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充气娃娃宋轻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比昨晚喝了酒还红?”傅槿宴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明知故问。

    宋轻笑顿时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小拳拳,口气中三分娇嗔三分抱怨四分甜蜜,“你这个混蛋,还好意思说,光天化日之下,跑到我这里来耍流氓,就不怕我喊保安来把你赶出去吗?”

    傅槿宴享受着这甜蜜的赏赐,心里无比愉悦,看来这一趟没白来。

    “夫人尽管喊,为夫怎样都接受。只是你这一嗓子喊了,只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在里面干什么了,毕竟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他们的脑洞,也是无穷大的。”

    “哇,你竟然威胁我?”宋轻笑抓牙舞爪的亮出自己雪白的爪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嗯,我家笑笑真聪明,一眼就看透了,我就是在威胁你,你想怎么做呢?”傅槿宴笑眯眯的摸了摸她温度颇高的脸,心里想着,他媳妇的皮肤真嫩真滑。

    宋轻笑彻底给他跪了,论脸皮厚,她实在甘拜下风,于是苦着脸讨饶,“大侠,我错了好不好,求放过行么!”

    您打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

    求不骚扰,她还要工作呢嘤嘤嘤!

    “嗯,让我抱抱就走。”傅槿宴将脑袋埋在她雪白纤细的脖子处,低低的说道。

    热气喷洒在宋轻笑的皮肤上,惹起了一颗颗爆栗,她想躲,却无奈背靠着墙壁,无处可去,只好像个充气娃娃似的任由傅槿宴紧紧的抱着。

    傅槿宴静静的感受着怀中之人的温度,只觉得心里无比的舒坦,像是寻寻觅觅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家。

    虽然宋轻笑最近对他亲近了很多,但他仍旧敏感的察觉到,她心里还有一个地方,是没有敞开的。

    她心有所顾忌,所以他感觉到了。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这下好了吧。”宋轻笑推推他,示意够了。

    再傲娇,小心我一个鞋底板pia过去,把你pia到门上扣都扣不出来。

    哎,这种甜蜜的惊吓再多来几次,她估计会神经衰弱的。

    她不喜欢这种突然的刺激啊嘤嘤嘤,她喜欢在床上,啊呸,她什么都没说!

    “好,下班后早点回家。”傅槿宴交代了几句,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人肉抱枕,顿时一脸的怅然若失。

    宋轻笑立马就决定了——今天她要加班。

    她的理由也很充分——谁叫傅槿宴这丫的莫名其妙的跑过来,对她动手动脚,耽误她的上班时间!

    傅槿宴走出宋轻笑的办公室后,那群女人已经沸腾了,一边偷偷打量着这个盛世美颜,一边小声的窃窃私语。

    “你说,傅氏集团的傅总来这里干嘛?”

    “这还不知道啊,当然是来看他的老婆了,你没见他刚刚去宋轻笑的办公室了吗?”

    “我知道他是来看她老婆,问题是,他刚刚进去那么久,你猜,两人是在干嘛?唔,还关着门的。”

    “嘻嘻嘻,你好讨厌啊,这么明显的问题还来问我,当然是么么么么哒了,不然还能干嘛!”

    “嘿嘿,真羡慕宋轻笑呀,有个这么黏人的极品老公,我家那位要是有一半黏我的话,我死也瞑目了。”

    “得了,有个老公就不错了,还要求那么高!你就别再打击我们这些单身狗了,毕竟狗年拒绝吃狗粮,我们要做一个有格调的狗。”

    “就是,再找不到对象,我就要去当蕾丝边了。”

    ……

    可怜的宋轻笑并不知道,大家的脑洞已经开到银河系外去了,各种猜测脑补满天飞,她努力维持的个人形象,就因为傅槿宴这出其不意的一趟,完全崩塌了,渣都不剩。

    她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后悔怎么没把傅槿宴咬死!

    傅槿宴顶着众人对他或惊艳,或羡慕的眼神,坦然自若的走过。

    开玩笑,区区眼神就能使他心绪不安么?不可能!

    他今天来,一是因为确实是想宋轻笑了,二是……宣布一下主权。

    有的时候吧,很多人会自动性的忽略一些事实,他需要时不时地出现,向众人宣告,自己和宋轻笑的关系。

    这样一来,以后若是有哪个心怀不轨的癞皮狗再黏上来,只要宋轻笑不回应,也不会引起别人的非议。

    傅槿宴将事情想得如此周到,然而在宋轻笑眼里,丫的就是来占便宜的!

    想到刚才她那一脸无奈的样子,傅槿宴也有些无奈。

    “呀!傅总,您怎么会在这里?”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惊讶的略显熟悉的声音,引起了傅槿宴的注意。

    他一抬头,发现是方米朵,她的怀里抱着几个文件,正站在自己面前。

    “是米朵啊。”

    因为当初漂流瓶的事情和宋轻笑的关系,傅槿宴对她也有些亲密,从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方米朵一直恪守本分,没有因为老板的态度而恃宠而骄,一直都是恭敬有加,即使是面对着他的笑脸,也是时刻保持着清醒——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完全就是怂呢!

    “你这是要去干什么去?”

    “我要上去送文件。”方米朵抱着怀中的文件向前送了送,示意他,“设计部刚刚制定完的结果,需要拿上去让欧总过目。”

    “是这样啊。”傅槿宴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清浅的笑容,和蔼有加,“米朵,你去设计部也有一段时间了,一定要好好学习,发挥你自己的聪明才智,不要浪费了笑笑对你的期望。”

    一番话说得,像是一个长辈的亲切叮嘱。

    方米朵却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反而一脸的受宠若惊,抱着文件连连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连忙说道:“这是当然的。我知道我能去设计部,都是笑笑姐帮的忙,为了她的一片心,我也绝对不会辜负了她的!”

    小脸上满满的郑重其事,严谨而又认真。

    傅槿宴轻笑一声,纠正她,“你去设计部确实是笑笑的意思,但那也是因为你本身有这个潜力,有这个天赋,若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就算是和笑笑的关系再好,她也不会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