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承包一年的笑料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到家时,傅槿宴还没有回来,她便直接溜进了书房,打开电脑,熟练地将密码输了进去——没办法,密码早就已经套出来了,毫无压力啊!

    傅槿宴的电脑桌面上很是干净,只有几个常用的软件,还有几个文档,看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处理完的。

    宋轻笑握着鼠标,点开浏览器,翻看着记录,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神奇的网址,后面连接的时间刚好对得上。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了进去,很不巧,就是傅槿宴昨天评论时候的那个网页。

    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一屏幕,全都是他和一个人的对话,宋轻笑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懵。

    “这是……什么鬼?”

    宋轻笑大致看了看两个人的聊天内容,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了,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故作淡定的将鼠标上移,上移,然后,看到了那个羞耻的书名——《娇妻卖个萌》。

    看了看下面连接着的简介,宋轻笑的嘴角抽了抽,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起来。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傅槿宴居然会做这种事情,居然会按照小说的情节来跟她示爱!

    怪不得,之前他的行为那么诡异,完全没有预兆,突然地就出现,还以那么高调的形式,和他平时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简直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现在她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因,简直是……笑得停不下来。

    一连串笑声连绵不断的传出来,透过书房直接传到了外面,传到了刚刚打开门走进来的傅槿宴的耳朵中。

    听着空气中传播的魔性的笑声,他皱了皱眉,问站在一旁的冯妈,“这笑声……是笑笑吗?”

    “是,”冯妈点了点头,一脸的无奈,“太太回来之后,就直接进了书房,一直没有出来,不知道在做什么。”

    “书房……”

    傅槿宴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眼眸一下子瞪得滚圆,脸色紧绷,抬脚便快速的向着书房奔去,一把推开!

    宋轻笑正趴在桌子上笑得像是得了癫痫一样,猛然间门被推开,她吓得差点儿抽了过去,身子向后一躲,手臂不经意间碰到了桌子上的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掉到地上,四散开来。

    妈妈呀,别又惹祸了啊!

    她在心里大呼一声,连忙俯身去捡,然后动作猛然僵住,过了几秒之后……

    “哈哈哈哈……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哈哈哈哈……”

    她笑得快趴在地上了,完全是停不下来的节奏。

    傅槿宴看到这一幕,捂着脑门哀叹一声。

    完了,都被她发现了,这下不知道要被嘲笑多久了。

    宋轻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抬起满脸通红的小脸,看着傅槿宴,“你这是承包了我一个月,哦不,一年的笑料呀!”

    “很好笑吗?”傅槿宴黑着一张脸,满脸郁闷的问道。

    这个女人还有没有点良心了!

    自己这么辛苦追求她,她倒好,得知真相居然是这种后果。

    “不、不好笑!”宋轻笑严肃不过一秒,立马面部表情又崩了,“哈哈哈哈,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呀。”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爱了,竟然一本正经的去研究热销网络小说,而且还做了笔记,好多的笔记,比她上课还认真。

    他怎么会这么幼稚呢?又怎么会幼稚得这么可爱,这么让她心生欢喜呢?

    “哎哟,不行了,我肚子疼。”宋轻笑突然哀嚎一声,大笑变成苦笑。

    傅槿宴几步走过去将她拉到腿上坐着,无奈的轻轻揉着她的肚子,吐槽道:“这下好了,乐极生悲了!亲爱的夫人,你有没有觉得,现世报来得太快了?”

    宋轻笑坐在他腿上,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嘴角一咧,眼看又要笑起来。

    “再笑我就吻你了!”傅槿宴冷不丁的出声威胁。

    宋轻笑吓得一把捂住自己的嘴,瞪着湿漉漉的眼睛,像一只迷途的小鹿,不过这只小鹿貌似在奸笑!

    “咳咳,说真的,槿宴,要不是今天看到了你的浏览记录,知道你在追网文,我差点就以为你被谁附身了呢。”宋轻笑龇牙咧嘴的说道,眉眼弯弯的,像挂在天空的半弦月。

    “这可不能怪我这么想啊,毕竟,你之前做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很崩人设哇。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乃人之常情。”

    傅槿宴嘴角抽搐了一下,暗暗责怪自己太笨,太没有警惕心,连浏览痕迹都忘了删掉,竟然还被她套去了密码。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知道正面作战没有赢的可能,就采取迂回战略。

    “我觉得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些改变,没有什么不妥,我心甘情愿。”

    傅槿宴突然正儿八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弄得宋轻笑一下子愣了,然后满脸羞红。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吗?还是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的桥段?

    她、她好像又被撩了,心里痒痒的,还有几分甜蜜,几分感动。

    此时,临阵倒戈的宋某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上午才跟方米朵吐槽的话——那货就是一个心眼小、尖酸刻薄、没人性、残暴的变态!

    眼里心里全是他的好,以及对自己的用心。

    不得不说,她的人格也是蛮分裂的。

    “槿宴,其实你做这些我很感动,真的,我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毕竟一向没存在感惯了,突然要接受大家目光的洗礼,还要拿着那沉甸甸的卡,我觉得别扭。”

    她从小就在宋清蓝耀眼的光环下长大,连谈恋爱也是悄悄的,不惊动大家,不高调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现在你是我的夫人了,可以高调起来了。”傅槿宴微微扬了扬头,傲娇的说着。

    他有这个资本说这句话,毕竟,以他目前的成就来看,傅槿宴一向是头条的宠儿,众女人争相追逐的对象。

    宋轻笑苦笑一声,“高调不来了,哎,我果然是老了么!”

    一脸懵逼的傅槿宴:“……”

    高调跟老不老有关系吗?

    他家媳妇的脑回路果然跟常人的不太一样,他深感敬仰,并就此献上他的膝盖。

    “对了,你的小说研究得怎么样了?搞得我都想去看看这本小说了。”宋轻笑又将话题扯回到正题上,眨巴着眼,好奇的问道。

    “你不准看!”傅槿宴霸道的看着她。

    “为毛?”宋轻笑非常不解,作者大大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哪有只准他看,不准她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