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件奇怪的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动静不大,但仍旧惊动了傅槿宴。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在自己怀里乱动的那一坨,顿时很没好气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顺便咕哝道:“安静!”

    怀中人果然安静了,傅槿宴嘴角勾起一抹笑,满意的点点头,准备继续睡个回笼。

    然而,下一刻,一声恐怖的鬼哭狼嚎之声响起。

    “卧槽傅槿宴,你竟然打我屁股,丫的劳资还没穿裤子呢!”

    声音之大,震得整个房间都抖了抖。

    连在花园锻炼身体的冯妈都听到了,顿时“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这一大早的,太太真是太有活力了,她离这么远都能听到。

    小俩口的真恩爱。

    宋轻笑可不知道,自己光屁股被打的事已经传出去老远了,她只是将心中堵着的气,顺着这一声大吼释放出来,吼完果然好多了。

    她又秀气的打了个哈欠,继续窝在傅槿宴怀里睡回笼觉去了。

    被某人狮子吼震得精神满满的傅大总裁:“……”

    还有这种操作!

    卧槽,把我弄醒了,你就心安理得的睡觉去了,宋轻笑,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然而望着这张睡得香甜的脸,他终于没舍得吵醒她。

    她没良心,不代表他就没良心了,哎,做个好男人真难!

    办公室,在完成一个设计稿的初稿之后,宋轻笑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发现已经中午下班了,连忙将电脑往下一扣,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往外走。

    怪不得这么饿呢,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她经常这么投入的设计稿件,有时候一忙起来,真的不是自己说能停就停下的,所以以前老是不按时吃饭,搞得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在路过服装设计部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人在埋头苦干,她停下来,想看看是谁跟自己一样,这么为老板卖命。

    没想到是方米朵!

    “嘿,米朵,吃饭去!”宋轻笑一喜,连忙喊道。

    方米朵从电脑屏幕中抬起头,看到宋轻笑时,呆滞的双眼似乎重新恢复了活力。

    “你等下我笑笑姐,我收拾下,很快。”

    她说着,急忙动作起来,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资料保存,然后锁屏,踩着小平底蹬蹬蹬就跑到宋轻笑身边。

    “你怎么现在才去吃饭呀?”

    宋轻笑看着她,无奈的笑道:“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你也知道,搞设计的人灵感一来,就进入那种忘我的状态了,别说领导来,就是老爸老妈来了也察觉不到呀。”

    方米朵赞同的点点头,“所以呀,十个做设计的,八个胃都不好。”

    两人边聊着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边走到一家小餐馆,此时,人不算多,已经过了午饭的高峰期,两人的饭菜一会就上来了。

    宋轻笑拿着勺子在饭里戳戳戳,终于忍不住开口倾诉给方米朵听,再不说,她会憋死的。

    “米朵,我最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方米朵抬起小脸,嘴角还沾着一粒米。

    看到这一幕,宋轻笑不由得笑起来,伸手在自己脸上示意了一下。方米朵会意,急忙擦掉,这才开口问道:“什么事啊笑笑姐?我很乐意当你的听众哦。”

    “唔,是这样的……”宋轻笑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我最近有件事一直放在心上,想不通,却又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方米朵一听这话就知道,一定是跟傅槿宴有关的,于是点点头,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宋轻笑皱着眉头,继续说:“最近呀,我发现傅槿宴特别奇怪,整天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在家里时,看见我靠近了,就连忙关掉电脑。我问他在看什么,他竟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知道吗?米朵,我是第一次看见他那么窘迫,那么词穷,天知道,他打击我的时候口齿之伶俐,思路之清晰,词汇之丰富,简直是分分钟让人跳脚的节奏。然而那天被我抓包时,他竟然窘迫了,尴尬了,我问他是不是在看小黄片,那丫的竟然否认!看他一脸荡漾的样子,不是在看那种片子,说出来我都不信!你说我能不瞎想吗?”

    宋轻笑的嘴像机关枪似的,嘟嘟嘟嘟的往外扫射着,可见这些话她闷在心里有多久了,竟然没把她闷坏!

    方米朵看着宋轻笑愤愤不平的吐槽,再结合傅槿宴当时在办公室问自己的话,顿时心下了然,哭笑不得的看着宋轻笑,“笑笑姐,你说傅总在看那啥,我觉得可能性不大,真的,他看上去那么高冷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让自己形象大毁的事情呢。”

    高冷??

    宋轻笑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词这么美好,怎么可能用在傅槿宴那禽兽身上呢!

    想到昨晚的惨状,她了无生趣的摇摇头,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感慨道:“你们这群小姑娘呀,都被傅槿宴那表面样子骗了,看一个人一定要擦亮双眼呀。”

    “哦?难道傅总不高冷?”方米朵八卦起来饭也不吃了,吃饭哪有吃精神食粮重要!

    八卦才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动力!

    “咳咳……”宋轻笑吓得猛咳嗽。

    卧槽,这要她怎么接话啊!

    难道告诉你,昨晚他简直是豺狼一头,将人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好吗!

    尼玛她现在身上还酸痛着,还有痕迹呢。

    “我们言归正传哈,这件事你怎么看?”

    方米朵不能说实话,只好从旁提醒她,“你放心,笑笑姐,傅总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的,也不太可能看那……咳咳……小黄片,你多留意一下他在干什么。我觉得,他后面可能会告诉你,说不定,他在准备什么惊喜呢。”

    “惊喜?”宋轻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抖,“呵呵,还是算了吧,惊喜成惊吓,那就是人间惨剧了,前不久的事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那厮的脑回路一下子变了,还真让人适应不过来,太特么惊悚了。不行,我得多吃点饭压压惊!”

    方米朵看着宋轻笑已经空了的盘子,在心中默默流下两条宽面条泪。

    姐姐呀,你吃得还不够吗?

    满满一大碗米饭和菜都被你吃完了,看看咱们隔壁桌那个小哥哥,人家才只吃得下一半,咱们作为女人,矜持点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