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回娘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宋轻笑抬起头望着他,眼眸中有点点的泪光在闪耀,贝齿轻咬着唇瓣,模样看起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我感觉,我又要吃胖了,这可怎么办啊!”

    傅槿宴:“……”

    不过是吃胖了,你为什么要摆出一副仿佛要天崩地裂的表情。

    戏要不要这么足啊!

    傅槿宴挑了挑眉,俯身凑到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吃得太多确实是不太舒服,不如……我带着你做做运动,让你缓解一下,消化一下,如何?”

    一般情况下,只要宋轻笑吃饱了,大脑就会变得十分的迟缓,基本上就已经是属于死机状态了。

    这个时候听着他的话,明明已经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儿,但她还是傻傻的问道:“做运动?做什么运动啊?”

    傅槿宴露出标准的霸道总裁的邪魅一笑,出其不意的伸手将她打横抱起,毫不犹豫的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说:“刚才说好的,吃完了饭,我们再讨论守身如玉的这个问题,现在时间刚刚好。”

    “谁跟你这么讨论的!”宋轻笑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慌和不安,“你不要在这瞎扯淡!”

    傅槿宴垂下眼眸,看着她一副要炸毛的模样,轻笑着说:“在你跑进厨房去避难的时候,我自己讨论的。”

    宋轻笑:“……”

    自己讨论的……

    神特么自己讨论的,你特么的精神分裂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崩溃无奈的宋轻笑一脸懵逼的被傅槿宴带进了卧室,进行了一场深刻的、具有教育意义的“讨论”。

    而本次讨论的结果也很喜人——宋轻笑已经腰疼得爬都爬不起来,窝在床上无声的哭泣。

    这个种马!这个禽兽!这个流氓!

    不过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两个人的感情倒也是突飞猛进,宋轻笑渐渐地打开心扉,正视自己的心意,努力消磨着两人之间的隔阂。

    转眼之间,新年将至。

    这是宋轻笑二十多年以来,头一次没有在父母身边过年,感觉十分的不适应。

    即使傅家夫妇对她呵护备至,可是有些感觉是无法取代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

    傅槿宴明白她的心情,初二的早上,直接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拎了出来,丝毫不顾及她的哀求和不情愿。

    拜托,大过年的,居然连个懒觉都不让睡的吗?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更何况,某个禽兽昨天晚上还折腾了那么久,劳资根本就没有睡多久好不好!

    宋轻笑迷迷糊糊的穿衣洗漱,被傅槿宴搂在怀里,全程基本上都没有睁开眼睛。

    不行啊!睁不开眼睛,太困了!

    直到耳边响起提示登机的声音,宋轻笑才茫然的张开眼睛,环顾四周,不明所以的问道:“咱们怎么……跑到机场来了?”

    “带你回家。”傅槿宴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回家……

    这两个字在宋轻笑的脑海中转了好几个圈,才被她完全吸收,只是一瞬间,眼睛瞪得滚圆,不迷糊了,也不困了,精致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喜,“你的意思是,是……”

    “初二回娘家,这是早有的传统,”傅槿宴将她环得更紧了些,温柔的在她脸颊旁耳语,“这是你嫁给我的第一年,我不能让你受了委屈。”

    闻言,宋轻笑心里就像是被一根羽毛轻轻地划过,痒痒的,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暖心,也很窝心。

    抿了抿唇,她微微偏过身子,双手环住他的窄腰,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槿宴,谢谢你。”

    傅槿宴轻勾唇角,伸手在她的头顶宠溺的揉了揉,声音温柔得可以滴下水来,“傻丫头,那也是我的亲人,都是一家人,说那些客气的话做什么。”

    宋轻笑没有说话,只是搂着他腰的手更加用力,脑袋扎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

    两个人坐着飞机,回到了久违的a市。

    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街道两边高挂的红灯笼,宋轻笑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以前总是住在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现在不过是出去了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心中的触动就已经无法忽视了。

    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可贵。

    苏梅原本以为宋轻笑今天不会回来了,当她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的时候,先是诧异,然后一下子便红了眼眶。

    看到她哭,宋轻笑也险些没忍住,差点哭了出来——被傅槿宴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嘴!

    刚刚酝酿起来的情绪被他这一动作打得烟消云散,两母女都愣了。

    傅槿宴嘿嘿一笑,一本正经的说:“妈、笑笑,我听家里老人说过,过年的时候呢,要笑,不能哭,不然这一年都要哭,不吉利的,所以您和笑笑,还是开心一些的好,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

    闻言,苏梅点了点头,抽了抽鼻子,将眼泪忍了回去,急忙招呼他们,“说得对,不能哭,要笑。快,你们两个也赶紧进来,外面挺冷的,别冻坏了。”

    宋华年见到他们也是十分的高兴,连忙吩咐厨房多准备了好几道他们喜欢的菜,吃饭的时候,拉着傅槿宴喝了个天昏地暗,高兴得不得了。

    见状,宋轻笑心中更是感念他为自己做的一切,于是在某些漆黑的夜晚中,和谐生活越发的和谐!

    时间飞逝,转眼间,已经是夏末十分。

    欧珊珊家的小宝宝满一周岁,要办周岁礼,宋轻笑和傅槿宴这对干妈干爹很是理所当然的被拎去帮忙——陪着她聊天。

    不过聊天的只有宋轻笑,欧珊珊可不敢找傅槿宴聊天,那货对着宋轻笑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对着自己的时候,可是冷漠脸,很可怕的!

    于是被嫌弃的傅槿宴就只能和安德烈去招呼客人。

    能够让傅家少爷亲自下来招呼人,不得不说,欧珊珊的心也是挺大的。

    胆子不小!值得赞许!

    二楼房间里,宋轻笑陪着欧珊珊聊天,惊讶于她的变化。

    欧珊珊注重身材养生,当初怀孕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胖了一圈,虽然看起来还是挺瘦的,但是对于她来说,那根本就不能忍。

    于是生完孩子之后,经过一年的时间,欧珊珊将怀孕时候长起来的小软肉全都减了下去。又因为当了母亲,所以她周身那种锋利的感觉已经消减了许多,母性的柔软正在弥漫。

    果然,做了妈妈之后感觉就是不一样了。

    宋轻笑和她说了没两句,就跑去看小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