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已经不干净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深呼吸了几下,宋轻笑单手揉了揉脸,希望自己的脸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僵硬扭曲,依旧温柔和善。

    “你们三个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就这么嘲笑一个年轻美丽又可爱,心思还十分单纯的我,知不知道会对我造成多么大的心理打击,多么大的心理挫伤,我万一郁闷了,抑郁了,画不出设计稿了,你们要对我负责吗?”

    闻言,几个人的笑声渐渐地停止了,彼此对视一眼,还是由年龄最大的周姐站了出来,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笑笑啊,你不能因为最近画不出设计稿,就把责任压在了我们身上,这是很不厚道的,我们嘲笑你,你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啊。”

    宋轻笑:“……”

    “你们怎么知道我最近卡稿了?”她一句话问得十分艰难和委屈。

    明明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怎么还会被发现呢?

    “这个嘛……”

    周姐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凑过去,神秘兮兮的说:“主要还是你在办公室里面惨叫的时候,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你可能忘记了,咱们这里的门和玻璃都是不怎么隔音的,稍微大一些的声音都会传出来。”

    宋轻笑:“……”

    卧槽!竟然是这样!

    她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前几天自己卡稿卡得最严重的时候,一出门总是会接受到很多莫名其妙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当时她还没有太在意,还安慰自己说可能是太累了,导致精神有些敏感。

    现在看来……神特么的敏感,明明就是针对她的!

    想一想当时他们异样的眼神,心里不一定怎么吐槽自己,宋轻笑就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我的一世英名啊!全没了!

    看着她一脸苦逼的模样,“爆笑三人组”终于算是“良心发现”、“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之后,不再笑了,甚至还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她说:“没事的笑笑,谁还没有个精神失常的时候啊,这在设计部都是常有的事情,不用太在意。况且,纵使你智障多年,我们对你仍旧不离不弃,真的!”

    说完,还用力的点了点头,仿佛这样可以加大可信程度。

    然而对于她们的“热情”,宋轻笑只想笑着回一句“p”,顺便竖个中指。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形象的问题,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眯着眼睛斜了她们一眼,抱着玫瑰花,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背影看上去,十分的——牛气哄哄。

    当然,随后又响起的一阵疯癫的笑声,已经被她自动隔绝在耳朵后面了——庸俗,这帮女人忒庸俗!

    滚滚红尘中,这些庸俗的人啊!只有我一个,纯洁又善良,孑然于世,不沾染一丁点儿尘埃……

    邱嘉茗待在家里,已经好几天没有去上班了。

    自从那天和华少翔发生那件事后,她便从酒店跑了出来,直接回到家里,泡进浴缸里又洗又搓。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每每看到女主角被坏人欺负了的时候,总是要洗很久,当时她还觉得奇怪,这样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直到她遇到了相似事情的时候她才明白,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是将自己洗得干净一些了,不是那么的脏了。

    脏……

    想到这个字,邱嘉茗搓着手臂的动作渐渐地停住了,半晌之后,本来已经干涸的眼眸中又有泪水缓缓流出。

    怎么办,怎么办?她已经变得不干净了,拼命地守护了二十几年的东西已经没了,她该怎么办,怎么去找傅槿宴……

    那天在浴室里,邱嘉茗坐在浴缸中,抱着膝盖哭了好久好久,久到眼眶中已经流不出泪水,干涸得隐隐作痛。

    后来她便请了假,一直呆在家里,门也不出,期间华少翔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甚至到她家来敲门,但她始终都没有见他。

    为什么要见他?她现在恨不得拿把刀杀了他!

    邱嘉茗呆在家里,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双眼无神,脸颊处已经瘦削得出现了凹陷。

    静寂的房间中,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得令人心慌。

    突然,一阵震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如此静寂的房间中,显得十分刺耳。

    邱嘉茗缓缓扭过头去,拿起手机看了看,依旧是华少翔发来的信息,她厌烦的刚想要删除,眼睛突然瞥到了其中的一句话,按向删除键的手硬生生的停留在半空。

    “嘉茗,你这几天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让我看看你好不好?我知道那天的事情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可是你要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是你说的,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嘉茗,别一直躲着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看着字里行间充斥着的浓浓深情和哀求,邱嘉茗暗暗地攥紧了手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渐渐地有了变化。

    “什么都愿意做吗……华少翔,这是你说的,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若是就这么放过,那我要怎么安心!”

    邱嘉茗咬了咬牙,将电话拨了过去。

    几乎是在电话拨过去的那一刹那,就已经被闪电般的接起,传来华少翔充满焦灼不安的声音:“喂,嘉茗,嘉茗!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嘉茗,你听我说,我……”

    “你现在有时间吗?”邱嘉茗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冷漠的说,“来我这里一趟。”

    她说完,也没有给他答复的时间,便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她真是厌恶得多一秒种都不想和他说话!

    挂断电话没多久,就听到了门铃响起的声音。

    邱嘉茗紧抿着唇,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正是风尘仆仆气喘吁吁的华少翔。

    明明是这么冷的季节,外面还刮着肆虐的寒风,可是他的额头上却有着点点汗珠,正顺着额角滑落。

    “嘉茗,我来了……”

    看着他的样子,邱嘉茗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侧开身子,淡淡的说了声:“进来吧。”

    她说完,便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