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查查他的浏览记录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果不其然,第二天去到公司的时候,开完晨会,宋轻笑就将方米朵拎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门一锁,她往座椅上一瘫,就开始唉声叹气,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方米朵看着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笑笑姐,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她这么沮丧颓废的模样,就好像是精心准备的设计稿交了上去,结果被打回来几十次一样绝望!

    “米朵……”

    宋轻笑仰躺在椅背上,神情颓废,语气懒散,“我感觉我可能要被撬墙角了?”

    “撬墙角?”方米朵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是有人要将你部门的人挖走吗?”

    设计师可是一个公司的灵魂,若是被撬走,那可是一笔无法挽回的损失。

    想到这里,方米朵连忙急声问道:“笑笑姐,你知道是谁干的吗?我们去找她讲个明白,不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被欺负了!”

    闻言,宋轻笑便知道她想偏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觉得头顶似乎有一群乌鸦“呱呱”的叫着飞过去,留下一连串的鸟屎,哦不,是省略号。

    “不是这个撬人……”

    宋轻笑咬了咬牙,猛地坐直身体,一脸正色的望着她,“我觉得傅槿宴可能是……网恋了。”

    “咳咳咳……”

    她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方米朵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正咳得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宋轻笑看见她这样子,连忙倒了一杯水,端到她面前,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嘴里还很嫌弃的说道:“多大的人了,还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应该夸夸你吗?”

    方米朵没有力气回答她,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缓和了喉咙间火辣辣的感觉,她才终于又有了力气说话。

    “我倒是想好好呆着,可是前提是你不吓唬我啊!”

    方米朵很是哀怨的瞥了她一眼,可爱的娃娃脸上满是郁闷,“谁让你突然说什么傅总网恋了,差点儿把我吓死好不好。”

    “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啊。”宋轻笑板着脸,表情认真而又严肃,仿佛是在开研讨会时一般,“你不知道,这几天傅槿宴都怪怪的,回家就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昨天我还发现,他似乎是在和谁聊天的样子,看起来可认真了,这些都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所以我怀疑……他丫的不会是网恋了吧!”

    宋轻笑说完,自己“唰”的一下捂住了嘴,一脸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他这么大的人了,学小学生去网恋,是不是有些装嫩啊?而且他知道对方长得什么样,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吗?万一是个邋里邋遢的抠脚大汉,举着手指头在那里摆pse,嘴里还说着‘帅哥,网恋吗?我李白贼’,想一想那个画面,我的妈呀,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透过手掌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完全不影响方米朵听清其中的内容,简直就是……老天爷啊,收了这个妖孽吧,别让她再出来拉低众人的智商了!

    方米朵拼命地压抑住自己抽搐的嘴角,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昨天自己看小说的时候,好奇的去翻了翻评论,然后……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问题,认真又严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搞学术研究呢。

    即使那个人的昵称处打了星号,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是谁了。

    毕竟这么耿直的问问题,除了那位“大神”,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天知道,她看见评论的时候,对着电脑笑了多久,吓得她妈妈以为她中邪了,差点儿拉着她去找神婆“驱祟”!

    后来经过她一番解释,才幸免于难,没有被拖去喝符水!

    如今联想到宋轻笑说的事情,方米朵敢肯定,傅槿宴一定还在研究这本书,而且……研究得相当痴迷!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有些恐慌。

    当时自己也不过是给他指了一个方向,给他找了一个参考物,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大神居然会按照书里的内容照搬!

    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好吧?但凡有点儿脑子的,也不会这么干啊,由此可见,他……咳咳……自行领会吧!

    想了又想,方米朵觉得,自己应该给宋轻笑一些提示了,否则的话,以她这神奇的脑回路,上一次以为傅总在看小黄片,这一次以为他网恋了,下一次就不知道联想到什么了,简直是太危险了。

    她必须为他们婚姻的和谐做出一些帮助才行,否则良心会不安的!

    方米朵轻咳一声,斟酌着语气说道:“笑笑姐,你看你整天因为这件事疑神疑鬼的,多浪费精力啊。你要是真的想知道傅总在干什么,你回去查查他的浏览记录不就好了嘛,这样既能解决你的问题,也不至于再继续烦恼下去,有什么事情就干脆利落的解决,多好。”

    闻言,宋轻笑眼睛一亮,单手握拳击在掌心,“你说的有道理哈!与其在这里乱猜,还不如去查查他的浏览记录,一定能找到答案!米朵,谢谢你了啊,你真是个聪明又漂亮的小姑娘,我简直喜欢死你了!”

    听她这么一说,方米朵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连连摆手摇头拒绝,“不要不要,笑笑姐,你还是不要太喜欢我了,不然以傅总那个性格,一定会因为嫉妒,然后把我发配到中东去,我可是一百个拒绝的。”

    宋轻笑:“……”

    这货都已经这么变态了吗?看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脸都白了一个色号了!

    宋轻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没关系,我都理解,那货就是一个心眼小、尖酸刻薄、没人性、残暴的变态!”

    “呃……”

    听着这一连串的形容词,方米朵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这、这形容的是傅总,还是哪个劳改犯吗?

    对自己的老公用这么“用力”的形容,真的好吗?

    她为什么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呢?

    宋轻笑没有在意方米朵错愕的表情,此时此刻,她的全部身心都已经投入到了回家去调查浏览记录这件事上去了,无比渴望着下班——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来公司还没多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宋轻笑拿着东西,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那架势,不去参加奥运会都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