个异类了,年过得简直是头大,每年都这样,我还不能发火,还要耐心的解释。”

    虽然他在商场上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受众人瞩目,但一旦回到家,大家都不把他当总裁看待,该说的继续说,该骂的也骂,没有丝毫避讳,他觉得很苦逼。

    每每这个时候,他都跟那些单身小青年一样,处于水深火热中。

    “哈哈,那学长你要努力了,争取明年回家不被炮轰。”

    宋轻笑在心中默默的为他点了一根蜡,她这番话的意思就是,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我不被困扰,你也不被炮轰,这简直就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

    干嘛非要死趴着她这一朵有主的花不放呢,这是不道德的。

    “咳咳,我去看看越洋那小子。”欧宫越假意咳嗽两声,生硬的转移了话题,然后像背后有狼在追赶一般,匆匆的转身就向欧珊珊走去。

    宋轻笑:“……”

    喂喂,大哥,你把我一个人撩这里我很尴尬的好不。

    你把我拉过来的你忘了吗!

    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我陪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你说丢就丢,我很桑心的啊。

    我不要面子的吗!

    哼!画个圈圈诅咒你,祝你找不到女朋友。

    呸呸,不对,祝你赶紧找个女朋友!

    离安越洋的周岁宴过去也有一段时间了,已是春末,气候宜人,草木发新绿,繁花渐次盛开,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这天,宋轻笑刚在家里昨晚一个设计稿,正准备伸懒腰放松一下,就看到傅槿宴进来了。

    “笑笑,你收拾一下,我们一会要出去。”

    他很平淡的交代着,但宋轻笑总觉得他有什么阴谋。

    她穿得很休闲,出去吃喝玩乐什么的完全不需要收拾嘛!

    那应该就是有别的事。

    宋轻笑眨巴着眼,化身好奇宝宝,萌萌的看着他,“我们干嘛去呀?”

    见状,傅槿宴宠溺的一笑,似是而非的说道:“我们要去给朋友帮一个忙。至于什么忙,说起来有点复杂,你去了就知道了。”

    “好,那你稍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宋轻笑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不会告诉她了。

    算了,一会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她暂且抑制住心里那只蠢蠢欲动的猫,三下五除二的就收拾好了,然后站在傅槿宴面前,“好了,我们走吧!”

    傅槿宴:“……”

    这么快,她还是个女人吗?

    他以为宋轻笑少说也要十几分钟,虽然不如其他人女那么夸张,出个门要化两个小时的妆,但她好歹也是个女人,十分钟是需要的吧?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宋轻笑,这个女人,竟然用两分钟就“收拾”好了自己,比他还快。

    他觉得,自己有可能娶了个男人!

    两人驱车来到目的地,一下车,宋轻笑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哇塞,槿宴,这里好漂亮啊!”

    她眯起眼,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的说道:“空气也好清新,有一种干净自由的味道。”

    “这里是一处外景基地,走吧,我们去办正事!”傅槿宴神秘的笑了笑,揽着她的腰就向前走去。

    外景基地?

    宋轻笑的眼睛一下子就被这四个字点亮了,像是在黑暗的房间里,一下子摁亮百瓦灯泡那样子,传神得不得了。

    难道他朋友说的帮忙是来拍摄什么东西的吗?

    哇咔咔,她特别羡慕那些能在剧场演戏的演员,感觉很好玩有木有。

    唔……如果待会要演戏,那她就可以展现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演技了,她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了很久了!

    然而,当来到一处摄影棚,宋轻笑首先看见的,是一条差点亮瞎她钛合金狗眼的……婚纱!

    嗯?婚纱?她没看错吧?

    宋轻笑眨眨眼,确认自己还没老眼昏花,下意识拉拉傅槿宴的衣角,“槿宴,怎么没有看到演员呢?导演呢?场务组工作人员怎么一个都没有?”

    傅槿宴俊脸抽了抽,一口老血已经涌到了喉咙,他又默默的吞了回去。

    这个女人,脑洞开得也太特么大了吧!就不怕别人看见她脑子里的豆腐渣么!

    他说外景基地就一定是来拍什么片子的吗?

    呵呵,真是单蠢!

    他忍下那丰富的内心戏,好脾气的解释道:“我们不是来拍什么戏的,不是起来客串路人甲乙丙丁的。”

    “喏,看见了吗?”他指了指那套高贵华丽的婚纱,“我们是来拍婚纱照的!”

    “瓦特?”

    宋轻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确定不是在逗我?你朋友叫我们过来帮忙拍婚纱照?他是做珠宝行业的吗?”

    傅槿宴已经彻底无语了,对于宋轻笑拐不过来弯的脑筋,他表示很想亲自动手将它撸直!

    宋轻笑,你怎么就这么二呢!

    你的浪漫想象呢?你的少女心呢?都被狗吃了吗!

    不过傅槿宴又转念一想,有个这么二的媳妇有时候还是有点好处的,比如,骗她的时候就非常容易,完全不需要演技的。

    他一说她就信。

    傅槿宴拍拍宋轻笑的脑袋,好像要把她拍清醒一般,“笑笑,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们是过来给我们自己拍婚纱照的,你忘了吗,我们都还没有拍过,算是一种补偿吧!”

    这下,宋轻笑终于恍然大悟,随即恶狠狠的盯着他,“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还骗我说是来帮朋友忙!骗我就那么好玩吗!”

    傅槿宴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迫,面对她愤愤不平的讨伐,他淡定的解释道:“我怕你听说是要来拍婚纱照,就不愿意,就只好先骗你来咯。而且,说实话……骗你还真的蛮好玩的!”

    “卧槽,你个混蛋,给我站住,吃俺老孙一棒!”宋轻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被戏耍了,只觉得头顶的毛都要炸起来了,她看着傅槿宴小跑着离开的背影,急忙追过去,并且口不择言的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