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抱着……吃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只是这一个要求……”

    华少翔低声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突然发出一声苦笑,英俊的脸颊上苦涩在弥漫,几乎要将他淹没,“你要我去纠缠宋轻笑,我不会答应的。嘉茗,你已经变得如此的丧心病狂,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了。”

    “你变了,变得可怕,太可怕了。你究竟把我又放在了哪里呢?在你眼里,我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工具是吗?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甚至是一个朋友是吗?”

    华少翔眼神里充满了哀伤,却又闪耀着无比坚决的光芒。

    “嘉茗,爱一个人不是这样子的,爱一个人不是为他做那些坏事,真正爱一个人是成就对方,成就自己,让彼此变得更好。而非不择手段用尽心机去将他争夺到手,那是占有,那是执念。”

    邱嘉茗冷笑一声,“哦?既然如此,为什么那晚你会这样做呢?”

    “抱歉,那天晚上喝醉了,没有控制住自己。”听到她又将这件事拿出来说,华少翔苦笑一声,“然而,我虽然爱你,却不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用伤害他人的手段来夺得你,除非你愿意,否则我是不会强迫你的。虽然那晚我做了在你眼中也许是错的事,但你想要我弥补,可以换其他的方式。这种破坏人家家庭幸福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我虽然不信鬼神,但我相信,这种事一定会遭天谴的。嘉茗,我希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真正撇开那些执念,为自己以后好好考虑一下。那些执念让你变得都不像你自己了,你没觉得吗?你已经疯狂了。”

    是的,这样的邱嘉茗很疯狂、很可怕,完全找不出一丝一毫过去的影子,甚至连面孔都变得陌生起来。

    对于这样的她,他实在是想敬而远之。

    他想,也许,自己的爱也是肤浅的吧,也是有条件的、有限制的,因为邱嘉茗没有按照他心中的标准来,所以他就不接受那个她。

    呵呵,爱到底是个什么?

    说到底,大家都是自私的人,最终,撇去种种遮掩,爱的都不过是自己罢了。

    邱嘉茗在他一番话后陷入了沉默,低着头不看他,也不说话,甚至连华少翔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良久,邱嘉茗抬起头,眼神中闪着微弱的光芒,仿佛一个溺水者拼命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还是不死心、不甘心,不再试试,争取一下,对不起这个痛苦了这么多年的她。

    既然华少翔不肯用这个方法,那她就自己来。

    呵,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东西,嘴上说得好听,却并不愿意付出实际行动,所以对比之下,像傅槿宴那样的男人简直是太完美了,完美得让她舍不得放手。

    邱嘉茗起身回到卧室,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番,再出来时,已然又恢复成了之前那个干练美丽的模样。

    她要去找傅槿宴。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办公室,邱嘉茗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场景,一下子就愣住了。

    傅槿宴竟然在抱着宋轻笑吃饭!

    抱着……吃饭!

    她的内心顿时泛起了巨大的波澜,那种窒息的疼痛再度袭来,让她的心脏紧缩,快不能呼吸了。

    她知道傅槿宴很宠宋轻笑,没想到,宠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她盼望了无数次的画面,现在在另一个人身上出现了。

    傅槿宴被打扰了,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淡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邱嘉茗直直的站在门口,不往前走,也不离开,就那样看着两人。

    宋轻笑见状,将内心咆哮的草泥马压下,体贴的说道:“槿宴,看邱总监这个样子,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找你,要不我先去隔壁房间吃着饭,你们先聊。”

    其实她内心是崩溃的,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在这里吃饭被邱嘉茗打扰了,进门之前可以先敲敲门吗亲,她的小心肝承受不住啊。

    这下好了,她嘴角的油腻全都暴露了,没脸见人了啊槽!哎,人生很艰难,吃个饭都这么命运多舛。

    地球很不安全,她好想回火星嘤嘤嘤。

    傅槿宴看了一眼邱嘉茗欲言又止的神色,再看看宋轻笑,最后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温声说道:“好吧,那你先去隔壁休息室吃饭,那里没人,很安静,我和邱总监聊一会,忙完了我去找你。”

    “嗯嗯。”宋轻笑狂点头,她巴不得立刻嗖的一下就回火星,哦不是,是去隔壁房间。

    宋轻笑毫无形象的从傅槿宴的腿上蹦下来,笑眯眯的拿起自己的饭菜,“那我去啦。不等你了哈,我自己吃。”

    走到门口,她又对邱嘉茗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出去了。

    看着她精致妆容下的疲惫之色,宋轻笑在心里暗暗想到,难道是上次的绑架事件造成的后遗症?可是不对呀,她都好得差不多了,吃嘛嘛香,睡觉也不做噩梦,没道理邱嘉茗还没从那次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呀。

    算了算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她还是等吃饱了再来研究这些难题吧。

    办公室里,宋轻笑离开后,氛围一时变得相当安静。

    傅槿宴静静的等了一会,才疑惑的开口问道:“邱总监不是请假在家休息的吗?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非常理解邱嘉茗工作压力大,所以在她请假时,第一时间就批准了,他记得请假时间还没到,她怎么就回来了?

    邱嘉茗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就那样站着,酝酿了好一会才说:“槿宴,我这次来,是想请你……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和我在一起好吗?”

    她哀哀戚戚的说着,一双美目泛起了泪花,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心生怜惜。

    然而傅槿宴是谁,又岂会被这些外表所诱惑,他既然能拒绝她第一次,就能拒绝她一百次,不爱就是不爱,他不可能因为美色而勉强自己。

    傅槿宴冷下一张俊脸,双目犀利的看着她,加重了语气,“邱总监,请注意你的身份,我们的关系仅仅在工作之中,我对你没有半点想法,还请你自重,不要奢望不是自己的东西。”

    他发现,邱嘉茗每纠缠他一次,他对她的容忍度就变低一次,他不知道自己哪天会不会直接将她调走,零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