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娇妻卖个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方米朵点头的频率再次加快,让不由得有些担心,她那个脆弱的颈椎,会不会被她这么摧残得罢了工。

    “我明白的,傅总,所以我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一定要让笑笑姐看到我的成绩,让我成为她的骄傲!”

    傅槿宴:“……”

    这特么的怎么比我刚才的话还容易令人费解呢?

    彼此之间的关系还能不能更复杂一点儿了?

    辈分突然提高,一时之间还有些承受不住啊!

    傅槿宴摸了摸鼻子,又感到有些好笑。

    不过也是因为这么纯真又跳脱的性格,所以才会和笑笑玩得这么好吧,若是那种有心计的,只怕还没开始,就已经被笑笑自动排除出去了——如果她能发现的话,不过看情况,似乎是不太容易。

    不过……

    关系好?

    傅槿宴突然想到某一点,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就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饿狼,正在觅食,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块肉,还特么是五花三层的,那简直就是生命的曙光,人生的希望啊!

    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小姑娘,可是和他亲爱的老婆是好朋友啊。

    自己不是一直在纠结,怎么改变宋轻笑对自己的抵触心理吗?眼前就是最好的帮手啊。

    她们两个认识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却已经进展到了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地步,这样的关系,让傅槿宴这个正牌老公看着很是眼红,很是嫉妒,很是……无法理解。

    身为一个直男,他实在是不能理解,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会因为一件小事,就成为了好朋友,还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简直是无法理喻。

    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想知道,两个人是如何进行情感交流,从而达到密切关系的,毕竟他现在还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上,对她们两个的关系,很是眼热啊!

    方米朵自认为是一个神经比较大条的人,性格也有些迷糊,对于旁人的眼光,总是经常性的领会不到。

    但是——

    为什么傅总看她的眼神变得怪怪的?

    这种又是打量又欲言又止的感觉是什么鬼?

    妈妈咪呀,人家真的好害怕啊!太惊悚了有木有!

    “傅总,”方米朵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堆着一脸的笑,忐忑不安的问,“您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她嘴里这么问着,但心里已经在抓狂了。

    什么事?什么事情能问我啊摔!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该不会是……

    方米朵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猛然瞪大了眼睛,但是不过瞬间,她就否决了这一想法。

    “怎么可能呢,像傅总这样的人,已经见识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这是什么扯淡的想法!”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确实很扯淡,幸好她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否则的话……后果简直不能更惨烈。

    傅槿宴眸光深深地看着她,眼中情绪波涛翻滚,错综复杂,让人无法辩解,最后只剩……一脸懵逼。

    就在方米朵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忐忑,越来越不安的时候,他终于张嘴说话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讨笑笑的欢心?”

    “……”方米朵瞪圆了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语气惊讶,“你你你、你说啥?”

    激动地连“您”都不用了。

    傅槿宴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有些时候,只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后面的事情也变得顺畅许多。

    “我的意思是,你和笑笑的关系这么好,一定知道她喜欢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望着他有些不自在的表情,方米朵深深地沉默了。

    这种欲言又止,像是面对着心爱的女人,却不好意思开口表白的感觉,简直是——一言难尽!

    画风诡异啊!

    如此想着,方米朵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前不久宋轻笑对自己说的话,心中有了些许的了然。

    恐怕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是深爱着对方,但是因为那份见鬼的契约,让宋轻笑有些犯怵,不敢轻易表白自己的心声,而傅槿宴呢,明明就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设的局,结果现在把自己也圈了进去。

    爱你在心口难开——致敬两位!

    “傅总,您是不是想问……怎么才能让笑笑姐……嗯,接受你?”

    方米朵问的直白,傅槿宴有些诧异,但是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恐怕是宋轻笑已经对她说了所有的事情,不然她不会这么问。

    这个小傻子,还真是……心宽体胖!

    点了点头,傅槿宴一脸郁闷至极的神情,看得方米朵有些想笑,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毕竟是自己的大老板,还捏着自己的小命,所以一定要谨言慎行,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请让我们送别这位因为嘲笑自己的老板而被打死的同鞋!

    “傅总,这个吧……”

    方米朵轻咳一声,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其实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闻言,傅槿宴的神情有些失落。

    看着他这样子,方米朵很是愧疚,想了又想,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语气中充满了惊喜,“对了,傅总,虽然我没谈过恋爱,没有经验,但是我喜欢看小说啊,有的小说写得特别好,看了会让你有极强的代入感,感觉自己就是里面的主角一样。有一本小说名叫《娇妻卖个萌》,我最近正在看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特别甜,特别温馨,尤其是男主角对女主角告白,每一次都浪漫到不行,您可以参考一下,借鉴一下。”

    “《娇妻卖个萌》……”

    傅槿宴低声的重复了一遍,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旁的方米朵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本书,现在在网上特别的火,随便一找就能找得到。”

    “好的,我记下了。”傅槿宴点了点头,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米朵,真是谢谢你了啊。”

    “没事没事,您太客气了。”方米朵摆了摆手,脸上都是不好意思的表情,“其实我也没帮到什么忙,也不知道对您有没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