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就等着接招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陈盛,你整天要是闲着没事的话,我刚想起,中东那边有个业务正要开展,你是老员工了,对公司的业务又很熟悉,不如就由你亲自跑一趟,将那边的事物筹建起来,顺便,领略一下那边的好风光怎么样?”

    “不不不,傅总,我很忙的,真的,我手上的事一大堆,做到明年都做不完。”正巧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救星呀!

    陈盛连忙开心的拿出手机,眼神特真诚的看向傅槿宴,“这不,就来电话了,我先接电话去了哈,总裁您慢走!”

    说完,他像屁股着火似的跑了,妈妈呀,黑着脸的总裁好可怕的说,哪怕是已经见了多次了,他的小心肝还是承受不住!

    哎,也是难为夫人了,心理素质这么好。

    不过,他暗搓搓的想到,在家里傅总绝壁是个“气管炎”吧,嘿嘿嘿。

    傅槿宴回到办公室,将笔记本摊开,又仔细的研究了一番上面的战略,综合分析了一下宋轻笑那容易害羞又傲娇嘴硬的性格,觉得送花这招果然不适合她。

    不过,没关系,这书上还有其他的招数,等着他慢慢研究。

    哼哼,宋轻笑,你就等着接招吧!

    下午傅槿宴又抓紧时间看了几章小说,那认真的程度,丝毫不比在与客户谈判的时候差,就差没废寝忘食,宵衣旰食,头悬梁锥刺股了。

    看到快要到下班时间了,他给宋轻笑打了电话过去。

    “笑笑,晚上一起出去吃饭。”

    宋轻笑接电话的手一抖,她觉得自己都有心理阴影了,勉强扯起一个笑容说道。

    “可是我今天还要加班呢。”

    她把上午想好的借口拿出来用,说好了要加班,就绝对不能食言!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傅槿宴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什么,又淡淡的开口,声音里是说不尽的诱惑,“我刚刚看到,有一家龙虾馆新开业,听说那里的龙虾都是空运来的,很新鲜,个头很大。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终于传出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

    “去!”

    傅槿宴露出一个八年抗战终于胜利的笑容,十分开心的挂掉电话,然后在网上预订位置。

    有把柄在手,他就不信宋轻笑这小吃货能忍得住!

    自从了解宋轻笑的属性之后,他平时就特别留意哪里有什么好吃的,还专门记了下来,整了个美食攻略。

    不得不说,我们傅大总裁的用心程度,简直了!

    有这样的用心,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下班之后,傅槿宴本来想去公司接宋轻笑,但是被她很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打车去就好了。”

    “打车?”

    闻言,傅槿宴的眉毛蹙在一起,语气不满的问道:“我去接你,两个人一起去多方便,你为什么还要打车?”

    为什么?

    你丫的还好意思问我说为什么?

    宋轻笑瘪着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涌到喉咙的“三字经”又咽了回去,尽量用一种比较温和,比较委婉的语气解释说:“那个,今天你刚弄得那么的轰动,我有些、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你还是别来了,我自己去没问题的。”

    天知道让他过来,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货脑回路越来越不正常了,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要知道,人家可是一个矜持又害羞的女孩纸呢!这种太出风头的事情实在是不适合啊!

    她将理由说的明白,也没有藏着掖着,傅槿宴自然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想到当时的情景,也是满头黑线。

    “那好吧,我不去你公司门口,在临街的拐角那里等你,这样总行了吧。”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宋轻笑沉吟片刻,便同意了,“那好,你现在过来吧,我收拾一下就好。”

    挂断电话,她将办公桌上一些重要的文件收起来,然后穿上外套便离开了。

    快要走到大门处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欧宫越正从外面回来。

    “轻笑。”

    欧宫越看到宋轻笑,很是自然的走上前来打了声招呼,看着她的装扮,笑着问道:“你这是要下班了吗?”

    “是啊。”

    宋轻笑一边答应着,一边在心里庆幸:幸好我是看着时间出来的,没有早退,不然被抓个正着,岂不是很尴尬——虽然设计师的时间都是很自由的,不需要跟着公司的时间打卡。

    但是没办法,既然在这里上班,就要遵守规定,不能太张扬了,不然容易被那些看不惯她的人使绊子。那样的话,就太委屈了。

    欧宫越望着她,点了点头,“刚好我也才办完事情回来,也要回家了。不如我送你吧。”

    宋轻笑一听,连忙摆着手拒绝了,“不用了欧总,槿宴已经来接我了,就不麻烦你了。”

    “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槿宴的车在外面啊。”

    欧宫越说着,心中已经笃定,这一定是她找的推辞的理由,毕竟中午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傅槿宴拿着玫瑰花当着众人的面跟她表白,结果她却跑了,这样的结果,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了,极度的自信心受挫啊。

    两个人估计也会因为这件事吵架了,闹矛盾了。

    一想到他们两个吵架了,欧宫越心里就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感觉——这简直是老天在给我机会啊!

    此时此刻,他才不在乎什么“趁虚而入”这种事,毕竟在他知道宋轻笑已经结婚了的情况下,还对她念念不忘,相比之下,这些也都不算什么了。

    “中午的事情我听说了,在我的印象里,槿宴也不是这么冲动的性格,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也不要太生气了。”

    “生气?”

    宋轻笑睁圆了眼眸,里面写满了不解,“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老公来和我表白示爱,不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听她的语气,欧宫越有些傻眼,语气也不像刚才那般笃定了,“可是、可是你不是跑掉了吗?难道不是……”

    “哦,你说那个啊。”宋轻笑挑了挑眉,露出一抹有些尴尬害羞的笑容,解释道,“当时我是因为太害羞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就跑掉了,但是我并没有生他的气,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