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竟然在看小黄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想到,宋轻笑却是摇了摇头,“不用这么麻烦,等我回去把之前的电视剧看完就好了,其实就是静不下心来,心里总是有事情放不下,我想了很多,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傅槿宴:“……”

    这个理由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要不要这么庸俗,说出去谁信啊,那些令人惊艳的设计稿,灵感爆发的原因是一部狗血电视剧,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距啊!

    会幻灭的,真的!

    “好了,身体已经满足了,我们现在回去补充精神食粮吧。”

    身体……

    满足……

    听着这两个词,傅槿宴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别处。

    没办法,真的不是他思想龌龊,而是这两个词语连在一起,实在是太有联想性了。

    回到家后,宋轻笑又是一个猛子,直接扎到了沙发上,找到自己经常看的那个台,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一连串的动作很是连贯,一旁的傅槿宴看得目瞪口呆。

    这货……以前是练跳水的吧?这身体素质,简直就是一根好苗子啊!

    他摇了摇头,无声的叹了口气,放任她在这里“补充灵感”,自己回了书房,打开电脑,找到昨天的阅读记录,继续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手里还不忘做着笔记,严谨得不像样子。

    没错,就是那本《娇妻卖个萌》,这本书虽然槽点满满,但却依旧赢得了傅槿宴的欢心,几乎已经是他的恋爱宝典了。

    追老婆就靠它了!

    随着熟悉的音乐响起,一集电视剧结束,宋轻笑也终于伸了一个懒腰,将保持了四十几分钟的身体动了动,以免僵住了。

    “太太,吃水果吧。”

    冯妈端来一盘子已经洗干净切好的水果,放在了她面前。

    宋轻笑点了点头,捏着一根牙签,插着一块苹果放进了嘴里。

    刚嚼了两口,她突然良心大发的想起了傅槿宴,问道:“槿宴那里是不是还没送去?”

    冯妈点了点头,“先生说过,他在书房的时候,不能进去打扰他,所以我就没有送。”

    闻言,宋轻笑了然,想了想,起身穿好拖鞋,将把一盘子水果端在手中,对着她说道:“没事,我去送好了,顺便看看他在做什么。”

    她走到书房门口,举起手刚要敲门,眼眸一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手握上门把手,猝不及防的便推开了进去了。

    书房里,傅槿宴正在专心致志的研究着他的“恋爱宝典”,冷不丁的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吓得他一阵慌乱,连忙将摊开的笔记本合上,又关掉了电脑。

    做完这一切,宋轻笑已经窜到了他面前。

    “你刚才……干什么呢?”她一脸的质问的神情,语气也充满了好奇。

    傅槿宴头一次感到如此的慌乱,一边平稳着激动的心跳,一边强装淡定的说道:“没干什么啊,我就是在看一些文件。”

    “看文件?”

    宋轻笑的语气中充满了质疑,眼眸中也是如此,“看个文件你激动什么?紧张什么?肯定不是文件!”

    她斩钉截铁的语气让傅槿宴更加慌乱,眼神四下打量,就是不敢看她。

    见状,宋轻笑心中慢慢浮现出了一种可能,这种想法让她眼眸瞪得滚圆,很是难以置信,“傅槿宴,你该不会是背着我在看什么……小黄片吧?”

    傅槿宴:“……”

    “噗”的一声,他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一次脸上没有慌乱了,因为已经被黑如锅底的脸色掩盖住了。

    “小黄片……宋轻笑!”傅槿宴头一次叫她的名字是这么的咬牙切齿,“你丫的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面粉和水吗?是不是一动脑,就变成浆糊,将你的神经都黏在一起了!”

    居然怀疑他看小黄片,他是那样的人吗?

    简直就是对他名誉的质疑,是侮辱,简直就是……扯淡!

    突然被吼的宋轻笑很是委屈,很是无辜,“可是我进来的时候,你又是关电脑,又是一脸的慌张,和电视里面那些青春期的小男孩偷看时的表现一毛一样,所以我这是合理的猜测,没毛病!”

    如此理直气壮的回答,简直是无懈可击!

    傅槿宴磨了磨牙,有一种想把她拉过来,按在腿上打屁股的冲动。

    忍了又忍,他还是将这股冲动忍了回去,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只说一次,我没有在看什么小黄片,就是一些很机密的东西,不能让你知道。你别乱猜,也别乱想,否则的话……我就把你的帐再翻一番!”

    卧槽,宋轻笑蓦地瞪大了眼,她这是……被威胁了?

    尼玛打蛇真打到七寸上了啊!欠下的账是她永远的痛,吐槽三桶都吐不完的那种。

    “你……你有种!”宋轻笑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这丫的竟然还不领情!

    傅槿宴眉头一跳,看着她,幽幽的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觉得,接下来很有必要,对我有没有种这个问题,进行严肃而‘深刻’的讨论。”

    “怎么讨论?”小白兔宋轻笑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就跳到猎人挖的陷阱里了。

    傅槿宴一下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后下一刻,二话不说,将她扛起就往床边走。

    宋轻笑顿时吓得死死抱住他,卧槽,都不提前打个招呼,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还有,你这是在干嘛?耍流氓吗?小心我报警啊歪歪歪!

    于是,这天晚上,去给傅槿宴送水果的宋轻笑一去不复回,徒留电视在客厅孤零零的放着,最后还是冯妈了然的将它关掉了。

    至于“壮士”一去不复回的原因,请大家自行脑补。

    第二天,宋轻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正浑身光溜溜的被傅槿宴抱在怀里,顿时害羞了。

    怪不得她昨晚睡觉一直觉得很热,梦见唐僧师徒四人过火焰山,嗯,她就是那个猪八戒,而且还被妖怪架在架子上烤,动弹不得。

    原来是因为这!

    睡个觉而已,要不要抱这么紧,我又不会半夜跑了,让你没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