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去勾引宋轻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华少翔看着她的背影,想到刚才看见她的时候她瘦弱的模样,心中就是针扎一般的难受。

    这才过了几天,她便瘦成了这个样子,一定是因为……

    想到那天的事情,华少翔的心中就涌上了一大片愧疚,可是在愧疚之中,又有着暗暗的窃喜。

    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并且绝对不后悔。

    “啪”的一声,华少翔将门关上,换上一双拖鞋,缓步向她走去,在她的身边踟蹰了一番,挑了一个位置坐下——和她隔了一些距离。

    两个人彼此之间沉默不语,谁都没有开口,空气中都游荡着尴尬的气息。

    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华少翔扛不住,先行打破了宁静,“嘉、嘉茗,你找我来,是想要……”

    他话说到一半,被她骤然看过来的眼神给阻拦了回去,堵在嗓子眼儿,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邱嘉茗静静地望着他,唇瓣紧紧的抿在一起,用力到已经泛起了苍白的颜色。

    “华少翔,那天的事情,我不会原谅你。”

    闻言,华少翔心里就是一痛,但是他的脸上却表现得很平静,带着淡淡的哀伤和愧疚。

    “嘉茗,我知道,那天是我趁机占了你的便宜,是我不对,我会做出补偿,你想要如何,我都会答应你,这是我亏欠你的。”

    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渐渐地又浮现出了浓浓的深情和眷恋,“但是嘉茗,我并不后悔,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我的心意也没有改变,始终都只是喜欢你一个人,但是我也知道,你不爱我,你的心中,装着的是另一个人,但是没关系,我可以等,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继续等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华少翔的一番深情告白,用情至深,感人肺腑,任谁听了,都会有着强烈的触动。

    但是……

    邱嘉茗没有。

    她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感到了深深地厌恶,是那种发自肺腑的厌恶,想吐,想要咆哮,想要指着他的鼻子让他滚出这里,滚出她的世界!

    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的心中还有着别的打算,她还需要这个人,为她做一些事情。

    这是华少翔欠她的!欠她的!

    “你想要我原谅你吗?”邱嘉茗突然语气幽幽的问道。

    华少翔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她目光呆滞,反应了许久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脸上猛的迸发出惊喜的光彩,连忙点着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

    “我想,我想!嘉茗,只要你肯原谅我,不再生我的气,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真的,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只要你不要再抗拒我,能够……接受我。

    华少翔心里想的很好,甚至已经梦想到了自己做了令邱嘉茗开心的事情,终于将她感动了,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不再生气,答应和他在一起。

    梦想的画面永远都是那么的温馨又甜蜜。

    可是现实往往都是残酷又无情!

    “那好,我只需要你去帮我做一件事,只要做成了,我就原谅你。”

    “你说,什么事情我都会答应你的!”华少翔语气急切的说道。

    邱嘉茗咬了咬牙,梗着脖子说道:“我要你去纠缠宋轻笑!”

    “你说什么?!”华少翔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你要我去,要我去……”

    “纠缠宋轻笑,让她婚内出轨!”邱嘉茗这一次说得十分直白粗暴,脸上布满了疯狂的表情,“只要她出轨了,傅槿宴一定会放弃她的,将她一脚踢开,到时候我就趁机上前嘘寒问暖,他那个时候最是脆弱,一定会感受到我的温情,就一定会接受我了!”

    一边说着,她的脸上一边流露着痴迷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傅槿宴对她敞开怀抱的样子,心中激荡万分。

    一旁的华少翔看着她的神情,却是满脸的惊恐和不安。

    他没想到,邱嘉茗居然会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他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呢!这简直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啊!

    她还没看清楚吗?

    “不、不可以,我不会答应你的。”华少翔很认真、很坚决的拒绝了她。

    本来邱嘉茗还沉浸在幻想之中,突然听到他的拒绝,表情顿时就僵在了脸上,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华少翔冷着脸,一脸的严肃认真,又语气坚决的重复了一遍。

    “嘉茗,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这是不道德的!”

    “道德?你跟我讲道德?”邱嘉茗冷笑两声,脸上布满了嘲讽和难以置信,仿佛他说了什么令人发笑的事情一般,“在我的世界里,只要是我想要的,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我都无所谓。道德?伦理?这些都是狗屁,都是空话!”

    望着她脸上满是疯狂的表情,华少翔抿了抿唇,只觉得心中一片慌乱,很是恐慌。

    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邱嘉茗吗?

    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疯狂,如此的陌生,和他记忆中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

    “嘉茗,你清醒一点儿好不好?”华少翔拧着眉头,神情痛苦又悲伤,“当初你要我去接近宋轻笑,跟她暧昧,我照做了,为此已经引来了傅槿宴的警告,你绑架宋轻笑,也已经被他查出了端倪,现在你又要我去……嘉茗,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你知道吗?再这样下去,你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他苦苦劝说着,心里痛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不能回头又如何!”

    邱嘉茗猛地挥了一下手,眼睛瞪得滚圆,眼球上血丝弥漫,看起来十分恐怖。

    “我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傅槿宴,为了他,我什么都不在乎,不能回头又如何!我不在乎!”

    她嘶吼着说完,随即猛地看向他,眼眸中疯狂的光芒几乎要刺瞎他的眼睛,“你不是说只要是我提的意见,无论是什么你都会答应吗?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只要你做到了,我就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