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无限额的信用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姐,我跟你说,其实呀,大家都很羡慕你呢,羡慕你有个这么好这么体贴这么爱你的老公。”

    所以你就别嫌弃可怜的傅大总裁了,毕竟他为了你,都屈尊纡贵不耻下问的问我来了,还要怎么着呀。

    宋轻笑听到她这么说,受伤的心得到了那么一点安慰,不过仍旧无法弥补她那颗被惊吓过度的小心肝。

    最近,傅槿宴研究《娇妻卖个萌》研究得走火入魔了,连笔记都记了好几十页,只要一有空,就打开电脑看,颇有一副一口气看完的架势。

    吓得陈盛都不敢去打扰他,免得惊扰了在干“大事情”的bss大人,万一一个没落好,被发配到中东地区去了,那他的媳妇就更加没着落了。

    这天,傅槿宴又从小说了学到一招,在宋轻笑躺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电视时,默不作声的递过去一张黑卡。

    “密码是你的生日。”

    宋轻笑从男猪脚嫩嫩的脸上移开视线,愣愣的接过黑卡,拿在手里研究了半天,然后不解的问道:“槿宴,你给我信用卡是干嘛?”

    “拿去随便刷!”傅槿宴非常有王霸之气的说道。

    “我去,槿宴,你、你的脑子还好吗?”宋轻笑吓得手一软,手上的葡萄一下子滚到地下。

    傅槿宴斜斜的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不劳夫人操心,傅某的脑子好得不能再好了。”

    “可是我真的觉得……”宋轻笑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仔细斟酌着措辞,害怕伤了某人的玻璃心,“要不下午我陪你去去医院看看?”

    傅槿宴的脸色一下子黑成了锅底,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宋轻笑,恨不得把她拎起来,狠狠打屁股。

    “你再说一句试试?”

    宋轻笑看着即将暴起伤人的傅槿宴,吓得缩了缩脖子,像个小乌龟一样,怂得找不着北了。

    “哈,哈哈,我是开玩笑的,其实,我想问的是,这张卡的额度是多少?”

    她看着这张金光闪闪的黑卡,眼里只有两个钱钱的符号,这卡一看就知道不一般,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

    傅槿宴似乎很为她的识相开心,露齿一笑,温和的说道:“这卡是无限额的。”

    “无、无限额?”宋轻笑吓得差点都结巴了。

    我滴个乖乖,尼玛这是把金山银山双手奉上的节奏吗?

    他就不怕她哪天一个不开森,就拿出去狂刷一条街吗!

    他就真的这么放心自己吗?

    还是说,他有什么图谋?

    宋轻笑突然严肃着一张小脸,郑重的看着他,“槿宴,我问你一个问题,要是我哪天把你这张卡刷爆了怎么办?”

    傅槿宴深深的看着她,薄唇亲启,“你要是真的能刷爆,那我也很开心,并且尽自己所能偿还债务,务必要让你开心起来。”

    宋轻笑突然轻喝一声,“说出你的目的!”

    她想说的其实是:妖孽,还不快快现身!

    因为她觉得傅槿宴应该是被某种东西附体上身了,不然为什么他最近总做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

    傅槿宴一愣,第一个念头是:为嘛她看上去反而更不开心了?

    没错呀,他都是按照书上教的东西来的,为什么他媳妇不如小说里的那样?反而大有一种即将炸毛的趋势?

    还是说,这点还不够?

    “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一张?”他很白痴的试探的问道。

    宋轻笑水灵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心里的卧槽已经停不下来了。

    她再度伸出白嫩的手,放在傅槿宴额头上测了测,没办法,她还是觉得他是烧糊涂了。

    不然为嘛总做出这种让人惊悚的事来?

    “别摸了,我跟那次一样,没发烧!”

    傅槿宴闷闷的说道,第一次有种挫败感,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难搞定,不是说女人都喜欢浪漫吗?

    结果宋轻笑被一束玫瑰花吓得屁滚尿流!

    不是说女人是一种贪财的生物吗?为嘛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也不能让她高兴起来呢?

    反而还认为自己又发烧了。

    呵呵,他正值壮年,身强体壮的大男人一个,哪里有这么多骚,哦不,是烧来发?

    哎,天下最难搞定的就是自家媳妇了,太特么难哄了!

    他现在十分佩服那些将自己媳妇哄得服服帖帖的男人,简直就是他膜拜的对象呀!

    不过,他还就不信了,搞不掂这个小女人!

    宋轻笑将卡往他怀里一塞,撇了撇嘴,一直非常坚定的拒绝了,“槿宴,不管你想干嘛,这张卡我不能收。”

    一旦收下了,就是彻底卖身的节奏了,不是那种论斤卖的,她这区区八十多斤的身体还值不了无限额的信用卡,而是连同身心一起卖。

    这件事她还没有考虑好,所以不会接受的。

    虽然她也很垂涎那一大笔财富,不过有些事一旦做了,就变味了,想再回去也不可能了。

    因为那是心灵背负了枷锁,驱除不掉的。

    宋轻笑再度拈起一颗葡萄,正准备吃,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傅槿宴,发现他正一脸郁闷无奈加难过的看着她,就像一只,额……被主人遗弃的大型犬,可怜巴巴的摇着尾巴。

    看了看手上那颗晶莹欲滴肉多汁满的水果,宋轻笑恋恋不舍的将它一把塞到了傅槿宴嘴里,“喏,我知道你很垂涎我手上的东西,给你给你,都给你!”

    傅槿宴咕咚一声,将葡萄吞进肚子里,口中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里的草泥马已经欢快的在草原上践踏了。

    他简直都快要气笑了,磨了磨牙,重重的开口问道:“宋、轻、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垂涎你手上的东西了?”

    宋轻笑撇撇嘴,无奈的一耸肩,“我两只眼睛都看到看呀,够不够?不够我再喂你一颗。不过我们说好了啊,只能再吃一颗了哦,多了就没了。”

    多了就没了?

    傅槿宴看了一眼茶几上那满满的一大盘葡萄,在心里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掐死,不过他抑制住了自己这种冲动,而是起身就走了。

    临走前,把宋轻笑那盘宝贝葡萄顺走了!

    哼,给你无限额的卡你不要,偏偏宝贝这一盘葡萄,看我不把它全部吃掉,给你留点皮皮。

    不,皮都不给你留,籽也不给你留!吃西北风去吧!

    宋轻笑看着傅槿宴把她的心头好一下子顺手牵羊弄走了。

    弄走了……

    走了……

    了……

    她一下子瞪圆了眼,毛发皆竖,站起身来,路见不平一声吼呀。

    “傅槿宴,你丫的还我的葡萄!”

    这声音可谓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