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难道你想在办公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茶水间后,谁也没看到,从门背后闪出一个身影来。

    邱嘉茗本来是来欧氏洽谈业务的,没想到突然听到这样一段对话,顿时一张脸都扭曲了,因为她们的话而痛苦不已。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她出差一趟,傅槿宴就结婚了,此前,从未听过他传出什么绯闻。

    怪不得,宋轻笑之前还想把傅槿宴推给她,后来却又变卦了,原来是她爱上他了,所以舍不得放手。

    呵呵。

    邱嘉茗的心简直痛到无以复加,没想到仅仅是一个乌龙事件,就让自己爱了多年的人,从此遇到他心爱的姑娘。

    老天你何其不公!

    然而,这种痛苦之下,却又有什么小火花被点燃了,如果真的像宋轻笑说的这样,他们是契约关系,那么她有没有可能,将傅槿宴夺回来?

    在多次死心又活过来的过程中,邱嘉茗练就了一副顽强不屈的性子,她上次绑架宋轻笑失败后,本就打算放弃了,没想到老天竟然让她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是有机会的?

    不然为什么会听到这样的话呢?

    离去的两人哪里知道,因为她们的一番对话,又燃起了邱嘉茗对傅槿宴的心思。

    宋轻笑回到办公室,竟意外的发现一个不速之客。

    “你怎么来了?”

    傅槿宴站起来,闲庭漫步的走到她旁边,然后将门关上,挑眉看着她,“哦?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你倒是给我说说。”

    宋轻笑听出了这话里的危险,连忙狗腿的献上自己刚接好的水,“没,我没这个意思,嘿嘿,傅总远道而来辛苦了,请上座,请喝茶。”

    傅槿宴看着这个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冒着傻气的宋轻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觉得,现在要是抗日时代的话,你绝对是最早叛国投降的那一批。”

    宋轻笑顿时就不服气了,挺直了小腰杆,气嘟嘟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这么说,哼,在国家大义面前,我可是很有骨气的,美食不能诱惑我,美男不能诱惑我,甚至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屈服的。”

    “你太小看人了傅槿宴!”

    傅槿宴一听她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知道自己把小猫咪惹毛了,连忙安抚顺毛,“抱歉,是我说错了。我想,我需要表达一下歉意。”

    他边说着,边站了起来。

    宋轻笑还傻站在那里,不知道他想干嘛。

    表达歉意,嘴上说了抱歉不是就k了吗?

    难道还需要下跪认错吗?

    唔,他要是真下跪认错的话,那她该说爱卿不必多礼,还是平身呢?

    哎……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傅槿宴走过去,将宋轻笑一把抱在怀里,就低头亲了过去。

    宋轻笑先是一愣,随后大惊的挣扎。

    p,这可是在办公室呀,外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这厮就不怕突然闯进个人被围观的吗?

    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草草草,快放开劳资呀,尼玛她都听见外面靠近的脚步声了。

    “你乱动什么!”傅槿宴不满的问道。

    这句话像是跟导火索,宋轻笑一下子就爆炸了,“卧槽,你在我办公室对着我动手动脚,还不让我乱动了,这是什么道理?要是突然有人闯进来,那我这一世英名就毁了。”

    “哦,原来夫人是在担心这个呀!”傅槿宴突然邪魅一笑,在她耳边轻轻说,“这就不必担心了,刚刚,我顺便把门反锁了,谁也进不来。”

    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仿佛他脑门上写着四个大写加粗的字——早有预谋!

    “你你你……你简直太无耻了,耍流氓都耍到这里来了。”

    宋轻笑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指着他的手抖个不停。

    傅槿宴再度迅速的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叹息了一声,“哎,没办法,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实在是想你得紧,就忍不住丢下大堆公务跑了过来。笑笑,你要体谅为夫的一片相思之情呀。”

    宋轻笑再度睁大了眼,这种一拳打出去,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人很不好受,很抓狂啊麻蛋!

    谁来告诉她,现在该肿么办啊啊啊啊啊!

    难道跟他比脸皮厚?比谁肉麻?比谁更流氓?

    她甘拜下风,求放过!

    “昨晚不是才……”脸皮尚不够厚的宋轻笑支支吾吾的说道。

    话没说完,但傅槿宴明白她的意思,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昨晚是昨晚,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卧槽,难道你想在办公室……”宋轻笑猛地瞪着他,似乎为他的想法感到惊恐,“你疯了吗傅槿宴,这里可不是你的傅氏呀,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欧氏的地盘,你可千万要控制住,别冲动好吗?冲动是魔鬼,咱们要做一个问明礼貌的好青年。”

    傅槿宴眉头跳了跳,为她的话感到相当无语。

    这货的脑洞也是绝了,开得这么大,当真不怕漏风,或者进水?

    妈妈咪呀,这里有怪蜀黍,谁来拯救一下她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不在这里也可以,但是,你要怎么赔偿我呢?”

    傅槿宴相当无耻的问道。

    然鹅,这种时候,宋轻笑已经无力思考他的阴谋了,只是顺着他的话,傻不愣登的问了一句,“你想到什么赔偿?”

    嗯,真乖!

    傅槿宴在心里淡淡的想到,有个这么呆萌可爱的妻子,实在是让他忍不住随时都想欺负。

    他将宋轻笑一下子轻轻推到墙边,双手撑起,在她面前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然后淡淡一笑,俯身继续吻了下去。

    宋轻笑一张白皙的小脸爆红,她在自己的办公室,被这个男人壁咚了,觉得丢脸的同时,心中升起了那么一丝……刺激?

    念头刚一起来,她就在心里反驳自己,呸呸呸,她才不是这种变态呢。

    然而再怎样反驳也掩盖不住那“咚咚”乱跳的心。

    等到傅槿宴终于心满意足了,宋轻笑的脸也已经可以烫熟鸡蛋了。