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当众表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陈盛懵逼的看着这位叫他们不要去打扰他的bss大人,心里有些疑惑,“傅总,您叫我来是?”

    傅槿宴轻咳一声,吩咐道:“你去帮我预订九十九朵红玫瑰。”

    他没有说是拿来干嘛的,但是陈盛一下子就猜到了其中的关键。

    陈盛在脑海里捂着自己的小心肝,仰天狼嚎了一声:麻蛋,原来总裁一个人研究了这么久的所谓的严、肃、的、事,就是这个!

    还有没有人性了,让他这个单身狗去预订红玫瑰,还是九十九朵!

    他可以罢工吗摔!

    人生很艰难,处处都是坑啊。

    他心满意足的yy了好一会,这才平息下来那些翻滚的心思,恭敬的回答,“好的,傅总,那一会花是直接给夫人送去,还是……”

    “预订好了放到我的车后座。”傅槿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人是傻的吗?

    一个男人买了花,自己不亲自给媳妇送去,顺便求表扬求鼓励求虎摸,竟然还让快递小哥占了这个风头。

    是不是单身久了的人脑子都不怎么好使?

    可怜的陈助理并不知道,在他家bss心中,自己已经沦落为“单身久了脑子不好使一类人中了”,要是知道了的话,呵呵,他……特么的也不敢做啥!

    陈盛的动作很快,没一会花便放到傅槿宴的车后座了。

    傅槿宴对他的高效率感到十分满意,夸奖了一句,便载着这捧鲜艳欲滴的玫瑰去宋轻笑的公司了。

    表白什么的,小说里说了,要当着众人的面表白,女人都是爱面子又傲娇的生物,当众表白的话,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的目光,她们心里开心得要飞上天的节奏。

    不过,其实,他对此也表示疑惑,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

    暂时还摸不透宋轻笑是哪种类型的,他只好试一试了。

    两人的公司离得很近,没一会,车子就开就到了。

    傅槿宴捧着那一束显眼的花,在众人好奇兴奋的目光中,就这样淡定的走了进去。

    对于众人的围观,傅大总裁表示毫无压力,开玩笑,他当着几千几万人的面发言也淡定自如,又怎么会怕这区区目光。

    欧氏前台小姑娘对他的到来都已经表示很淡定了,然而这次仍旧控制不住的被他吓了一跳——傅总这是要干嘛?求爱的节奏?哇咔咔,一会有好戏可以看了。

    前台小姑娘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看着傅槿宴进了电梯,连忙拿起手机,在员工群里就咋呼起来了:号外号外,傅氏集团总裁捧着一大束玫瑰虐狗来了,前方高能,单身人士速速退避。

    没过一会,群里立马炸开了锅,大家纷纷表示hld不住。

    “我去,上午不是才来了吗,还在宋轻笑的办公室里腻歪了好一会,这会怎么又来,哦,我又预感,我的血量一定会唰唰唰往下掉。”

    “这两人不都结婚好久了吗?”

    “谁规定结婚了就不许送玫瑰了,人家那是恩爱,结婚了照样撒糖。”

    “有个这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老公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呀。”

    “噗,你的形容真是幽默,要是让你老公知道了,今晚回去要跪搓衣板的节奏。”

    “哈哈,前排小凳子已经摆好,坐等围观。”

    “楼上+。”

    ……

    宋轻笑全然不知即将发生的事,她正在埋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找灵感呢,没一会,便有助理进来说有人找她,让她出去一趟。

    宋轻笑哦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铅笔,有些疑惑,怎么今天找她的人那么多,凑一块干嘛,热闹吗!

    等她走出去一看,顿时被这庞大的场面惊呆了,眼睛发直,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tf!

    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个捧着玫瑰花笑盈盈的男人是傅槿宴吗?他这是想干嘛?

    还有,周围那些同事们,你们不去上班,都围在周围看什么呢?这样红果果额旷工真的好吗?

    宋轻笑痛定思痛,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想问清楚他这是在搞啥,嘴巴微微一张,还没开口说话,就被傅槿宴抢了个先。

    “笑笑,我喜欢你。”

    只见傅槿宴满脸深情,定定的看着她,将玫瑰花递到她手上,然后大声的表白了一句。

    吃瓜群众们一下子兴奋了,开始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更有甚者,早就拿出了手机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惊天大狗粮呀,傅氏集团总裁当众表白自己的妻子。

    然而,被表白的宋轻笑深深的不淡定了,她的脸先是由红变白,最后由白变青。

    她做了一个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动作,只见她把白嫩嫩的小手放到傅槿宴额头,摸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咦,温度正常呀!”

    傅槿宴:“……”

    吃瓜群众:“……”

    天呐,宋轻笑童鞋,你可以不可正常一点,作为一个正常女人,你的反应有点不同寻常。

    女人遇到这种情况不都是害羞的低下头的么,或者娇羞的说一声我也喜欢你的吗?

    为什么你会认为你家老公脑子不正常,烧糊涂了?

    你还是个女人吗?

    你知不知道,你羡慕死了多少人呀!

    一大群中年少女心中的草泥马狂奔起来,压都压不住,眼中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恨不得把宋轻笑盯穿。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又提高声音,说了一句,“我说,我、喜、欢、你,笑笑!”

    这事你怎么看?

    不要只忙着摸我的头,不说话呀!

    这样让人很尴尬的好不好?

    根据那本小说上的桥段,剧情不是这样走的啊槽!

    宋轻笑此时已经囧到无以复加了,她用手在脸颊边扇了一下,好降低自己脸上滚烫的温度,装作随意的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了。”

    然后抱着玫瑰花,转身,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并且将门紧紧锁死。

    被人丢下的傅槿宴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跳得厉害。

    卧槽,“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是朕已阅吗?

    可以不可以给句明白的话!

    他就这么傻不拉几的站在这里,他不要面子的吗!

    告白完了,然后就这样被人丢下,嗯,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