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为什么要在虾里放戒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欧宫越原本十分庆幸的心,突然一下子变得有些沮丧。

    本来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他还以为他们两个闹了矛盾,自己的机会来了,结果……

    啪啪啪啪啪啪啪,不要想歪了,这是打脸的声音。

    “而且槿宴已经到了,他都给我发消息了。”宋轻笑说着,拿着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眯眯的说道,“我让他在街的拐角等我,所以你没在门口看见他。毕竟中午的那件事情,弄得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不想再承受别人看热闹的目光,怪别扭的。”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了欧宫越的脸上,这一次的力度,应该是用了内力!

    “本来我还担心你们会因为这件事闹矛盾,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欧宫越说的很难受、很憋屈,有一种忍辱负重的感觉,“既然你们之间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好了,我们两个现在好着呢。”

    宋轻笑笑嘻嘻对着他抛出一把刀子,直接扎在了他的胸口上,然后对着他欢快的挥了挥手,“那欧总,我先走了,你也赶快回家吧,再见。”

    她说完,步履轻快的快步走了出去。

    欧宫越站在原地,眺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默默地捂住胸口,将那一口老血咽了回去。

    真是太扎心了!

    这一边,宋轻笑刚一走出公司大门,“呼”的一声,一阵冷风吹过,将她脸上的笑容直接吹没了,整张脸皱在一起,像是一朵濒临凋谢的菊花!

    裹紧衣服,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临街,一把拉开车门,风一般的蹦了进去。

    不用怀疑,真的是蹦!

    不过好在车子的空间大,还结实,不然保不住她就从这边进去,从那边出去了。

    看着宋轻笑像只兔子一样蹦了进来,坐在车里的傅槿宴很是诧异。

    “你干什么呢?后面有狼追你?”

    他说着,扭过头去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欧宫越的身影,这才放下心来。

    等到终于在座椅上坐好,车门也关上了,宋轻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才有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刚才我出门的时候,突然刮风了,冻得我心肝脾肺胃都在抽筋,所以我就跑着过来了。”

    傅槿宴:“……”

    抽筋……你抽的还挺全面的啊!

    无语的望了望……车顶,傅槿宴觉得,还是不要和她交流了,不然一会儿自己的脑袋也要抽筋了!

    他缓缓发动车子,两个人向着目的地驶去。

    因为傅槿宴早就已经提前订好了位置,所以去了之后,没有任何耽误,直接被侍应生领到了一个装潢的精致别雅的包厢中。

    “两位请稍坐片刻。”

    不多一会儿,陆陆续续的菜被摆上桌子。

    看着那一盘盘烹制的美味的虾,宋轻笑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声音很大,坐在她对面的傅槿宴都听到了,嘴角挂着一抹宠溺的笑容,温声说道。

    “是不是饿了?尝尝看吧,听说味道很不错的。”

    闻言,宋轻笑拿起筷子就要下手。

    只是筷子堪堪碰到虾尾,不知为何,她又把筷子放下了,双手抱臂,一脸认真的看着傅槿宴,眼眸中的神色无从辨别。

    见状,傅槿宴诧异的挑了挑眉,十分不解,“怎么了?难道这个虾不合你的胃口吗?

    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太可能,面前这位可谓是嗜海鲜如命,尤其是虾和螃蟹,每次见到的时候,都是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若不是还有那么一点儿的理智支撑着,提醒她是在外面,不能太放肆,只怕她都能一个猛子扎到装着海鲜的盘子里去,和它们一起遨游!

    现在面对着最喜欢的食物,这位吃货居然连筷子都不动,简直是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宋轻笑定定的望着他,抿着唇,一脸的严肃和认真,“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情?”

    “啊?”傅槿宴一脸茫然。

    “就是……”宋轻笑一脸的纠结,“好端端的,你非要带着我出来吃饭,是不是又在预谋什么事情,比如……你在这一堆的某只虾里面放了戒指什么的,是不是?”

    傅槿宴:“……”

    卧槽,什、么、鬼!

    他为什么要在虾里面放戒指,很好玩吗?

    那种油乎乎还有腥味的画面不觉得很诡异吗?

    这位神仙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你是不是刚才被风吹得脑子也出了问题?我为什么要在里面放戒指?你不觉得很脏吗?”

    其实也不怪宋轻笑想的太多,关键是下午那件事情,给她造成了太大的冲击,让她都有些精神恍惚了,生怕这位大哥一激动,又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那她可真是扛不住了啊!

    宋轻笑听着他的语气,似乎并没有自己预想的事情,不由得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看得傅槿宴嘴角抽抽的像是要中风一样。

    真想……带着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脑子真的出了问题。

    傅槿宴嫌弃的瞥了她一眼,曲起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你就放心吧,里面我什么都没放,有的也是厨师放的调料,你就安心吃吧。”

    闻言,宋轻笑整个人都轻松了,对着他咧嘴一笑,拿起筷子,开启扫荡模式!

    傅槿宴望着她吃得风生水起的模样,默默地将感叹咽了下去。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吃货啊!

    毫不例外的,一大桌子的食物,有四分之三都进了宋轻笑的肚子里。

    她打了一个秀气的嗝,靠在椅背上,摸着肚子,一脸的满足,“果然,只有美食才能抚慰我那颗受伤的少女心。”

    “你又受什么伤了?”傅槿宴悠悠的问道。

    宋轻笑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设计稿画不出来,最近有些灵感干涸,需要找个时间好好地补充一下了,不然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要江郎才尽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失业的。”

    要是失业了,那她欠下的帐还怎么还?那可是巨款,巨款啊!把她卖了都还不起!

    闻言,傅槿宴垂眸沉思,语带关切的问道:“那要怎么办,需不需要我带你去一些山清水秀的地方逛一逛,放松一下心情?”

    他记得公司里也有相关的设计师,每当灵感干涸的时候,就请几天假,跑出去逛一逛、看一看,心情好了,灵感也就回来了。

    应该……都是相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