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学术性研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挟持葡萄逃命的傅槿宴听着身后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的嘶吼声,蓦然弯了嘴角。

    他回到书房,将果盘放在电脑旁,一边吃葡萄,一边看着电脑上面显示的《娇妻卖个萌》的页面,陷入了苦苦的沉思中。

    “方米朵说这本书是全网热销,堪称恋爱的典范,可是为什么,我用的两个办法都没有效果呢?不仅没有效果,我怎么还觉得,笑笑像是在用看待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我呢?”

    他想到送花那天,宋轻笑落荒而逃的身影,以及给她黑卡的时候,她那一脸的错愕,哪一次都称不上是欢愉啊!

    可是……

    傅槿宴抽出纸巾,将手指上沾染的点点汁水擦干净,握着鼠标,点开了评论区。

    “天呐,好甜啊,大大的文风越来越少女了!”

    “这里面的求爱方式简直就是典范啊,每一条都狠狠地戳在了我的少女心上,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大大是不是恋爱了,所以才能写出这么甜的文来。可巧的是,里面有一个场景,我男朋友也对我用过,当时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没办法,根本抗拒不了啊!”

    “+,我男朋友偷看我的记录,看到我在看这本书,就按照里面的方法跟我求婚,我当时也是惊讶得话说不出来了。真的,根本让你抗拒不了。”

    “……”

    看着上面几万条的留言,傅槿宴的冷眸轻轻地眯了起来,心中的疑惑翻江倒海。

    “为什么评论里都是清一色的夸赞和认同?可是我做出来的效果却还是不一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傅槿宴摸了摸下巴,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突然,他仿佛是想起来什么,抓着鼠标又在网页上翻了起来,最终停留在某一处。

    望着评论区数不清的“少女心”的字眼,傅槿宴轻笑一声,眼眸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果然问题应该是出现在这里。这本书的对象是一个少女,可是笑笑,只能算是少妇了吧?那对他确实是不太合适了。”

    若是宋轻笑知道了他的这番话,不用想,房顶都能给掀开了,按照可以摇出脑震荡的趋势,双手抓着他的衣领一阵疯狂的摇晃。

    “丫的居然嘲笑我不是少女?我告诉你,劳资一辈子都是少女,永远都是十八岁!啊啊啊啊!你丫的才是少妇!”

    虽然已经想到了正确的答案,但傅槿宴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他吐出一口气,想了又想,点开评论,手指按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下一大段话。

    “作者,我想请问一下,关于书中求爱的方法,是否真实可行?其中情节的真实性有百分之多少?”

    也不知道是他太幸运,还是因为他至尊24k纯金的标识太亮眼,没过多久,居然得到了作者的回复。

    “这里面有很多情节都是我以及我身旁人的亲身经历,毕竟作品要来源于生活,真实性很高的哦。至于可不可行,这个也要因人而异吧。”

    若是一般人,在得到作者,而且还是已经可以称之为“大神”的作者的回复,那简直堪比与自己追了很久的爱豆,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的幸运,幸福感瞬间爆棚有木有?

    但是她面对的是傅槿宴,一个钢铁直男,一个从来不看小说,不看电视剧,也几乎不看电影,只知道看文件合同的男人!

    所以这些幸福感一丁点儿体现都没有。

    此刻,他的全部身心都放在了作者那句“因人而异”上面,眉头不由得蹙在了一起。

    因人而异吗?

    因为笑笑的性格不同于一般人,所以这些方法对她没有作用吗?

    可是——她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傅槿宴捏了捏下巴,想了想,又在电脑上敲下一行字,“那若是我送她花的时候,她转身跑掉了,给她卡的时候,她却死活也不要,还觉得我是发烧了,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依旧很快,作者新的回复又出现了,“可能是你喜欢的女孩性格淳朴,个性单纯,不喜欢这么高调的方式,喜欢低调一些的,或许你可以试试文中其他一些比较含蓄的方法,应该会有很好的效果。加油,我看好你哦。(喵脸)”

    傅槿宴看着屏幕上的字,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这人说话一定要加个“哦”字呢?

    后面那个表情又是什么意思,和前面的内容有关系吗?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完全搞不懂她们在想什么。

    愁闷的傅槿宴扒着键盘,继续进行学术性的询问,专注而又认真。

    突然,他的耳朵动了动,似乎是听到了某种微弱的声响。

    他抬起眼睛看过去,果不其然,一个小脑袋正从门口悄悄地探进来,望着他呲牙一笑。

    “哈喽,新年快乐啊。”

    傅槿宴:“……”

    新年快乐是什么鬼?

    现在拜年……这是提前了多久啊喂!

    他见过没话找话的,但是情节这么严重的,还是头一次见,感觉很新鲜!

    “你找我有事?”

    说话间,傅槿宴垂下眼眸,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继续打字。

    不过他也已经做好了随时关掉电脑的准备,毕竟这件事情还不能让她发现。

    简直太丢脸,有损他英明神武的形象。

    宋轻笑听到他问话,摇了摇头,眼睛盯着他还在不停敲击电脑的手,抿了抿唇,好奇的问:“槿宴,你在干什么呢?”

    “我在解决一个问题。”傅槿宴头也不抬的说道,只是用余光看了她一眼。

    闻言,宋轻笑撅了撅嘴,满脸都写着——信你才有鬼!

    但是她早就注意到了傅槿宴的动作,明白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会让自己知道他在做什么的。

    而且宋轻笑也不敢乱猜了,上一次的后果太惨烈,到现在一想起来,她还觉得腰酸呢!

    她撇了撇嘴,点点头说道:“那好吧,那你继续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宋轻笑说完,便退出了书房,还顺便很贴心的将门轻轻关上。

    望着她离开的身影,傅槿宴突然觉得,她是不是……又想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